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面呆了一会儿,然后我就走进了幽黑的宿舍楼,我现在已经属于大二了,这时候宿舍已经没人管了,早出晚归什么的都是常事,所以说宿舍楼到现在还开着门。

  手机开着手电筒照着前方的路,四处都是漆黑一片,现在已经十二点了,过了十二点宿舍楼就熄灯,大家差不多都睡了,只有少数微弱的光和吵闹声,那是打牌和看视频玩笔记本的人。

  走到我宿舍门口,依旧是一片黑,我们宿舍有人在没有插门的习惯,所以我一推就走了进去,看着猴子和大飞的床上有点黑,两人应该是已经睡觉了,再看一眼超子那,还是没人,这家伙应该是还没有回来吧。

  虽然有点摸索不着,但我进宿舍之前就把手电筒关上了,我不喜欢在别人睡觉的时候打扰人家,这已经形成了习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想我做的还是不错的。

  进去摸索着擦了一下脸,然后我就直接躺到了床上,瞅着黑乎乎的屋顶,我却一点都睡不着,本来还想和宿舍这几个兄弟喝一顿的,但现在看来估计够呛了,我都已经说了明天走,那就不能继续呆在这了。

  酷匠N网首发,I

  想到离开我就又想起了阿欣,手里拿着手机我不知道应不应该给阿欣打个电话说一下,我知道我要是说离开,阿欣不管多忙一定会来送我的,经过今天这仨,我不想再看到分别的场面了,阿欣对我的好,一点都不次于兰姐,她一定也会痛哭流涕的,而我最看不了女人哭。

  兰姐不会要求我留下,但阿欣会,我怕到时候自己真的下不了走的决心,脑海中各种想法浮现,我最后还是选择了不通知她,还是等我在车站的时候告诉她一声吧。

  这样想着我闭上了双眼,还有几个小时就要离开,在这里享受最后的时刻吧。

  叮当~叮当~

  就在我想要睡觉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声清脆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眼前的一幕把我惊呆了,宿舍里突然多出了很多小彩灯,就连我床边都有不少,我刚才竟然没有发现。

  借着微弱的亮光,我看到了猴子和大飞两个人,但角落里竟然还有两人,仔细一瞅竟然是超子和杨雨洁两人,我眼眶中不由又湿润了起来。我不是傻子,看到这场景我就明白个大概了,他们应该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我要走的消息。

  这群人里边,大飞最了解我,所以我目光扫了众人一眼后还还是回到了大飞脸上,就像心有灵犀一般,大飞这时候也在看我,然后他向我走了过来,很暴力的锤了我一拳,说你也太不是哥们了,就要走了竟然也不和我们说一声。

  深吸两口气,镇定一下有些激动地小心情,我问大飞谁告诉你们这消息的,她说今天下午阿欣来了,见你不在然后就问我们你去哪了,我们都说不知道,然后阿欣很是激动,我问了一下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你这家伙怎么这样呢,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走,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们呢?

  然后我就有些不好意思,我说本来是想告诉你们的,但因为有点紧,明天就要走所以我就没说,我又不是不回来,到时候请你们出去嗨还不行吗。

  这时候超子和杨雨洁走了过来,两人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超子很是郑重的说了声谢谢,他说那天要不是最后你去了,我可能回来之后也是重伤,猴子这时候也不像平时那般能闹了,他也对我说了声谢谢,他说幸亏你认识那人,要不然我们仨那天肯定会出事。

  我说哪能啊,那人也只不过是吓吓你们,就算我没有去也不会出事的,再说了,你们说这个是什么意思,见怪是吗?我胡卫是这样的人吗,别整这些没用的,煽情的话我不愿意听。

  超子还想说什么,但被的大飞拦了下来,他说你看现在都十二点了,别说这些没用的浪费时间了,咱们买的菜也都快凉了,虽然没有啥好的,但凑合着为你送个行吧。

  听到这话我眼眶中的湿润再也止不住了,都这个点了,还是在宿舍里,还是兄弟好,虽然没有那么奢华的饭菜,但这种情义却是最重的,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然后我们五个人坐了下来,台灯微弱的光芒照着,将买来的菜端到了小桌子上,大家伙围在一块坐下来之后,杨雨洁端起一纸杯啤酒,然后对着我举了起来。

  然后我就有点蒙,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说今天你们这是怎么了,把我拿外人了是吧,超子你说你说的那些话已经够了,让兄弟媳妇这么做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雨洁说不是超子的意思,是我一直想对你说的话,我知道自己以前很不好,超子还能喜欢我,是我杨雨洁这辈子的荣幸,以后我一定好好跟着超子,要是我以后做了什么对不起超子的事,你们兄弟把我砍了我都一句话都不说,那天你带去的那个女的,其实我认识,以前我们就见过了。

  听到这,我脑子里一下蒙了,小太妹竟然见过杨雨洁,那她为什么还有这么大的反应?

  心里好奇,然后我问她以前怎么见过,杨雨洁说以前在学校门口见过一次,但那时候我还没有……这时候说这话似乎有些不合时宜,所以杨雨洁避过了这个话题,说她知道小太妹很彪,要不是我,小太妹一定会对她动手的。

  不置可否,虽然她说的是真的,但我还是摇了摇头,我说小太妹没有你想的那么狠,她只是表面上有些霸道而已,其实她心里还是非常善良的,你要是跟她接触时间长了就知道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对大飞使了一个眼神,现在超子就在一旁坐着,说这话似乎有些不好,大飞很快就会意了,然后直接把话题车到了我们兄弟四个身上。

  虽然环境有些不好,酒菜也没有那么奢华,但那天我喝了不少,至少自己已经没有意识了,大飞他们也一样喝的很醉,包括杨雨洁在内,我们最后都不知道怎么睡着的。

  一直想和兄弟们说声再见,是他们给了我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