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软卧上,无聊的看着手机,突然翻到了大飞那人们给我打的电话,这都已经坐上火车了,我怎么说也得给她们报个平安,然后我就一个一个照着手机上地来电记录打了过去。

  第一个是大飞,当他听到我说我已经坐上火车的时候,大飞语气立马变了,他说胡卫你行啊,已经坐上了火车才知道给哥哥打个电话,以后你回来的时候千万别叫我去接你,老子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认识没多久你直接叫我去给你搬行李那事,以后那种好事都交给你那些小情人们吧!

  当时我就笑了,我说我哪有那么多小情人,大飞哼了一句,然后说你在这里我不好意思说你,还说没有呢,那什么阿欣还有兰姐又是你的王子溪谁的,你说她们几个和你的关系,哪个拖出去不可以做小情人啊,你是不知道,哥几个心里羡慕得很。

  说道王子溪,这时候我才想起来自己离开这里还没有跟她说一声,虽然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但我们俩的关系说实话还真不错,然后我就有一股想给她打了电话的想法,于是我跟大飞猴子他们说了几句后,挂断电话直接给王子溪打了过去。

  很不巧的是电话正在通话中,然后我很是无奈的把手机放在了一边,正准备好好想一想回去干点什么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王子溪。

  当我接起电话的时候,那边王子溪的声音带着些许高兴,她问我是不是有空请她吃饭了,我说真的想请你吃顿饭,只不过要等到两年之后了,王子溪说你这人也太扣了,请吃顿饭还要两年后,你现在过来吧,我请你吃还不行吗。

  听到这我心里涌过一股暖流,将我刚才心里那种无奈感全都冲散了,稍微一定神,我还是将自己离开的消息告诉了她,我说我现在已经坐在回家的火车上了,再回来的时候,估计你们差不多已经实习回来拿毕业证了。

  然后王子溪那边瞬间没有了声音,隔了好一会儿王子溪才反应过来,她问我在开玩笑吧,我说这是真的,你什么时候见我这么严肃的跟你开过玩笑,我真的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我还没说完这话,王子溪瞬间爆发了,她再也没有那种甜甜的声音了,她很是生气的对我吼着,说我临走之前为什么不和她说一声,就算是告个别也不行吗,我就没话可说了,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我,我打算走的时候时间已经很紧了,要不是大飞他们早知道在宿舍给我举行了一个告别仪式,我想现在骂我的应该还要加上他们那几个。

  我一直没说话,王子溪最后终于停了下来,或许是累了,她问我这两年真的不会回来了吗,然后我嗯了一声,王子溪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没事,你不回来我不是可以去找你嘛。

  这话,小太妹曾经也对我说过,我没想到在别人口中还能听到这话,然后我就用当时回答小太妹的话回应了王子溪,我说随时欢迎你的到来,你只要来,我一定让你在这边吃好玩好,绝对招待的稳稳当当。

  一直到这,王子溪这才笑了一声,我知道她不生气了,然后我就问她现在还和那个男的好吗,王子溪有些失落的说散了,我问她为啥,她说在一起时间久了才发现他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光知道学习,也不贴心不什么的,这种男的她真的呆不上来。

  不是歧视那些光知道学习的人,其实我对这种人也不是特别喜欢,虽然说他们知道的可能比我们多,但有时候做事什么的他们真的不行,这种关系我一点想要持续下去的欲望都没有,所以我现在交的朋友都是那种说好不好,说差不差的,一直都是中等徘徊。

  跟王子溪聊了有二十分钟,我怕别人给我打电话,于是我就把电话挂了,王子溪还有些不愿意,但她没有反驳我的理由,最后只能顺着我妥协了。

  昨天就睡了这么点觉,这时候困意上来了,把手机塞进上衣里面的兜里,身子蜷缩在软卧上我就准备睡一觉,从现在到家还有好几个小时,回家之后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我,跟爸妈商量事情我可不希望自己睡着,所以我还是打算睡一觉。

  困意袭来,整个人都迷糊了,虽然耳边各种嘈杂的声音不断传来,但我还是睡了过去,我身上又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不过一个手机一个银行卡,钱包里面连二百块钱都没有,就算小偷也不会看上我这种穷光蛋的。

  但没想到事与愿违,以为小偷不会光临我这种穷光蛋,他偏要来,谁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口袋被人动了一下,当时我没有立马起来,因为我还有点迷糊,再说我钱包还没有被拿出去,现在起来捉贼,时机还没到。

  火车上盗窃,我感觉这种人最傻了,你说火车上又跑不了,到时候一抓一个准,要是报警甚至还要作几年,何必呢,为了这几百块钱断送自己后半辈子的前途,我觉得真的没有这种必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小偷好像很能熬,刚刚我的身子只是轻微的动了下,他就把放在我兜里的手拿了出去,好像很谨慎,然后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一般的小偷都是时间要紧,我刚才还没有睁开眼,在别人眼中正处于那种谁得最熟的时候,这小偷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你能靠时间,那我静观其变就是了,反正我还有好几个小时在车上,咱就看看谁能熬过谁!

  好几分钟我都没有动了,那小偷似乎是放松了,然后手掌又放在了我腰间,我甚至能感觉自己钱包正一点一点的被人往外抽,我已经做好了起来抓人的准备。

  我在心底给那小偷祈祷了一下,大哥你还真不容易,在火车上能做到这种境界,也算是小偷中的高手了。

  酷匠r网》-首J}发C

  钱包毫无意外的被抽出去,我猛地坐了起来,坚实有力的手掌直接将坐在我身前那小偷给抓住了,一点跑的机会都没有留给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