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我这么说,兰姐立马扭过了头,目光中满是疑惑的望着我,然后轻声问了我一句怎么了。

  我说没怎么,你看看你老公还虎视眈眈的看着我这边,你要是跟我去了医院,我想他是会杀到医院去的,你还是去陪你老公吧,我没事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抓住了阿欣的手,我真的不想让兰姐和她老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我没有为自己着想,当时我心里想的全是兰姐以后该怎么办。

  可以这样说,兰姐现在拥有的一切,全是她老公给她的,不管是开的车还是她的小公司,这些全都是她老公所赐,今天要是因为我她离婚了,然后变得一无所有了,那样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酷匠RB网{“唯一正☆n版b,,☆其C他i都r◎是“盗=m版;

  曾经,我还想兰姐要是离婚了该多好,那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与她在一起了,但现在真的快要到这个份上的时候,我却不这样想了,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我的想法。

  兰姐没有说话,我感觉阿欣抓我的力度变大了,一瞥眼她眼中还有泪痕,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的性子一直很倔,这一点兰姐是知道的,所以看我一点反悔的意思都没有,兰姐眼中的光芒就黯淡了下去,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两沓钱扔给我,说这是医药费,你就别逞强了,我知道你那里没钱,别让你妈知道,你妈现在过得就够苦的了。

  兰姐说完这话,也没给我反悔的机会,就直接下了车,但站在车外,她还一直看着我,目光中满是担忧。

  而阿欣则是有些发愣的看着我,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可能是在想兰姐怎么会知道我妈过得怎么样吧,或者直接以为我带兰姐见了父母吧。

  看一眼兰姐身后她老公,还在虎视眈眈的瞅着这边,我不由叹了口气,这件事弄得,真不像个样,但我还是让司机师傅开了车,血流的真不少了,还是快点去包扎一下吧。

  对着兰姐摆摆手,她便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去,我连回头都没有,手里拿着这两万块钱,脑中一片空白,接下来的日子,我真不知道如何面对了。

  这件事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影响,我一点都没有去想,但我忘了,兰姐老公可是财大气粗的人,这件事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后面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完全超乎了我得想象。

  在车上,阿欣一直抓着我的手臂,走到一半的时候她问我你是不是跟兰姐好了,看你们俩的样子,真的好像那啥……

  我说那啥,我们没有好,只是比较好的姐弟关系,今天兰姐心情不好叫我出来喝一杯,没想到兰姐老公直接跟来了,然后就发生了这件事,真特么醉了!

  说这话的时候发自内心,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刚开始兰姐老公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手里真的有我们之间关系匪浅的证据,闹了半天竟然什么都没有就直接来找我,我真想说火气也太大了。

  换做是我,要做就直接做个绝的,没有找到证据之前动手那完全是闲着没事干,拿到了证据,拿着刀直接干就是了,着急什么。

  一边质疑着兰姐老公的智商,我又想了想自己,这么长时间,我真的该反省一下自己了,我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

  其实我也没做错什么,我就是喜欢上了一个女人,一个已婚女人,一个比我成熟好多,还有点钱的女人,当然她老公更有钱。

  小三……

  脑中突然生出这么一个词,我不由笑了,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成了自己讨厌的那个角色,而且还过得这么有滋有味,一点烦恼都没有?

  可喜欢一个人真的不是想控制就能控制的,从一开始来岸岛咖啡厅工作开始,从在公交站牌兰姐停下来载我开始,我似乎就与兰姐只见产生了不可割断的关系,所以才有了这一幕。

  这就当是一个报应吧,实在想不通,我只能这样告诉自己,阿欣也在一旁劝我,说别放在心上,她老公可能被冲动冲昏了头脑,以后你们尽量少联系就是了。

  听到这,我说以后就不再联系了,她老公都已经这么冲动了,我真怕自己要是再与兰姐有什么联系,他直接会冲到我家去,给我闹个底翻天,我可承受不起。

  阿欣就笑了,她说哪能那么严重,我没有说话,我知道这件事要是真的把兰姐老公惹怒了的话,还真的是有可能,看他今天这冲动的样,那种事情并不是做不出来。

  很快就到了医院,因为我头上不断流血滴下了好几滴,所以我就多给了司机一百块钱,大家做事都不容易,虽然我没钱,但这些人情世故还是明白的,我不能坑了人家。

  因为我现在满脸是血,所以进医院之后正在旁边走的小护士就急忙把我拉了过去,然后一系列冲洗之类的,我就直接躺在了手术台上。

  刺眼的光亮晃的眼疼,当麻药注射进来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身上又会多一道疤痕了,一道属于兰姐的疤痕,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忘了的。

  曾经我会幻想,以后我要是跟兰姐在一起,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如果是理智的想的话,就应该是兰姐跟着我受苦,不管是车还是钱,我都满足不了兰姐的需求。

  现在再一想,那纯粹是做梦,我们现在在一起随让你感觉很好,还没有一点分歧之类的,但我知道以后要是真的在一起生活了,那样的分歧就会少很多,因为我们之间还不是很了解。

  我对兰姐的认识,仅仅是停留在她很有钱,保养得也很好这一阶段,更深刻的至于兰姐家里有几口人之类的,我一点都没有过问。

  但兰姐不一样,在她去我家开始,兰姐对我的一切就开始关心起来了,我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或许当时她真的想过要和我在一起吧,但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麻药的效果开始生效,当我看见明晃晃的手术刀的时候,我晕了过去,没有了一点知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