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想着,心里的感觉立马不一样了,兰姐好像也想到了什么,从我怀里爬了起来。

  兰姐说,一两年之后,我就不一定在这里了,但我如果离开一定会通知你的,现在在这里我没也不能常见面,你回去或许真是不错的选择,你要好好过下去……

  说到最后,兰姐眼泪止不住吧嗒吧嗒掉了下来,我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说,你放心好了,我又不是那种浑天熬日子的人,不管怎么说我还得照顾家里不是,我一定会过的很好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过的会不会好,没有兰姐的日子,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胡思乱想,甚至会不会冲动的再跑回来。

  如果是以前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但现在我不能保证,面对兰姐我没有一颗平静的心,做出什么冲动的事都是有可能的,我深信。

  泪水一滴滴流下,兰姐没有再说话,我想她肯定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吧,我心里难受,她一定也好受不了。

  因为不管怎么说,先不说谁对谁错,造成我离开的最终根源,就是她,兰姐。

  深吸口气,套头看着楼顶的天花板,我自嘲的笑了起来,在这里呆了一年多,最终离开的时候不是学业有成,竟然是因为专业那个一种原因,这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的。

  还没想好回到家怎么和父母交代,但我一直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只要我回去,就一定能跟父母说清楚,只是一个理由而已,这不随便我怎么说吗。

  以前说过不会欺骗父母,但我想这次又要食言了,这件事是一定不能让父母知道的,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儿子是因为喜欢上了一个已婚女人,然后是以这种带有些许威胁的手段不上学的,我想他们会气疯了的,因为我现在脸已经火辣辣的疼了。

  或许是感受到了什么,兰姐抬起了头,然后我充满忧郁的双眼就与她泪眼婆娑的双眸接触在了一起,在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那种发自于灵魂深处的忧伤。

  我的离开,应该是兰姐最痛心的吧。

  以前的时候,兰姐一直都是活泼的,那个时候我想她身上一定承受着不小的压力,但那时候兰姐只是喝醉来麻醉自己,从来不会向别人展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除非喝醉了,但现在兰姐没有那么坚强了,难道这就是找到了依赖的变化吗。

  有人说过,女人在找到依赖后,自己受了委屈或者什么就会寻找依赖的人,我现在应该已经成了兰姐依赖的那个人了吧。

  这样想想,其实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我喜欢兰姐喜欢了这么长时间,甚至难受了这么长时间,虽然我们不能在一起,但这总说明了一件事,我没有一厢情愿,我们还是相互喜欢的。

  其实我一直都有股冲动,我一直想和兰姐说,你和你老公离婚吧,咱们在一起,可能过的生活不是那么繁华,但我感觉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才是重要的,我们在一起一直都没有出现什么矛盾。

  但最后想了想我还是没有说出口,让兰姐和她老公离婚,琴姐曾经跟我说过,这是不可能的事,你就算听说我出轨,也别想让阿兰和她老公离婚,这件事一辈子都不会发生,你直接死了这条心就是了。

  当时我就问她为什么,琴姐说你就不要问为什么了,反正你就是死了这条心就是了,听姐一句话,回去过好自己的日子,你们要是真的做不成朋友的话,那就当做从来都没有认识好了,当个陌生人吧。

  琴姐这些话说的很绝,但我知道这是为了让我死心,我知道继续问下去琴姐也不会说什么,所以我就没有问,现在一想起这件事,我就又想起了琴姐当初说的那番话。

  兰姐想说什么,但这时候包间门突然响了起来,兰姐慌张的从我怀里爬起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衫我就去开门了,打开门一看是琴姐和小太妹,看到是我,琴姐说刚出去要了两盘果盘,该吃吃该喝喝,咱们继续。

  然后我们就又坐下了,因为我和兰姐刚刚说了那么多话,所以现在气氛没有那么紧张,慢慢变得缓和了起来,大家脸上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们似乎又找回了刚开始认识时的那种感觉,真好。

  以前我认为自己酒量还可以的,但这次跟几人认真的喝起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并不是最能喝的那个,琴姐和兰姐两人一直都是我喝一个她们喝一个,一点都没有少于我,但两人一点事都没有。

  我就有些怀疑,兰姐以前喝醉是不是假的啊,看她这酒量还喝醉,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好吗,至少在我看来,兰姐自己是不能喝醉的。

  但我似乎忽略了一件事,当人有心事的时候,喝酒是最容易醉的,当初兰姐经常喝醉,大多数并不是真的一点意识都没有,只是因为当时心情不好罢了。

  在我意识快不清醒的时候,兰姐终于坚持不住了,在除了小太妹之外,第二个趴在了桌子上,这时候她也顾不得有没有人了,坐在我身边直接哭了起来,她说胡卫昨晚你为什么不下来看看我,你是不是喜欢阿欣?

  听到这琴姐脸色立马变了,她问我怎么回事,我就将昨天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当时确实是我不知道,再说都那么晚了我要是和兰姐在一块是什么意思,这要是让他老公看见,估计我离成为那个木乃伊不远了。

  琴姐听明白了就没有说话,但兰姐还在瞅着我,一直问我我昨晚做了些什么,我说我能做什么,我真的一晚上没睡,我喜欢阿欣,但不是那种喜欢。

  这种东西也解释不清楚,所以我说了几句就没有再解释,越说越乱,真的。

  到最后兰姐口中还是不断的嘟囔,但身子却软了下去,一下靠在了我身上,看着同样喝的不行的小太妹,我将两个人全都伏在一旁,脸上露出了一抹温馨的笑容。

  √更#{新0L最uh快√W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