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琴姐的话,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我真的不想离开这座城市,我也不知道是在怀念什么,担心以后见不到兰姐?为自己的大学生活惋惜?还是不希望离开这里的这群朋友?我不知道。

  但琴姐似乎已经打定了我必须要走这件事,不管我怎么说,琴姐都是摇头,她说你在这里不管对阿兰还是她老公,或者你自己,都是一种伤害,后面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要是不离开这,还是会有大事要发生的。

  琴姐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知道她是好心,但我就是接受不了,我不想离开这里,永远都见不到兰姐。

  见我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琴姐拿着那张银行卡晃了晃,然后对我说,你知道里面有多少钱吗?

  我说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其实我知道这里面的钱一定少不了,这里面一定有兰姐给我的,或许还有琴姐的,或许还有小太妹的,我知道自己和她们不是一路人,但我还是想证明一下自己,我不是那种吃软饭的。

  作为一个男人,谁不会犯点错,就因为这事就离开这座城市?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而且回家之后我也没法交代,我总不能和我妈说,别人给了我一笔钱,不让我上学了吧?

  或许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能够帮上家里,还能让自己有一笔不管是投资还是干什么的资金,但我真的不能要,我还是有一点尊严的。

  听我这么说,琴姐也无奈了,当一个男人说出尊严这两个字的时候,这件事基本就定下来了,不管是谁说,应该都不会动摇了,反正我是这样的。

  但后来我知道了,尊严并不是那么重要,当诱惑够多,危险够大的时候,尊严有时候看起来一点都不重要,尊严和生命选择一个,我想大多数人会抛弃尊严。

  虽然我没有选择可离开,但那张银行卡琴姐并没有收起来,她说这是阿兰给你的,这里面还有我和紫嫣的一点心意,你在这边以后的生活我们都不会打扰你了,不管怎么说你收下,因为以后要是遇到紧急情况,或许我们都不会出现了。

  最N新/章;_节,b上o{酷匠网

  我就有些不明白了,我说我和兰姐之间的事,为什么把你们都扯进去了,大不了就是我和兰姐不联系,为什么咱们还不能联系呢,兰姐老公就那么强大吗?

  我真的想不通,我没想到我和兰姐之间的事,竟然会演变成这样,今天兰姐老公这样做已经把他要的面子找回去了,琴姐为什么这么说呢。

  听着我的话,琴姐叹了口气,然后说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的公司和阿兰老公的公司联系非常密切,他都这么给我说了,你说我还能怎么办?一大群人等着我养活,我只能这样。

  然后她又说小太妹也一样,她老爹的公司和阿兰老公也是战略合作伙伴,虽然小太妹一味的说不同意,但最终她爸把刀架在脖子上,小太妹不得不点头……

  琴姐说着就叹起了气,我知道这是发自内心的悲伤,但我不能说什么,我也没有权利说什么,我更没有资格说什么,没钱没权,连说话都不行。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呢,前两天大家还能在一起好好吃个饭,兰姐老公一回来,一切都变了,但我不怪她们,她们也是无可奈何,这不会她们的本意。

  看看时间已经快十分钟了,琴姐说该说的都和你说了,你好好想一想,银行卡的密码是你的生日,不敢怎么说你也要收下,这是阿兰送给你的,这是最后她给你的留念了。

  我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只是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想着这群人就要从我生命中消失,我真的不舍,但在命运和实力面前,我无话可说。

  把银行卡塞到我枕头底下,琴姐站了起来,瞅了一眼病房的门,然后说阿欣是个不错的姑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们在一起其实也是很不错的,你拿着这些钱回去做个小本生意,日子过得也会很滋润的,过两三年你再回来,那时候我们又可以坐在一起喝茶吃饭了。

  琴姐就像是唠家常,说的每句话都深入我心,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不管我会不会与阿欣在一起,我都不会回来找她们了,一定不会。

  这个充满悲伤的城市,我想我真的该离开了。

  琴姐走出去,然后阿欣就进来了,但只有她一人,小太妹和琴姐两人都没有再回来,我不顾有些发懵的头急忙跑到窗子边上一看,一辆车正在启动,我认出那是琴姐的车。

  “胡卫,过两年你一定要回来,我要看看你变成了什么样!”

  在我将头探出去的那一刻,小太妹的声音传了过来,在寂静的夜空下,那声音听起来那么荒凉。

  我强忍着没有吭声,但眼中已经漂上了一层雾,我就那样瞅着那辆车子在我视线中消失,然后眼前再归于黑暗。

  当车子彻底消失在眼前时,阿欣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对我说别看了,快过来躺下吧,不管发生了什么,保住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这话我知道阿欣也知道她们为什么要走了,在外面小太妹应该是都跟她说了,想一想自己以后的生活,没有了猴子那群人,也没有了兰姐这群人,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转过身,与阿欣对视着,看着她眼中有些疲惫的眼神,我一下将她搂到了自己怀里,我说刚开始认识的那群朋友现在就只剩下你一个了,你可千万别跟他们一样,一个一个从我生命中成为永远的过客。

  我知道事态无常,但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们这群人会变成这样,最后竟然是无奈的散开,以后甚至都不会再有瓜葛,我知道她们心里不甘,我更是如此。

  阿欣紧紧抱着我,说没事,我不会跟她们一样离开你的,过两年你就能回来了,时间会将一切都冲淡的,别伤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