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我瞅了瞅旁边的床铺,竟然一个人都没有,然后我一下就坐起来了,这几个家伙不会是上课去了吧?

  给超子打了个电话,然后他说在餐厅吃饭,说刚才喊我一直喊不起来,所以他们几个就先去了,还说一会给我带回点饭菜来,然后我就挂了电话。

  头还是一阵阵的发晕,我知道自己昨天喝的确实不少,然后我就想起了昨晚将我送回来的那个人,最后说那句话的那个声音。

  虽然记得不大清楚,但我还是有一点意识的,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兰姐,这种状态下能够找到我,还把我带回来的,也就只有她了。

  想到这我就给兰姐发了个信息,我问是不是她把我带回来的。

  迟迟没有回复,兰姐不知道干什么了,我等了有十分钟,手机屏幕还是没有亮起来,然后我就将手机放在一旁,摆成一个大字躺在了床上。

  本来我是想与兰姐就这样结束了的,但心里的感觉却是没有欺骗自己,我真的做不到。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似乎已经习惯了和兰姐在一起的日子,就算有别的更漂亮的女人,但我一点胃口都提不起来,我根本没有那意思。

  琴姐给我说的话我还记在脑中,但我就只做不到,虽然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是看到兰姐之后,不管我下了多大的决心,最终都会土崩瓦解,我受不了兰姐伤心。

  那个木乃伊一样的男子的样子我还记得,我知道那是琴姐给我的一个警告,兰姐老公有多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我和兰姐在一起的话,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权势和钱真的是好东西,虽然有时候我也鄙视那也富二代的生活,但更多的是向往,他们所拥有的权利,比我们这些屌丝要多得多,他们应该也不会有这么多烦恼吧。

  心里烦躁,我点开了一首歌,一直很安静,听着这有旋律的节奏,我心情稍微舒畅了一点,但还是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再有一年的时间就要毕业了,到时候何去何从还是个问题,虽然琴姐说可以去她公司上班,但我没有那想法,要是留在这里,我与兰姐之间的关系一定还是断不了。

  但离开这座城市就能过上自己心满意足的生活吗?我不知道,我甚至不敢猜测,但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欠兰姐将近两万块钱了,虽然她没有放在心上,但我一直记得。

  做人不能忘本,当初兰姐将一万块钱交到我妈手中的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要还给她,这一点我一直记得,但现在似乎忘记了奋斗和努力。

  当初去岸岛咖啡厅做兼职,我就是为了让家里减轻一点负担,现在虽然真的没有跟家里要钱,但我对兰姐似乎形成了一种依赖,每当缺钱的时候,我想起的总是她。

  北京之旅,那次我去了什么都没有做,兰姐还给了我那么多钱,就好像我真的是被人包养了一样,现在一想那些钱,我真有些恶心。

  自己曾经很厌恶那样的人,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变得那么杂乱不堪,跟他们沦为路人了?

  这时候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我拿过手机一看是兰姐发来的短信,上面只有短短几个字,以后不要喝酒了。

  没有过多的话语,什么语气都没有,我不知道兰姐心中是怎么想的,或许她现在和我一样为难,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不知道接下来的路到底该怎么走。

  ,酷匠Ct网^首!m发◇)

  其实我知道兰姐也是喜欢我的,但我们之间的代沟却是巨大的,虽然我和兰姐可以不在乎,但放在其他人眼中,这就是一个笑柄了,放在兰姐老公眼中,我就是该死的小三。

  想到小三这个词,我自嘲的笑了起来,自己曾经多看不起小三啊,可这一年的时间,自己似乎被人骂了不止一遍。

  不管是兰姐还是王子溪,我都被人骂过,但我做错了吗?我一直尽着一个朋友的义务,我什么事都没有做,并不是没有机会,而是我没有那想法。

  吴磊曾经是我的兄弟,现在一想他这个人,我真恨自己当初怎么眼瞎跟他交朋友了,这种狗一样的人,不值得我放在心上。

  但与兰姐之间的关系,这才是最复杂的,兰姐要是没有结婚,我们之间或许还有一点希望,但现在看来,我们之间一点火花都看不见。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依恋兰姐什么,依恋她大姐姐一般的照顾,还是贪恋她手里的钱,还是真的喜欢她?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与兰姐之间的这种关系让我很难受。

  思来想去没有任何结果,最终我又躺在床上睡了起来,上午的阳光很刺眼,于是我将被子蒙在了头上,我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将所有事情都忘掉。

  但我睡不着,想给兰姐发短信,我又不知道说什么,翻着手机里的号码,我竟然不知道给谁打电话拉拉呱,好像与所有人之间的关系都变得冷淡了。

  当手指放在妈那里时,我停了下来,自从上了大学后,与家里人之间的联系就少了很多,每次几乎都是他们给我打电话我才跟他们说几句话,上了大学的我,与爸妈的关系好像渐渐圆了起来。

  于是我就给妈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后,妈那边传来一阵欣喜的声音,然后就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笑着说能出什么事啊,我就是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然后我妈就沉默了下来,虽然看不见妈脸上的表情,但我知道她是高兴地,因为远在他乡的儿子,给她去了一个电话。

  这通电话,我跟妈说了十分钟,这是我们打电话打得最久的一次,我能听出她高兴地心情,将电话挂断后,我躺在床上,没有了一点心思。

  拿着父母的钱出来,天天玩,竟混成了这般样子。

  我为他们伤心,我更为自己的不争气而伤心,都已经这么大了,这样颓废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又想找个工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