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姐看见我没理她,喊我的声音更大了。弄得网吧都听见了,全都看着我。

  我惊不住别人的目光,随即目光朝兰姐看去,铁着脸离开座位,向她走去。我站在她面前道,你来干什么,有事,等下再说!

  不行。兰姐拽着我的衣服,一直把我拉出了网吧,拉到旁边墙角的拐处道,今天必须把事情说清楚,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发短信也不回,刚才喊你是你真没听见,还是假装没听见?

  我挣开了兰姐的手,没敢看她的眼睛,假装不在意地道,没什么而已。

  “没什么?今天你必须给我说清楚!”兰姐生气了,眼睛睁得大大看着我,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眼神里的怒火。

  我心里顿时一揪,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过分了点,我没敢看兰姐的眼睛,眼睛朝上,看着外面的天。

  有人说吃醋的女生是很可怕的,有时吃醋的男生比女生还要厉害。

  兰姐看我没说话,气得跺着脚道,哑巴啦?说话呀!

  更√新最)A快上‘酷:匠网G!

  我转头看着兰姐,我说兰姐,你老公回来了嘛?兰姐愣了一下没想到我问这个,她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噢了一声,然后转身,一脚踏在网吧门口,准备走进去。兰姐在我身后拽了我一下衣服,她说你干什么去?我没回头,我说没干嘛,我去上网打游戏,你回家吧。兰姐愣了一下,她说我回家干嘛?我心里有些不忍,但还是说出口道,你回家找你老公吧。说完我另一只脚也踏进了网吧。

  我感觉网吧有不少人看着我,他们低着头窃窃私语着。我昂着头走了进去,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脸皮变厚了,我不在乎了。

  是的,有些事情你放心了,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可是我真得放下来了嘛?

  人有时候明明可以不那么累,可偏偏让自己活得那么累。

  我刚坐在自己原先那台机子上,我突然发现身后有个身影,回头一看兰姐竟然跟着我走了进来,然后她站在我身后静静地看着我,我回头问道,兰姐你跟进来干嘛?兰姐说这网吧时你家开了?我摇了摇头。兰姐说那不就行了,我在哪你管着着嘛。说着兰姐就坐在了我旁边,开了一台机子准备上网。我无奈道,兰姐你别闹了,真像个小孩子一样。兰姐看着我说你这是嫌我老?我嘴唇动了动没说话。

  兰姐问胡卫,你是不是真打算不和我联系了?我眼睛静静的盯着电脑屏幕,手指敲打着键盘没有说话。兰姐打了我一下手臂问道说话啊!我转头看着她,我说是你不准备和我联系可好?兰姐呆滞了一下,她嘴唇动了动,弱弱道,你知道,我是有苦衷的。我说我知道啊,我就是知道你有苦衷,所以现在和你保持一些距离。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微微刺痛一下,我和兰姐此时离得很近,她看着我,我看着她,我的脸颊可以感受到她的呼吸,但我俩之间的距离又似乎很远,远到我永远也赶不上拥抱她的距离。

  兰姐这时候的眼睛有些湿润,我问兰姐你哭了?兰姐低着头微微摇了摇头,她用右手的指腹轻轻地刮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她说这不怪你,这怪我,怪我当初为什么要送你一程,怪我自己。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许多,但久久得不到答案,看着面前的兰姐,我问兰姐你当初为什么要送我去咖啡馆,难道仅仅因为你溅了我一身水作赔偿?

  兰姐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的感觉,最终她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然后她突然张开双臂抱着我。

  我一愣,头脑暂时短路没有反应过来,但我也没有推开她。

  似乎我很享受这个拥抱。

  于是,在网吧里,在众目睽睽之下。

  兰姐紧紧地抱着我。

  我也抱着她。

  抱了三分钟后,大概周围的目光太炽热了,我松开了兰姐,然后我握着兰姐的手走出了网吧。

  然后,我俩就这样站在网吧门口,再次拥抱,风吹着,路灯下的灯光撒了一片。

  兰姐突然问我,你昨天去哪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我说,我去看一个人。

  兰姐说谁?

  我说你不认识。

  兰姐问男的女的?

  我说女的。

  兰姐眼睛紧紧地看着我,没再追问。她开口说,那你怎么没来看我?

  我说我有去看你的。

  兰姐说骗人,我怎么没看见你?

  我说我看见你,你没看见我而已。

  兰姐说那我当时在干吗?

  我说你在吃饭。

  兰姐一愣,说我当时在哪吃饭?

  我说你家小区旁边的美食街上,你和那一个男的。

  兰姐听了沉默了一会儿道,所以你离开后不想和我联系,怀疑我和男的有什么关系对不?

  我没有丝毫犹豫点了点头。

  兰姐笑着说你这是吃醋了?我也笑了笑。

  随即,两个人同时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我开口道,那个男的是谁?我直奔主题。

  兰姐道,刚才和你说了是朋友。

  就是简单的普通朋友,我问道。

  兰姐点了点头说是的,我笑着说好的。

  我没有丝毫怀疑什么,有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很重要。

  然后兰姐说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我说这儿离我那不远,我走回去吧。兰姐说那好,我陪你一起走,我说那你车怎么办?兰姐说你傻啊,以为是自行车啊,放在这又不会被偷。我笑着说我是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