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自己有点困,打了声哈欠,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回去,可是一想到回去自己只能一个人孤独地待在那冰冷的小屋里,我就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现在的心有点空空的,可是身边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于是我继续待在网吧里虚度着,我在磨时间。

  重新打开穿越火线页面,玩了会儿游戏,我手臂都有点酸了。这是我旁边来个妹子,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她正在看韩剧《花样男子》,是当红韩星李敏镐主演的。现在大多数女孩都喜欢看韩剧,疯狂迷恋着里面的男主角,造成了一系列的追星闹剧。对此,我表示很无语,中国有许多男人比那些棒子明星帅多了,而且是纯天然的,至于有那么饥渴吗?

  又玩了一局游戏,是单挑战,我把对方虐得菊花都给爆了。他还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说他刚才电脑有点卡,那局不算,要和我再来一局。我顿时感到有点好笑,就你这烂技术,两个你也不够我虐。回复说有事,下次再玩,直接退出游戏了。

  退出游戏页面,有些无聊,伸个懒腰后,搜搜了下视频。看了芒果台最新一期的《天天向上》,且娱且乐,汪涵睿智,幽默,学识渊博,欧弟也很搞笑,整个主持群都很棒,我看的捧腹大笑,只是笑着笑着然后自己又不笑了。

  看了一会儿,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无聊了,然后我关了电脑,下了机。

  走出网吧,抬起头,天灰蒙蒙的,下雨了,伸出手掌,雨点触碰到掌心,微凉。

  我回到了出租屋,躺在床上,我的眼皮在直打架,看着上面的天花板,我觉得越来越模糊,然后我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中午了,肚子有点饿,我不想吃饭,也懒得下床,我就和白开水,是早上回来就倒好的白开水,已经凉了,我喝着喝着然后喝多了,肚子涨着了,然后我吐了,吐完之后我抬头看着外面,我眼神迷茫着。

  都说雨后的天气是晴朗的,阳光很灿烂,可是我的心情依旧灰蒙蒙的。

  我打不起精神来。

  喝再多凉开水,我也要吃饭,出去找一家小饭馆吃饭的时候,我收到了兰姐的一条短信,她说好好照顾你自己吧。简简单单只有八个字。我紧紧地盯着这八个字出着神,我回复了好的,你也是。然后手机没再响起,兰姐没再回复。

  晚上我去酒吧,喝了点酒,最后我还是喝多了,喝醉了后,我走出酒吧,对着夜空大喊大叫。

  摇摇晃晃地乱摆着身子,路上有人骂我是疯子。

  我笑了笑然后一脚踢翻路旁一个垃圾桶,抬起头看着夜空,星星在眨眼,原来早上下雨,晚上的星星也很亮。

  第二天我依旧到了中午才醒,摸了摸昏昏沉沉的脑门,我突然很想见兰姐,我不清楚她老公回来了没,总之我就很想见她。于是我想着想着就行动起来,我没打电话给兰姐,我直接去她家。

  为了防止兰姐老公回来,他开门认出我,我买了一顶鸭舌帽带在头上,我只知道我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很幼稚。

  也许我就是这样傻逼的一个人。

  下了出租车,我低着头,压低了帽檐,避开了人流,尽量走小道,走向兰姐家房子的位置。

  来到了兰姐家房子门口,我按响了门铃。

  三分钟后,里面没有响动,无人回应。

  我疑惑地再次按响了门铃,兰姐依旧没来开门。

  我拍了拍门,喊道兰姐。

  屋内没有声音。

  也许兰姐不在家里。

  我低着头,下了楼,走出了小区。

  花园小区的旁边就是条美食街,我打算过去看看,也许兰姐就在那吃饭。

  还算运气好,找了没几分钟呢,就在一家小饭店里,看见了兰姐,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不过让我惊讶的,兰姐的对面坐着个男的,兰姐还和他说话,看来他俩认识。

  我心里一揪。

  那个男的坐着我看不清身高,但看着侧脸长得挺帅的,至少比我帅,年龄和兰姐差不多大。不过我不认识,更不可能是兰姐老公,我不知道他俩是什么关系。

  我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

  但我的双腿犹如灌了铅一样,我迈不动,我不能过去。

  说实话我很生气,我生气兰姐为什么不找我,不回复我短信,还陪一个陌生男的吃饭。如果找我是怕她引起她老公怀疑,那现在这个陌生男子呢?

  其实在爱情面前,一个男的比一个女的更容易吃醋。

  特别是一个情商不高的爱情白痴。

  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把兰姐留在身后,我走了。

  只留个背影给兰姐。

  第二天晚上,我在出租屋里,我的手机响起,我看了看屏幕,是兰姐的号码,放拿着方向盘,闭着眼深呼吸了一口气,终究按下了拒听键。我的内心告诉我,我想听听兰姐的声音,但我还是骗不了我自己,我想长痛还不如短痛。

  兰姐不在属于我了。

  她有了老公,她有自己的生活。

  而我呢?呵呵,一无所有,我给不了兰姐一切,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

  与其苦苦煎熬,不如早日放手。

  这是我想了一个晚上才想明白的道理,只是我的心有点痛。

  +酷匠网永久`0免*{费y*看小说\◎

  没过多久,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兰姐再次打了过来,我心里有些烦闷,右手托着额头,再次按下了拒听键。当兰姐第三次打过来的时候,我的心里顿时窜起了无名之火,狠狠地再次拒听了。

  然后,兰姐没有再打了来。而是发了一条条短信,她道:“胡卫,在不?”

  “胡卫,怎么不接我听话?”

  “你怎么了?”

  “快接电话啊!”

  ......最后我关了机。

  于是第二天,我去网吧上网,一个女的在我旁边路过,我一看是兰姐,我愣住了。

  她也看见我,站在那,她的眼睛有点红,她的头发有点乱,好像一夜没睡觉。

  而我没有理她。

  也许,我只是想用这种行为刺激一下她而已。

  呵呵,这就是一个在爱情中受伤的男人仅有一点可笑的报复心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