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兰姐就这样在路上走着,我发现我俩有些安静,我动了动了嘴唇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此时的自己词语极度匮乏,不知道说什么,而兰姐也没有说话。

  夜有点黑,旁边的路上呼啸地穿过一辆又一辆打着灯光的汽车,头顶上的星星在闪烁,路灯下的光芒印出了我们的影子。

  空气的味道很淡,淡的有点发愁。

  网吧那离我住的地方并不远,而我希望这是条没有尽头的路,但事实不遂我愿,到了我住的那里,兰姐停下了步伐,她转头对我道,到了。我恩了一声点了点头。我说要不进去坐坐?兰姐微笑地摇了摇头,她说时间不早了,我还是回去了吧。我眼睛里刚绽放出的短暂希望又瞬间熄灭,我尴尬地笑了笑说,也好,我那地方被我弄得像狗窝一样,你去了还没地方坐。兰姐说你别误会,我今天有点困了,想要早点回家睡觉,还有那你明天自己收拾一下吧,男孩子还是要干净点为好。我笑着噢了一声。兰姐说你快进去吧,别太熬夜了,男孩子熬夜太晚对身体也不好。我又噢了一声。兰姐微笑道,晚安。随即转身离去,只在路灯下留个我一道越拉越长的影子。

  我静静地站在那,直到看不见兰姐的身影,我才点燃一根香烟,转身走向屋子里。

  我的坐在床上发了一下呆,直到香烟燃尽,烟火烫到了我的手指。

  我扔掉了烟蒂,拿起手机给兰姐发条短信,我问,到家了吗?五分钟后,兰姐没有回复。我拿起衣服去洗澡,洗完澡后,我拿起手机看了看,兰姐终于回复了,她说刚刚到,我要睡觉了,你也尽快睡吧,晚安。看完后我也回复晚安,随即我把手机扔在床上,双手枕着胳膊看着天花板发着呆,我知道兰姐是不会回复短信的。

  然后我睡着了。

  本来我以为那次网吧拥抱会增加我和兰姐之间的感情,拉近我俩彼此的距离。

  看K=正U版◎$章;w节Le上Rj酷y匠i网0

  然而事实告诉我,我想多了。

  自从那晚之后,兰姐再也没来找过我,发短信过去,她只是回复了噢,嗯,这些简单的语气词。我有些生气地问她究竟又怎么了?她没回话。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很想问她既然现在不怎么理我,为什么那晚偏偏过来找我?又让我自作多情?

  然而我没有问出口。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女人更是奇怪的让男人琢磨不透。

  接下来的几天我在打游戏中度过,还是那家网吧,不过兰姐没再来找过我。

  也许当时她来找我只是情感上的一种冲动,只是心中的一点不舍,而现在她恢复理智了,自然分清现实状况。

  而我也没去找她,因为我知道兰姐老公应该回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出租屋里浑浑噩噩中度过。

  过了几天后,我知道这个暑假我不能就这样度过,因为我是没有资本挥霍日子的人。我想找份工作来充实自己,提起工作,我想到了琴姐的公司,随即我打消了这个念头,我想自己找工作,因为工作不好找,即便找到工资也许没有琴姐公司开得高,但我想要证明字,也对,是到自己闯荡的时候了。这期间,阿超闲得无聊打电话给我,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他,阿超笑道想法是好的,不过,别被人骗得连裤头都没了啊!我无语。然后他说,你想过你的以后吗?我点了点头说说想过,我告诉他过几天我就参加招聘会去,找个公司先实习着,然后慢慢发展,然后好的话,再弄些资金自己单干。阿超说那你还想得真美,我笑道我本来就比你美。

  后来,几天后,我去参加招聘会。那个时候,是这个城市举办的最大的一次招聘会。我是打的去的,去的时候,推开门一看,天人山人海,不只是这座城市几所高校的学生,甚至省内的其他几个城市以及邻省、南京一些的毕业生很多也过来了。那场景,我相信参加过的兄弟姐们都不会忘记。每个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手中那些设计精美的A4纸上。有的简历厚厚的好几页,甚至封面什么的一应俱全,还带人生格言的,有的干脆就简单的一张纸,但是清晰明了,也不错。上下两层的展厅,大大小小的企业N多,刚进去时,我不禁,感叹这么多公司,这么多就业岗位,谁说大学生就业压力大,这不机会也挺多的吗?不过我还不是大学生,还是有案底的人,我心里很忐忑,不敢太奢望。可是越往里走,我的心越凉,像所谓的马鞍山的那些大公司,通用、万华、斗山、富士康之类的,展台前面的人,里三层外三层,挤得头破血流,这些公司的HR人员一个个恨不得和章鱼一样多长几只手,忙的满头大汗,一些小公司,名不见经传的,展台前面几乎门可罗雀,连上去问的都没有。

  看着大家那争先恐后、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忽然很厌恶,感觉自己好像游离在这些同学之外了。后来,我还是把自己那几份简历投给了几个小公司,因为我也没打算干多久,只不过想先锻炼锻炼,然后当个跳板罢了,毕竟我只是想证明我自己而已。然后,就是面试,等通知。

  再然后我竟然被一家小公司录用了,这让我有点始料不及,很高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