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来临的时候,我们在这里都已经呆了一天了,大飞第一个提出了离开,杨雨洁没有要走的意思,所以我也就选择了离开,把这浪漫的时间留给了阿超和杨雨洁,这是两人好了的第一天,还是给他们一个享受的空间吧。

  走出医院的时候,我和大飞还有猴子两人告了别,因为我还有些事情要做,我必须把剩下的关系都稳妥解决后,才能离开这个充满眷恋的城市。

  看着两人渐渐走远的背影,我拿出手机找出了琴姐的号码,银行卡在我这里还没有动,我要把它还回去,这些钱不是我的,况且我也没有要的义务。如果真的留在手中,虽然以后的路走起来会顺利很多,但我良心上过不去,要是收下了,那不就真的成了兰姐包养的小三了吗?

  于是,我果断的给琴姐打了电话,嘟嘟的声音响起,我有些忐忑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电话被接起来的时候,琴姐那边有些吵,听起来好像是酒吧,然后琴姐预期不温不火的问我有什么事吗,我说琴姐你现在在哪了,我要去找你,琴姐听了好像有些不愿意,她说不是说过咱们不再联系了吗,你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听到这我就不高兴了,这话说得,好像我求着和她认识一样,难道人变得真的这么快吗,这才几天的时间啊,琴姐就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当时还说几年后回来让我去看她,我看只是一句敷衍吧。

  酷-:匠网Q永#久W&免费看()小S说$

  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我对琴姐说银行卡还在我手里,我要还给你,你要是不见面的话,我就给你快递邮过去吧,说完我就想挂电话,因为说下去已经没有意思了。

  听我这么说,琴姐那边一下急了起来,她说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吧,我说我在医院门口,然后琴姐说在那里别动,我这就过去找你,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握着闪着亮光的手机,看着幽暗深邃的夜空,我突然有些迷惘,难道步入社会之后真的是人心隔肚皮,玩的都是心机吗,琴姐的变化怎么就那么快呢,快的让我不敢再相认。

  虽然最后琴姐语气变得着急,但我听着还是有些陌生,就好像隔了一层什么,一层无法跨越的东西一样。

  紧紧攥着兜里的银行卡,我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反正最多就这一学期就离开这里了,以后她们发生了什么,都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了。

  但我想她们可以过得更好的,我和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在这里只会给她们添麻烦,忙更是一点都帮不上,以前也只是因为兰姐的关系它=她们才没有说什么,现在应该是有些厌烦了吧。

  想想这些心里就平衡了,自己没有一点让别人看得起的东西,也怪不得别人会用那种态度对待自己,这都是有因有果的。

  五分钟的时间,一辆红色的奔驰窜了过来,看起来像是一辆新车,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好,几天换辆车,这是我这种人想都不会想的。

  琴姐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丝怒意,气势汹汹的朝我走过来之后,她直接开门见山的问我为什么不要那些钱,我说这些钱并不是我的,我也不是兰姐包养的小三,要了那些钱,你让我怎么继续生活下去,我良心上过不去。

  听我这么说琴姐有点抓狂,她说你脑子怎么转的那么迟钝呢,这些钱不仅是阿兰自己给你的,还有我和楚嫣两个人的,这两年的时间我们不能帮助你,但这些钱没有招惹你吧,你怎么就那么犟呢!

  说着,兰姐就将我拿出来的银行卡塞到了我兜里,然后她又说她刚刚正在酒吧谈生意,这次是一个大生意,要是做好了,一年之后我回来就没有问题,还指了指身后这辆车,说这就是刚开始谈那老板送的。

  我不禁有些发愣,只是谈场生意出手就这么大方,我真不知道对方那老板是什么人,但我还是倔强的将琴姐塞过来的银行卡又拿了出来。

  “不是我的东西我不会要的,你还是还给兰姐吧,你还有生意要谈快点回去吧,我也要回学校了。”

  说完这话,我没有给琴姐继续纠缠的时间直接转过了身,因为她还有生意,再说我也不想继续纠缠下去了,我怕我真的会将那张银行卡接过来。

  一百万摆在面前,这可不是几百块的诱惑,对于一个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的农村孩子来说,这差不多就是大半辈子赚的钱了,要是换做以前有这种好事摆在面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接过来,然后乐滋滋的回家。

  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知道了有些东西并不是钱能够代替的,就像我心里的那种感觉,我要是将这些钱接过来,那随之而来的就是良心上的谴责,我受不了。

  一个人,良心上没有什么顾虑,这是最重要的,那种不踏实的生活我过不下去。

  记得有一句话,人不死,终将出头,我也深信着,只要自己努力下去,一定会有一个不错的生活,可能不会有这一百万之后的生活过得好,但生活不一定会差。

  说过得不好,那是因为你要比较的人过得太好,人要往高处走没错,但有一些生活确实不是自己能够攀得上的,就像兰姐这些人的生活,并不是一个农村出来什么都没有的人能够比得上的。

  机遇虽然存在,但得到的毕竟是少数人,大多数人还是得不到的,踏踏实实做一个普通人,其实没什么不好。

  但就在我转过身的走起来的时候,琴姐突然追了上来,转身递给我一个包,说这些钱你不要也行的,但这里面这点钱你必须收下,要不然我没法和阿兰交代,当时阿兰老公说给你十万,这里面就是十万!

  说完这话,琴姐连让我说话的机会都没给我,然后转身上了车,上车的时候琴姐对我说,胡卫你过两年再回来,姐一定让你风风光光站在这个城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