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挂断电话的时候,已经下一点了,透过点点缝隙瞅着外面已经漆黑一片,我长舒口气闭上了双眼。今天这件事算是结束了,明天还要看看去提货,可不能没有精神。

  或许是因为心里有事吧,越是努力想让自己睡过去就越是睡不着,最后我直接放弃了,拿起手机看起了电子书,以前总是看小说什么的,现在看的都是关于手机的,虽然只是一些理论知识,但我也是在丰富自己的视野。

  做什么就要爱什么,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多掌握一点关于手机的常识,至少以后别人问起来的时候不能说是一无所知吧,怎么说以后也是一个店主了不是。

  睡觉的时候我都忘了几点,反正已经过了两点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就那样胡思乱想看了点常识,晚上看书实惠犯迷糊的,而且还是在手机上,所以也就一个来小时就迷糊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眼睛疼得要死,起来一照镜子,眼红的跟刚哭过一样,以前在学校半夜两三点睡都是常事,那时候什么都没觉得,怎么回来之后就不行了呢。

  一看时间刚六点五十,我就又躺了下来,昨晚睡不着,但现在困得不行,今天虽然有要事,但现在还是补一觉比较好。

  但刚闭上双眼,手机却又响了起来,迷糊着一看备注,然后我脑中的睡意顿时消失了,竟然是我大学导员,杨莉!

  杨莉是个比我大不了多少岁的女导员,平时对我还不错,有什么事我找她也能给我办了,但现在我却不知道该不该接她电话了,主要是我接起来不知道怎么说。

  说退学不上,她肯定会说一大堆劝我回去,我真的不想浪费口舌,但要是不接,电话打到家里去怎么办,所以想想我还是接了起来。

  见我接电话,杨莉有些焦躁的声音顿时传了过来,她说胡卫你怎么回事,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就跑回去了,要不是你舍友告诉我你走了,我还不知道呢,都已经上了一年了,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呢,要是家庭困难,我可以帮你的。

  杨莉说了很多,说实话我还是有些感动的,不管怎么说人的心都是好的,到最后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说导员实在对不起,我不是因为交不起学费什么的,我这次回来都已经打算好了,我回来是为了开店的,我开了一个手机店,马上就要营业了。

  听到这杨莉那边沉默了起来,上年贫困生上面有我的名字,或许他没想到我有开店的能力吧,然后我说导员谢谢你,但这次决定是我考虑了很久才做的,不用担心我,我在家里一切都好的。

  杨莉那边叹了口气,然后说那行吧,你也不小了,能给你自己做决定了,只要你自己不后悔就行,在家开店其实也不错的,到时候可以回来玩玩,要是发财了可别忘了我啊。

  我说哪能啊,回去看你们那不是必须的嘛,要是赚了钱,我一定回去看您,学校还有那么一群哥们,怎么说我也得回去,然后杨莉又说了一些客套话,我们俩就挂了电话。

  瞅着黯淡下去的手机屏幕,心里暖暖的,虽然知道这是导员的义务,但听到刚才就像是两个同龄人之间的对话,我还是感觉有些欣慰,想想上学的时候为什么对导员总是有一种抵触感,真是后悔。

  现在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身份不一样,对待不同的人也会是不同的态度,就像我跟导员一样,我只是回来了两天而已,现在就像同龄人一样了,甚至还能开个玩笑什么的,或许这就是因为身份的不一样吧。

  刚挂了电话妈就走了进来,她就像以前和我贪心一样,问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才回来的,看着妈担忧的样子,我说没事,我就是不想在那里浪费时间了,正好有人投资,算是我一个朋友吧,回来开个店正好。

  妈用那粗糙的手掌摸了我的脸一下,然后说孩子你受苦了,咱们家没钱没势,虽然你爸生病还没好,但只要你不遭不惹事,咱们家还是可以过得很好的,你别太累了自己。

  听到这我眼眶湿润了起来,我说妈你说什么呢,我都已经二十多的人了,也到了努力的时候了,我不能一辈子啃老吧,你儿子也不能给你们当累赘不是。

  t更#新X最快zu上}酷。匠网(

  听我这么说,没哭过几次的妈眼里瞬间涌出了泪花,看到这我心里一阵发酸,我说妈不放心好了,现在我回来了,咱们家很快就能过得好的,我好好努力,一定会有收获的。

  妈继续说了几句,处处直击心头,我心里那努力拼搏的年头变的更足了,我知道我要更加努力了,整个家现在就靠着我了,还得给爸看病,我必须尽全力。

  吃完饭之后已经九点多钟了,看时间差不多,我就给陈钰打了个电话,她说她正在往这边赶,然后我换了一套衣服,穿上了以前从未穿过的正装,以后就是真正的工作人员了,也算是自力更生了,不能再和在学校里一样吊儿郎当了。

  在电话中陈钰跟我说要是我不放心,可以找个人和我一块去,但是过程中必须要蒙上眼,这种事情不光彩大家都知道,然后我笑着说了声行就给高波打了电话,正好他今天没什么事,然后他就说一会儿来我家。

  高波过来之后对我直接夸起来了,他说还真没见过你这么着急的,昨天这刚把店铺收拾好,今天就要进货的了,我说现在不趁着年轻拼一点,老了就等着喝西北风了,然后高波问我钱够不够,要是不够他可以给我拿上,我说够,这次就提三四万的货物就行。

  说到这的时候,高波脸上明显露出了疑惑,他说兄弟你开手机店不能这样,要是手机牌子不多,型号不全,到时候进货会很麻烦的,第一次提货怎么说不得六七万啊,你要是钱不够就说,咱们兄弟谁跟谁。

  听到这我微微一笑,然后小声说,有些渠道你不懂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