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电话,看着睡得正香的猴子和大飞两人我不禁在想,为什么人变得这么快?这才几天没有见琴姐,她怎么也变得这样了,在我意识中琴姐是一个女强人,从来都不需要男人的,但现在我改变了心中的想法。

  原来再强的女强人也是需要男人的,这是天性,没有一个人能够改变。

  被这件事一弄,我刚刚的困意一点都没了,头脑异常的清醒,我不是一个喜欢强迫的人,既然不困我就起来洗了把脸,躺在床上考虑起来。

  (。酷匠}网,g永;Q久Z免{+费Ob看)》小~说yV

  我都已经说了要走,那就不能留下来了,一直喜欢平平淡淡生活的我,现在竟想要发生点什么了,一个能够让我留下来,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的事情。

  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在我身上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或许从我收下那十万块钱开始,我的命运就注定了,必须要快离开这里了。

  长长的叹口气,我闭上了眼睛想要休息一会儿,但只要闭上眼脑海中就会出现兰姐阿欣她们灿烂的面容,在我脑海里她们还是以前活泼可爱的样子,但一想现实中的她们,似乎都有了一些变化。

  兰姐没有以前那么毫无顾忌了,阿欣也没有以前那么可爱了,琴姐不再只是一个女强人,小太妹也没有了曾经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

  这么一想,好像还就我自己没有变化,其实也不对,我也变了,变得开始有所顾虑了,考虑周到了,也会顾全大局了,要不然,我是不会选择离开这里的。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琴姐打来的电话吵醒的。

  因为有嗜睡症,所以醒来的时候有些烦,但看到是琴姐的电话,我还是好声好气的接了起来,琴姐一如既往,接起电话来直接开口问我是不是真的想好要走了,我迷迷糊糊的说真的想好了,我要离开这里了。

  琴姐说那今晚咱们再聚一次吧,把所有人都叫上,你这就要离开了,怎么着也得给你送个行不是,我说这样好吗,琴姐说你放心好了,阿兰一定没问题的,你都要走了,她老公要是再说什么,我一巴掌直接呼过去。

  然后我就没说话,其实我还是想见一见她们的,那种以前的快乐,我真的很是怀念。

  我没有问那个男人是谁,琴姐也没有说,我们聊了几句,最后琴姐说我什么都不用管,等她来接我就行,然后就挂了电话。

  一想到晚上会见到她们,我不由兴奋了起来,这么长时间了,终于又可以聚到一起了,但感觉是不是会不一样呢?我想一定是的。

  但无所谓了,或许这一次见面,以后就没有多少机会了,她们会走的原来越高,到时候我跟她们之间的距离也会越来越大,最终成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有钱有势就走的越高越远,越是没钱没势就越来越渺小,到最后差距越来越大,我想这也是现在为什么世界上百分之七十的财富掌握在百分之三十的人手中的主要原因吧。

  很多时候很无奈,面对这种状况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默默的接受,因为越是反抗可能就越被压制,人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于是这就成了定律。

  大飞和猴子两人还没有醒来,昨天一晚上没有睡觉,今晚又不知道会玩到什么时候,于是我闭上眼睛想眯一会儿,但心里有些兴奋,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这样辗转反侧了十几分钟,最后我还是站了起来,洗漱一遍然后直接去了医院,超子这两天应该就会出院,也不知道杨雨洁有没有陪他,我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买了点水果,当我走进超子病房的时候,杨雨洁正拿着小勺喂超子吃饭,当时我就闹起来了,我说这是咋回事,超子你的手我记得没有状况啊,怎么让人家给你喂饭呢,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你不知道吗。

  听我这么说,杨雨洁脸一下红了,然后把饭塞到了超子手里,然后我把水果放在桌上,我说我早上也没吃饭,要不你给我削个苹果吃吧,超子一听不愿意了,他说你以为你是谁啊,还给你削苹果,我都没吃上!

  在我俩的笑声下,杨雨洁瞅了我和超子一眼,然后红着脸走了出去,看着她走出去我就问超子,我说昨晚杨雨洁是不是在这里睡得,超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我一看这一定出什么状况了,我就一直跟超子闹,最后他老实交代了,两人也没干啥,就是接了个吻。

  反正我是不信的,接个吻情欲上来难道就那么结束,骗小孩呢吧,但我没有继续问下去,下面的事情并不是我想知道的,我只是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我问超子什么时候出院,超子说要是没有其他情况,明天差不多就能出院了,然后我点了点头,明天出院正好,跟兄弟几个喝一场就离开,也算是没有多少遗憾了。

  中午在超子那里吃了点饭,其实杨雨洁还是不错的,给我们俩忙来忙去,这一会没停下来,脸上一片红光,看不出一点抱怨之色,我还问超子,我说杨雨洁知道你家庭情况吗,超子说早就知道,以前就告诉她了,但她说还是会和我在一起的。

  说这话的时候,超子满脸全是幸福,有一个这么好的媳妇,已经算是不错了,超子家庭也不是很好,即使杨雨洁以前做过那种事情,但现在选择跟超子,也已经是很好了。

  继续唠了一会儿我就回来了,大飞和猴子两人不知道出去干嘛了,自己在宿舍里我不由犯困了,然后订上四点的闹钟我就躺了下来,我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晚上好应对最后的这场聚餐。

  我好像是做了一个梦,具体什么记不清楚了,但我记得梦中兰姐紧紧地抱住我胳膊,然后哭着不让我走,但有一道犀利的眼神一直盯着我,然后我离开了。

  这似乎预示着,我真的不能呆在这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