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睡得可真爽,当我醒来的时候,一看时间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这时候火车已经走了五个小时,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能到家了。

  想到一会儿就回到曾经生我养我的地方,我还是拿出手机给我妈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的时候,听到我妈的声音,热泪不由涌现了出来。

  听我不说话,我妈很是焦急的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我说没啥事,我已经坐在回家的火车上了,还有两个小时就到家,听到我要回家的消息,妈那边瞬间传来了高兴地声音。

  父母永远都是最关心子女的,虽然嘴上总是说家里没啥事不用回来,但他们其实还是相见子女一面的,现在才领悟到这个道理,不知道有没有晚。

  这次回家,或许是一个孝敬父母的机会,我爸身体已经不行了,我回来做点生意什么的,对他们来说会减少很多压力,以前交学费的时候我妈总是说不用管你好好上学就行,后来我才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多大压力。

  想想我爸住院的时候一千块钱都是问题,我就想不出他们给我凑学费的时候有多难,已经二十多了,继续花家里的钱过啃老的日子,我想已经够了。

  很多在校的大学生总是玩游戏约妹子,整天花钱如流水,过的潇潇洒洒的,有时候我真的很想问一句,你家里真的有那经济能力吗?酒吧夜总会的总是去溜一圈,你不知道你这一次会费的可能就是家里一个月的生活费。

  庆幸我不是那样的人,这一年多的时间我还没有那么小要过,虽然酒吧也总会我也都去过,但我没有花家里的钱,说实话也挺丢人的,那段时间都是兰姐管着我,或许这就叫包养吧。

  想到这我自嘲的笑了起来,以后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日子了,就算我过得再不好,我也不会平白无故的花兰姐她们一分钱,虽然那点钱对她们来说不算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一沉思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然后我就有点尿意,向着厕所走了过去。

  走到厕所门前的时候,里边传来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我也真是醉了,真是处处都是浪漫的地方啊,但我当时真的有点急,所以就很不适当的敲了敲门。

  然后里边的声音就停下来了,没等我推门,里面两人就走了出来,那男的脸上带着一脸的怒气,但我直接无视了,不是尴尬还是怒气,这样的人我真的挺醉的。

  从厕所回去的时候,刚走到我那节车厢,就看到我软卧上躺了一个人,一看那身装扮我就知道了,是耐克女。

  我走过去的时候她正在玩微信,就连我走过去他都没看见,跟她玩语音的应该是她团伙里的人,不过她挺积极地,我听出来她正在问手机的事。

  然后我就笑着在她后面猛的扑上去蒙住了她的双眼,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在软卧上,我就趴在她旁边蒙住了她的双眼,现在一想当时那姿势,我还有点不好意思。

  值得庆幸的是,陈钰当时并没有喊出来,要不然我可就真的成了非礼了,她只是挣扎了一下,然后就喊出了我的名字,当时我也感觉出有点尴尬了,于是很麻利的就松开了蒙住她双眼的手。

  这时候我们俩再对视的时候,她脸上已经飘起了一抹红晕,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然后轻声说了一句只是想吓唬吓唬你,陈钰小嘴一撅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但她没说什么,拿过手机来,给我看了一下报价。

  当看到上面的报价的时候,我当时真想到手机店里去把这价格表拍在他们脸上直接让他们关门,就这进货价,我正一部分之后恐怕都要比他们的进货价便宜不少,当然这是二手,不能和新的比。

  但一个新的盒子,再加上新的配件,崭新的手机,放在不识货的人面前,谁知道是新的还是二手?千万别说正规手机店里面都是新的,那只是你认为的而已。

  有很多事,都事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就像有很多贪污腐败一样,没查出来之前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好人,真的出了事,你就看清真面目了。

  稳定一下激动的心情,我问陈钰这些手机都是几成新,陈钰很是不屑的瞅了我一眼,然后说上面不都写着了吗,我说我这不是不知道想确定一下吗,然后陈钰说上面写的几成就是几成,一般都跟新的差不多。

  踌躇一下,我在想要不要到时候换个手机壳什么的当新的卖,但这想法只是出现了一会儿就消失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出点事,当新的卖要是被人查到,那我就真的完蛋了,人总是要给自己留条后路的不是。

  为了自己的安全,我还是少赚一点好了。

  这时候陈钰又说她已经想好了,如果我信得过的话,她可以来给我帮忙,钱不用说确定的,到时候提成就好,我知道陈钰这是为自己考虑,于是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

  反正都是比例提成,她分得多就代表我赚得多,这是互利共赢的事,对谁来说都没有坏处,傻子才不答应呢。

  然后我们就确定了下来,等我回去找好地方就给陈钰打电话,到时候她就去提货,第一次嘛,我们两人一块去,就算是一个信任,只要够两万块就行,虽然有点担心,但我还是答应了下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做这种事总是有一定的风险的。

  聊着聊着我们的话题就转移到了对象这个话题上,陈钰问我这么有抱负背后应该有一个默默支持的女强人吧,我说哪里,这是哥哥志向大,没想到陈钰听了之后双眸中立马放出了光彩,她说你还没有女朋友啊,你看我行不?

  a,看《正}:版g章{节上N酷}、匠7网)

  当时我就愣了,对于这么直接的人我真不知道说什么了,反正我是没有这种脸皮说这话脸不红心不跳,但陈钰眼中真挚的目光,好像说的是真的一样。

  想想以后的日子会和这个女人在一块工作,我很是不要聊的笑着说怎么不行,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你是不是早就想好要这么对我说了?

  然后陈钰瞥了我一眼,很是鄙视的说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