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声,喘息声不断地传入耳中,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少有的耐心慢慢被磨平了,看一眼他们几个,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我知道他们跟我一样。

  我知道兰姐不知道说什么,这件事里面我成了一个受害者,如果被揭穿了那是最有应得,但现在事情还没有完全被揭穿,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阿欣也没有开口,只是看着我一个劲的哭,我知道她在等我做决定,毕竟我才是这件事的主角,但我现在等的是,兰姐老公的反应。

  受的伤其实一点都不重要,虽然流血了,但我知道不是很严重,我最想要看的是兰姐老公的意思,要是这件事还继续纠缠下去,那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了。

  我想今天兰姐老公来一定没有准备充分,可能是得知了什么消息只是对我有点怀疑,加上我一直没有说话,所以他一生气才动的手,要是他真的掌握了什么证据的话,阿欣来了也阻挡不住的。

  “这件事是我不对,咱们现在去医院吧!”

  就在我正想说只是一个误会算了的时候,兰姐老公突然开口了,然后我就看他,兰姐老公眼中有一点点愧疚之意。

  人家都已经道歉了,我当然还是往好了去说,然后我就说没事,这大哥刚我也动手砸了,这件事就这样吧,咱们现在出去包扎一下吧。

  听我这么说,阿欣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中有些疑惑,似乎对我的态度有些不解,或许在她看来,兰姐老公动了我,我是应该生气发怒的吧。

  如果不是兰姐老公,或许我就真的生气了,这么憋屈的一件事,我可不想放在心中,就算是跟猴子那群损友一说,他们也不会让我受这种委屈的,即使是那么有钱的人也不行。

  有时候,兄弟之间的情谊,要胜得过金钱,他们不会在乎那么多。

  虽然我没有那种血腥的经历,但曾经我也为了兄弟挨过打,不过那都是以前了,在上这里来之前,我就做好了以后再也不惹事的决心,因为我的家里没有那么好的条件支撑我。

  其实,那种富二代的生活我感觉也是不错的,至少他们不会有平时的那种烦恼,不会为了吃穿住发愁,至少在出事之后还能用钱解决。

  但我不是那种人,所以我就只能这样,只能这样忍气吞声,要不然,我会输给一个已经比我大这么多的人吗?

  听我这么说,兰姐走了过来,然后说快点去医院,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你看已经流了这么多血了,千万别出事啊!听着兰姐担心的话,我笑着说没事,年轻人流点血有啥事,一会顶多缝两针就算完事了,别担心。

  兰姐老公没说话,只是对着旁边那个流血的壮汉说没事吧,咱们这就去医院,然后跟我说咱们走吧,就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其实我很好奇,兰姐为什么会嫁给这样一个人,在我看来他除了钱没有什么好的,兰姐也不像是缺钱的人,为什么会嫁给这样一个人呢,她又不爱他。

  后来我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很多外界因素,足以改变你的一生。

  看着自己老公走出去,兰姐脸色更阴沉了,但她什么都没说,然后就拉着我走了出去,兰姐在右边,阿欣在左边,我们三个也走了出去。

  我们这一行人一走出去,立马吸引了众人的眼光,几名服务员立马走了过来,猴子表哥见我头上流着血,直接将兰姐老公他们几个拦了下来,然后问我这是怎么回事,还不时的瞅兰姐老公。

  我知道表哥这是担心我,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我对他笑了笑,然后说发生了点误会,没什么事,我们现在去医院,包间里有两个岁瓶子,你收拾一下吧,给你们添麻烦了。

  猴子表哥人其实挺好,听我这么说他还没打算让兰姐老公他们走,一个劲地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说要是有解决不了的麻烦就跟他说,在这里他说话还是管点用的。

  当时听到这话我特别感动,我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大学生,表哥这么关心我有点受宠若惊,我就说真的没什么事,前面那是我兰姐她老公,只是发生了一点误会而已。

  然后猴子表哥就没说什么,但看我和兰姐的眼神就有点古怪了,我想在他眼中,我们俩才是一对吧,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然后就直接走了出去。

  出去之后,兰姐老公扭过了头,一脸庄重的看着我,然后很是郑重的对我说,今天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胡卫兄弟,我在这里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我会补偿你的,这点钱你先拿着,说着他就向我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几沓钱,应该是有好几万。

  听到这我就笑了,难道在他眼里只有钱了吗,难道钱真的能买回一切吗?这时候他已经来到了我面前,我说这些钱我不要,看病我还是看得起的,你还是收回去吧。

  说这话的时候,我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我知道自己脸色一定很难看,但我没有想改变的意思。

  钱虽然重要,我虽然缺钱,但我还没有到那种程度,贱到这样的钱都要。

  见我会觉得这么快,兰姐老公愣在了那里,这时候阿欣已经叫好了出租车,我跟兰姐还有她老公说了句我先走了,不等她恩回答就直接转身向着出租车走了过去。

  我想,我以后与兰姐之间是没有瓜葛了,这次的头破血流就当个教训,让我以后记住吧。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兰姐突然跑了过来,然后直接做到了出租车前坐上,直接对司机师傅说了一声开车。

  这一下我直接蒙了,我制止了司机师傅,我问兰姐这是什么意思,你不去陪你老公,怎么上这里来了,兰姐说不管怎样,等你伤口包好了,我再回来,你就别多说了。

  然后我脸色立马沉了下来,我说不行你下车吧。

  @;酷匠6网d永n"久;/免z费看。小说:R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