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有这想法,但我没有深究下去,那些事想想就头疼,还是以后有时间了再说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将阿欣送回去。

  夜晚虽然已经夜深人静,但路边还是有一些出租车的,然后我招呼了一辆过来,阿欣已经喝得不行了,要是这样把她扶回去,估计我得累死。

  但阿欣不知道怎么了,死活不肯坐出租车,非要让我背着,我最后只能不好意思的对着司机车师傅摆了摆手,然后说了声不好意思,就背起了阿欣,好在我身体还算强壮,阿欣也不是小胖子,背着她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难度。

  阿欣在我身上一直说胡话,还是以前那些事,从趴到我背上开始,她就再也没有说过阿杰这个名字,我知道,这个人在她心里已经真的没有任何位置了。

  但听着她一遍又一遍呼喊我的名字,我心里却有些愧疚,一个孤苦伶仃的女人心里就你一个人,但你却不时常在她身边,或许这本身就是一种悲哀吧。

  一步一步走着,一阵阵凉风吹过,我稍微清醒了些,虽然是午夜时分,但路上还是有一些人的,无疑就是那些刚吃完饭,或者刚从KTV走出来的少男少女,或许是正准备去开房的小情侣们。

  想想这些年还没有开过房,我心里不由一阵悲哀,都二十一了却还没有一个归宿,这真的有些不正常,到了大学还是处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最晚的也差不多在大一那年就结束了自己的处子之身,但我却依旧保持着。

  想到这,心里不禁有些骚动,毕竟后背上就是一个花季少女,即使在我心里她只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朋友,但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想都会有一些反应吧。

  深吸口气,让自己心里这种想法渐渐沉落,我脚下加快了速度,大半夜的一男一女走在路上还是有些危险的,还是先回到阿欣的住处再说吧。

  无独有偶,就在我快步走起来,什么都不想的时候,这时候身后突然亮起了一道光,我正想回头看一下怎么回事,只听嗤的一声,一辆车在我身旁停了下来。

  车灯熄灭,回头一望当看到那熟悉的车和久违的人儿时,我愣在原地不动了,是兰姐,车上就她一个人。

  见我背着阿欣,兰姐表情也有些古怪,但她什么都没说,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看着我,眼中带着一丝幽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应该是想这么晚了,为什么在我背上的是阿欣吧。

  沉默,得有三十秒的沉默,然后兰姐开口了,她说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去,要不要我送送你们,这里距离阿欣住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走回去也怪累的。

  躺在我背上快要睡着的阿欣这时候也醒了过来,这时候她意识好像清醒了一些,见是兰姐就从我背上爬了下来,然后说好啊,兰姐你送我们回去吧,说着小手挽住了我手臂,一脸俏皮的瞅着兰姐。

  我不知道女人之间这样说话什么意思,但我看得出,兰姐有些不高兴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争风吃醋?

  兰姐打开了车门,然后阿欣就拉着我坐了上去,车子猛地一下启动,然后我身子不由往前一倾,一下撞到了兰姐躺的座位上,我说了声对不起,但兰姐没有回应我。

  气氛非常古怪,阿欣抓着我胳膊一直没松手,车里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异常压抑。

  想起那些钱,我对琴姐说,那十万块我先收下了,我准备回去做生意,过两年要是赚了我会回来的,兰姐你准备干什么,继续打理你的公司吗?

  听我说完这话,车子突然嗤的一声又停下了,兰姐扭过头很是疑惑的问我,怎么是十万块?我说那张银行卡我给琴姐了,上面那么多钱我拿了心里会愧疚的,这十万我都有些不好意思……

  说话声很轻,或许是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就一直这样,我还是怕兰姐会生气,即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然后兰姐很长时间就一直板着脸瞅着我,也没有人说话,当阿欣身子靠过来的时候,兰姐说行,那你就拿着这十万吧,不管做什么以后注意点,我还是会在这里打理我的小公司,你要是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声音很轻,甚至听不出任何语气,兰姐像是在说一件无所重要的事一般,但我知道她心里其实是很难受的,但没有办法,所以只能化作风轻云淡。

  兰姐开车很快,没有十分钟,阿欣的住处就出现在眼前,看着前面就是目的地,我却迟迟不肯下车,见我这样阿欣打开车门走了出去,然后说了句早点回来就直接消失在了视线中。

  阿欣一走,我视线又放到了兰姐身上,我说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你过得还好吧,兰姐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说都已经习惯了,人活着总是有一些无奈的,哪有什么好不好。

  听到这我叹了口气,确实无奈,无奈的没有一点办法……

  见我不说话,兰姐回过了头,双眸注视着我然后问我,他说你真的打算离开这里吗,我说要不还能怎么办,我不想让你们难做,再说了,难道就让我每天过这种想却不敢做的事?那还不如让我离开这里,我想要是时间长了我会承受不住的。

  真的是这样,要是我继续呆在这里,每天工作都心不在焉,想去看看兰姐这群人却不能去,那是怎么样一种无奈,我都不敢想象那样的生活。

  )k酷i`匠网$首发(

  虽然还有孤苦伶仃的阿欣,但我还是选择离开,这座城市带有我太多的记忆,几乎每条街上都有一段不愿意回想的记忆,我要是呆在这里,寸步难行。

  和兰姐在一起的日子,最后竟成了我不愿意呆在这座城市的主要原因,我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难道心里真的放不下兰姐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

  听我说完,兰姐紧紧咬着嘴唇沉默了起来,她看了一眼阿欣的住处,见已经亮起了灯,于是很是神情的望了我一眼,语气重重的对我说:祝你们幸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