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感觉这一年多简直就是浪费了,但现在看来似乎没有那么一事无成,至少还有几个关心自己的朋友不是吗。

  叹息一声,然后我就转过了身,现在只有琴姐一人还没有躺下,见我回头看她,她很是诱惑的将大长腿抬了起来,然后问我,喜欢吗?

  我一下愣了,这是什么情况,琴姐在我严重可一直都是一个最矜持,丝毫不需要男人的人,虽然经历过上次的电话事件我知道琴姐也是需要男人的,但琴姐这样绝对是我想不到的。

  讪讪的笑两声,然后我说琴姐你别逗我了,你是不是也喝多了啊,琴姐很是严肃的摇了摇头,然后说我没有喝多,看着我,我就问你喜欢吗。

  听到这话我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琴姐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语气中甚至带着一股深深的火药味,似乎我一说话就哎哟开战似的,于是我就选择了不说话。

  女人有时候就是有小脾气,不说话才是最好的办法,但这次琴姐似乎不散伙了,她过来一下抓住了我,然后死死的盯着我双眼,还是一样的表情问我,你喜欢吗?

  在有些幽暗的包间里,加上琴姐这种状态和这些话,说实话心里还真有点渗人,向后瞅了一眼兰姐,没有任何要醒来的意思,然后再回过头看琴姐,我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说了声喜欢。

  女人的大长腿,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诱惑还是不小的,但我实在是想不明白,琴姐这么问我是什么意思。

  听到我说喜欢,琴姐将放在我身上的手拿开了,然后有些落寞的喃喃道,男人都是一样的,没一个好东西,胡卫你也一样。

  听琴姐这么说我当然不愿意了,我说琴姐你这是怎么了,我感觉自己做的还行啊,我要不是好男人的话,估计这世上就真的没几个好男人了,我自恋的跟琴姐开着玩笑。

  这时候琴姐突然抬起了头,双眼红红的望着我,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只是叹了口气,现在我明白了,琴姐应该是有一段我所不知道的过往。

  每个人不是生来就高傲冷漠强大的,都是经历一些事情之后变得无坚不摧的,我想琴姐一定也是这样的,要不然一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坚强在别人面前从来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呢。

  其实我也是有点头晕的,所以在琴姐不说话之后,我就趴在了桌上,今天虽然没有吃饭好好出去玩,但我已经够开心了,至少说了很多话,我和兰姐之间的关系也变得缓和了,再离开这里,我想我已经没有多少牵挂了。

  脑中浑浑噩噩,趴下之后我就睡了过去,梦中都是她们舍不得我的画面,甚至拉扯着不让我走,但梦里的我很是坚决,甚至没有回一下头。

  当我醒来的时候,兰姐琴姐她们早就醒过来了,三个人六双眼睛都在看着我,气氛也是非常压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说你们都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什么珍稀动物。

  小太妹开口了,她说你就是珍稀动物啊,世界上就只有一个你不是吗,你要不是珍稀动物,那我们再找一个就是了,可惜没有和你一样的,像你这么烦人有什么都没有的,世界上也就一个了,老天都不愿意再做一个。

  听到这话我们都笑了,然后琴姐说既然你醒了那咱们去唱歌吧,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傍晚九点了,本来想今晚回去睡得,但看着她们没有一丝杂念的眼神,我还是点了点头,要玩就玩个尽兴好了。

  这次兰姐一句话都没说,她眼神中充满了悲伤,然后我说兰姐你咋了,这咋又不高兴了,她说你不走不行吗,我回去和他商量一下,咱们就算是普通朋友都不行吗……

  说这话的时候,兰姐语气中透着无奈,我听了笑了笑,然后说还是算了吧,别这样,我虽然不是什么太要面子的人,但这种事情还是要的,其实我也不是害怕他,我就是怕以后会发生更多的是,对你对我对我们都不好。

  兰姐没有说话,幸亏这句话琴姐她们没有听到,要不然气氛肯定又会僵下来。

  我和兰姐是走在最后的,琴姐和小太妹她们已经走了出去,就在快要走出来的时候,兰姐突然拉了我一下,然后我就感觉自己嘴唇上沾染了一抹湿意,双眸中出现了兰姐带着些许火热的目光。

  f酷匠I网I#永S久免(费看小1说%Y

  这是一楼大厅,虽然没有多少人,但还是有服务生的,于是我就挣开了兰姐的这个吻,还是慌乱的向前走了两步,兰姐在原地没动,我转身一看,然后又回来将她拉了一下,迅速的向着外面已经在鸣笛的琴姐的车走了过去。

  说起车,我突然想到兰姐曾经开的那辆奔驰,然后我就问兰姐,我说你的车呢,兰姐说昨天开回去之后有点累今天就没有开来,说完之后兰姐又将目光投向了我,问我是不是愿意做她的车了。

  我说哪里,我就是好奇,这时候琴姐回过头来问我是不是不愿意做她的车,我说怎么会呢,坐你们俩谁得车都好,有人带我就行。

  笑了一番,然后大家商量去哪里唱歌,这边的KTV酒吧之类的有好几个,服务态度什么的也都差不多,大家都商量不出对策的时候,琴姐突然开口说上蓝石吧,很长时间没有去那边了,我想过去看看。

  蓝石,听到这个名字,我突然想起了那天的事来,小太妹眼中的光芒也黯淡了下去,然后我就有些好奇了,今天小太妹怎么这么不正常,难道她心情不好不是因为男友,而是知道了那天的事?

  想到这我脑中一阵混乱,小太妹要是知道这件事,一定不会放过杨雨洁,但杨雨洁又是超子媳妇,夹在中间做人的这种感觉,真是难受的可以。虽然有些担心,但我还是将这个想法压了下去,今天大家在一起玩的就是热闹,最后问一下小太妹就是了,要是她真的知道……

  急刹的声音响起,恢弘的蓝石已经出现在了我们几人面前,琴姐一招手,我们全都走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