听到我说这话,高波立马来了兴趣,他很是兴奋的问我,你是不是有什么好的路子啊,我说你小子怎么想起要回来开手机点了呢,原来是早就想好了,要是你做的好,我可以投资一点啊。

  真是无语了,高波现在真像生意人,处处都想到投资什么的,我想他现在混得这么好,应该是投资了不少地方,但我还是笑着答应了下来,我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到时候你可别说话,都让我一个人对付就行。

  高波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我问他开手机店是不是还需要营业证什么的,我要是卖的二手什么的是不是也需要走一些流程之类的,然后高波说他对这个也不是很了解,但是正规的手机店这些东西都得有,别说你卖的都是二手机啊。

  我说有新的也有二手,但二手和新的基本没什么区别,只要配上盒子什么的,当新的卖完全没有问题,不愧是混了一年多的人,听到我这话他立马明白了,他说你是卖那种偷的手机吧,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高波便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说这种手机赚钱是赚钱,但是有可能会出事,你要是想干大了,最好给这边的有关部门送点礼,你知道这都是违法边缘的,要是查出来有你受的。

  听到这我皱起了眉,这点我虽然想过,但是还真找不到路子,这又到了有钱也没法办事的时候,我只好问高波他有没有路子,然后高波长长的叹了口气,说或许这就是命吧,你怎么走上了和我一样的路呢。

  怪不得感觉高波有些不正常,现在我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他原来也是走的这样的路,只不过他卖的是手表,我卖的是手机而已,高波说等你的货到了再说吧,以后终于有一个和我一块搭伴的了。

  然后我问了很多关于这的消息,高波说这是一个暴利不错,但是承担的风险可不是一般的大,一旦搞不好,可是要进去的,你得随时做好这方面的准备,每个月也得送不少钱,不可得想好了。

  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我总不能说现在收手吧,还没有尝试一下,心里总归是有些遗憾的,然后我坚定了一下心里的想法,沉声对高波说,我都已经想好了,这麻黄素那个就要提货了,我要干下去!

  现在钱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有时候在利益面前,人都是会做一些以前不敢的事情的,就像现在一样,为了钱我甘愿走在违法犯罪边缘,即使知道要是真的被抓住了会很麻烦。

  ☆酷匠网:$正9版D首“¤发☆

  见我这么坚决,高波叹了口气,然后说既然你都已经想好了,那咱们就别说多了,今天先和你去提货再说,咱们看货说话。

  说到这,我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陈钰,然后我对高波说马上有人来接咱们了,然后陈钰说已经在县医院那块了,我一边给她指着方向,一边跟高波走了出去。

  往外走的时候,高波告诉我身上不要带银行卡之类的,直接拿着现金去就行,说到这高波回车上放下了随身带的银行卡之类的,就连车钥匙都放了起来,虽然有些疑惑,但我还是听了高波的话,拿了五万块我们俩一块走了出去。

  陈钰做的是一辆H6,当看到我和高波的时候,陈钰笑着走了下来,跟随他下来的还有两名壮汉,他们目光中一片阴狠,然后目光不善的瞅着我和高波,随后上来搜了一下我们的身,当发现我们只带了五万块现金,银行卡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他们目光中浮上了一丝惊讶。

  搜完我们身之后,陈钰过来拍了我一下,说这只是例行公务可别介意,我说还跟真是一样,我不都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吗,虽然说咱们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给陈钰和高波两人介绍了一下,然后我们俩就上了车,看到座椅上的黑布,我心里紧张了起来,怎么这么想电影那些场景呢,我还在想自己是不是会被坑呢。

  但都已经上了车,车子也已经开动了,我就不再想那么多了,再说高波抢在我前面已经将黑布蒙在了眼上,我就也没有多说什么,很是利索的把黑布套在了眼睛上。

  刚把黑布套上,我就感觉车子加快了速度,陈钰这时候也恢复了以往的活泼,她说第一次是不是很紧张啊,我说你猜呢,要不是你和我在一块,我都感觉自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然后陈钰就笑了,她说怎么可能,每个行业都是有自己的规矩的,信用我们还是有的。

  这时候高波开口了,他说你们的货应该没有问题吧,不瞒你们说我也是干这一行的,只不过是手表,我这兄弟第一次做,你们可别坑他,以后大家都有得赚。

  一句话,车里瞬间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陈钰才说,既然有懂行的那咱就明人不说暗话,手机新旧程度都在九五新以上,装在盒子里基本上就是新货,但是你也知道这个有很大的风险,你们自己疏通好渠道,卖出去之后咱们就不多说了,要不然大家都会很难堪。

  高波嗯了一声,然后说这些都明白,见有懂行的人,陈钰也不再说货物的事了,而是跟高波聊了起来,我竟然成了空气一般的存在。

  车子走了很久很久,久的我差点就睡着,就在我犯困的时候,车子突然一个急刹停了下来,我头直接撞在了前面的座椅上,然后陈钰说你们可以把眼罩摘下来了。

  摘下眼罩,看着周围荒凉的环境,以及车子前面一间小破屋,还有十来个人瞅着我们的目光,心里不禁又打颤了,高波反倒一点事都没有,拉开车门直接走了下去。

  我们刚下车,站在车前面的几个人就围了上来,一样还是搜身,只不过这次他们用的是仪器,在检查没有什么危险之后,才让我们向着小木屋走了过去。

  门口一片黑漆漆,一步步走过去,就像一步步迈向深渊一样,我知道自己一旦做了今天这事,以后就再也别想脱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