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我这么说,兰姐明显一楞,然后默默地低下了头,眼中的惊慌变成了淡淡的忧伤,虽然没有看到,但我感受的出来。

  兰姐对我说,有些事情不是想想就可以的,如果走错了,很可能就会成为曾经的那个木乃伊,有些事情只能偷着想想,是不能越界的。

  听着这些话,我沉默了,我又何尝不明白呢?这些道理我甚至比兰姐更清楚,但我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曾经那样快乐的日子还没有淡忘,现在却成了陌生人,换做是谁心里应该都不会舒服吧?

  我换了口味了,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兰姐突然从她身后的座椅上拿出了几瓶鸡尾酒,一边往桌子上拿,一边对我说。

  瞅了一眼,福斯马莱威士忌鸡尾酒,这酒我在岸岛咖啡厅干服务生的时候见过,不是很贵,四百八一瓶,但一下拿这么说,那就不是小钱了。

  我知道兰姐不差钱,但一直这样消遣,我还是有些生气,这些酒又喝不上,拿来纯粹是浪费,于是我就问兰姐,你拿这么多酒干嘛,你明知道我不会让你喝这么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允许兰姐喝那么多酒了,这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即使很长时间没有见面,我依旧保持着,甚至连想都没想,就直接说了出来。

  听到我这句话,兰姐正在开酒的手不由颤了一下,但她并没有抬起头,我想她心里也是有些牵绊,只是顾忌太多无法说出口吧?

  其实,今天我是不应该来这里的,这次见面之后,我知道兰姐和我都会变得更伤心,我甚至都会冲动的再去敲兰姐家门,我知道那是我冲动的性子。

  但现在都已经坐在了这里,我就没有离开的必要了,我现在真的懂得了珍惜,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因为或许明天就永远都见不到兰姐了,这并不是不可能,她的老公,我相信有那实力,也有那勇气。

  一排十瓶酒,兰姐今天来这里竟是花了四千八百块,就算这样会更便宜,至少也要四千块,我不知道她今天是怎么了,这么疯狂的花钱。

  威士忌鸡尾酒,虽然说只是十几度,但还是有一些酒精含量的,兰姐酒量虽然还算不错,但要是这几瓶下去,我估计也够呛,毕竟她只是一个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一点顾忌,就像是害怕一样,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这完全不可能啊!

  我虽然不是社会上的混子,但说到害怕还是没有的,我行得正站得直,就算玉皇大帝来了,依旧是这幅模样,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有时候并不是你什么都没做就没事的,别人只要看你不顺眼,完全可以一巴掌呼过去,就像下一秒,房间门突然开了一样。

  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兰姐眼中的一丝恐慌,但我坐在那没动,只是将目光望了过去,进来的一共有四个人,两个看起来跟保镖没什么区别。

  心里有些担忧,但我没有表现出来,一来这是猴子表哥的咖啡厅,我以前又在这里干过活,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二来他们看起来不像是大仇大恶之人,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这四人进来之后,后面又跟上来了一人,看到这人我立马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不解和惊讶,他怎么会来!

  “没想到说是去公司,你竟然会来这里,哦我见过你是吧?上次说是走错门的那小子?”

  0酷L匠Hg网#t永H久\免费1看Q小说

  正是兰姐老公,进来之后直接将我无视,然后跟兰姐说了一句话后,又将面孔望向了我。

  他虽然戴着眼镜,但我还是看到了眼睛之下双眸中的凌厉和一丝怒意。

  我彻底慌了,像是被捉奸在床,瞅了一眼兰姐,她和我一样的姿态,身子都绷紧了,眼中满是慌张,我想她此时此刻比我心里更乱。

  曾经我也幻想过会有这一天,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且是在我和兰姐第一次相遇的咖啡厅里,我想这家伙应该不是第一次发现,应该是早就知道了一点消息。

  那段时间,我天天跟兰姐在一起,她老公只要稍微上点心,就能彻底的把我查出来,我只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要是查资料那再简单不过了。

  但我还是鼓起勇气笑了笑,然后有些疑惑的对他说,您是兰姐的老公吧,上次我们确实见过面,我还以为那次我走错门了呢。

  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听起来好像是欢快的,但在我看来却是那么虚伪,没有一丝情感流露在里面。这完全是我的谎言,为了掩饰我和兰姐之间关系的谎言。

  听到我这话,兰姐老公脸上也露出了笑,但是那种不屑一顾的笑容,同时他又将目光投向了兰姐,一脸正经的问兰姐是这样的吗,我只想听你的回答,但愿你不会骗我。

  兰姐在听到这话后身子猛地一颤,眼中的慌乱彻底摆在了脸上,我想要换做是我,一定也会明白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但兰姐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说这是我认识的一个小弟弟,他以前在这里工作过,今天他说请我出来喝一杯,因为他找到了上班的公司。

  不得不说兰姐编的比我要好,至少听起来合情合理,让人不能说什么,只是朋友,因为找到了工作出来喝一杯,这没什么大不了,但唯一说不开的就是,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们两人。

  兰姐老公若有深思的哦了一声,然后就站了起来,深有意味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小兄弟看你像是大学生,应该还没有毕业吧,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去阿兰的公司上班,一定给你最优厚的待遇!

  话语中的凌厉,我还是听了出来,我苦笑着摆了摆手,然后说不用了,哪家公司对我挺好的,我们都已经签了合同了,今天叫兰姐出来只是喝个酒道个别。

  那我也做下来,咱们一起给你送个行吧!

  兰姐老公的一句话,直接将我噎住了,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