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和陈钰扯了一会儿,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看着近在眼前的家乡,我心里莫名的生气了一股兴奋感。

  陈钰和我应该是一样的,我问她已经多久没有回来了,她说自从上次出事之后就没有再回来,也不知道现在家里变成什么样了,听到这里我为陈钰悲哀了一下,这就是走在犯罪边缘的人的生活。

  或许我不久之后也会过上这样的生活吧,但我还是坚持自己心里的想法,现在钱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作为一个养家糊口的男人,我也只有这样做了,除非我还能想到更好的赚钱的方法。

  有时候只要利益够大,即使知道自己走的路不正确也会尝试一番的,就像那时候的我一样,早已经被钱充斥了头脑,要不然也不至于发生后面一些列的事,我现在可能真的是一家小店铺的老板,早已其妻生子也不是不可能。

  最后下车的时候,陈钰和我打了声招呼就走了,虽然我们走的路顺道,但我们做的不是一辆车,我知道她心里难受,多说无益。

  刚下车,还没踏上回家的客车,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有些激动地接起来,妈问我是不是到站了,我说已经到了,还有四十分钟就能回家,你们别担心了。

  我听到,妈那边传来了兴奋的语气,她说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你要是有时间就捎点东西回来吧,看一下时间还有点早,我就应了下来。

  车站旁边就是批发市场,里面的东西虽然不是很便宜,但比起超市什么的便宜多了,然后我就过去找了一些爸妈爱吃的菜,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芹菜、小白菜、山药……这些菜对他们来说就是美味。

  想到这我鼻子不由一酸,努力拼搏了大半辈子,思想一直都被束缚在这小小的山村里面,我们平时去的酒吧KTV什么的,他们一辈子都没有去过……

  我们这边也没有什么山珍海味,我就买了一些大虾之类的,以前在家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是为我送行时才会吃的,现在我回来了,以后我会让爸妈过上以前看来很好的日子,至少让他们吃的好一点。

  他们养育了我一辈子,现在也到了我回报的时候了。

  买好了东西我就坐上了回家的客车,瞅着一条条熟悉的道路,近乡情切,我不由激动了起来。

  酷v匠DO网$z唯s|一正版,、k其6.他l都是盗T版“

  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村终于出现在了视野中,和我想的一样,远远的我就看到了妈的身影,她正在村头的路口上向我这边眺望着,每次我回来或者走的时候,妈都是这样看着我,这次也不例外。

  当我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妈满脸笑容的向我走了过来,和以前一样,她先是到了客车装行李的地方等着我拿行李,我跟妈说没有的时候,妈很意外的问我这次怎么没没有啊。

  我笑了笑,然后将手里提得东西举起来给她看了一眼,妈看到我买的大虾什么的时候,眼中露出了心疼的表情,她说你那里还有钱吗,回家买这个干吗,我笑了笑没有说话,但心里很难受,爸妈就是这样,一点钱都不乱花。

  现在愈发感觉自己回来是一个正确的决定,爸妈辛辛苦苦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有机会帮助他们了,那时候我就暗自下定决心,我一定要让爸妈过得好好的,至少每天吃得上大虾这样在他们看来很好的东西。

  妈抢过我手里的东西和我并肩向着家的方向走了起来,她问我现在没有放假你怎么回来了,我说了一句回家再和你好好解释,然后就问爸的病怎么样了,说到这妈表情有些伤感,她说还能怎样,还是以前那样,治好你爸的病需要很多钱,以后再说吧。

  听到这我有些忍不住,我差点说我这里就有十万块,但这是开店的钱,爸的病事慢性的,就算治好也需要很长时间,再说这十万块投进去,根本没有多少作用。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将这十万块投进去开店,做生意虽然说有赚有赔,但我相信我只要开起来,就一定能赚,到时候别说还兰姐的钱,爸的病,可能也能治好。

  回到家,爸身体虽然不大方便,但还是一如既往的对着我笑了笑,然后就问我这个时候怎么回来了,这时候妈也放下东西走了进来,瞅着两位养育我二十年的老人,我向他们说了我的想法,当然钱的问题我说的是有人赞助,我好不容易抢到了这个机会。

  从我开始说,爸妈一句话都没说,妈对这些不了解,爸听完之后也沉默了,最后他说了一句你自己的路你自己想好,只要以后不后悔,随便你做什么都行,以后只要能够养家糊口给我们一口饭吃就行。

  听到这我知道家里这是同意我留下来了,心里不由一阵高兴,爸考虑的很全面,她说你不会是一时冲动吧,你想好了要做什么,要在哪里开店了吗,这些都是要花钱的,虽然说你那里有十万块,但那一点都不多。

  我笑了笑说你们放心就好了,我都回来了怎么可能没有想好呢,说实话坐上火车的时候我都没想好要做什么,要不是遇到陈钰,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回来能干点啥,想到这我在心里对陈钰说了声谢谢。

  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挺相信陈钰,但我还是给自己留了个心眼,一个小偷,第一次见面虽然聊得很好,但不能保证她是不是真心的,要是她准备坑我一次,那可能就真的陷进去了,我家里可拿不出十万块来让我挥霍。

  想就行动,既然爸妈都支持我,我就想现在就去找高波商量一下店铺的事,然后我跟正在忙活的妈说你先别忙了,我去问问店铺的事,爸看着我一脸积极的样子,会心的笑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前面二十年我太不懂事,现在一下子成熟了这么多,他有些难以接受吧,人总是要长大的,或许是因为一件事,或许是因为一个时机,而我则是感谢兰姐,我现在所拥有和考虑的,全是因为她。

  甩一下脑袋,跟爸妈告别一声,我又向着电子城那边赶了过去,同时给高波打了个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