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姐说你过来吧,来我公司,我有些话对你说。说完她就挂了电话。我拿着手机愣了一下,我的脑海里仍旧回荡着琴姐之前说的那句话,兰姐老公回来了!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兰姐昨晚才对我有了些变化?就因为她老公回来了,兰姐才疏远了我,才让我走?

  我心里突然有种疼痛感,难道从此以后我和兰姐都要形同陌路,慢慢地疏远了彼此?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我掏出了手机给兰姐打电话,电话通了,可是兰姐却没有接听,兰姐是故意不接,还是没听见?

  我的脑海里出现了无数条猜测,然后我心里一痛。

  我放下手机,坐车去了琴姐的公司,几个月没来了,走进这里,感觉有些熟悉却又有点陌生。我按照记忆的路线走到了琴姐的办公司,出于礼貌,我站在门口敲了一下门,琴姐说请进。我推开门走了进去。琴姐看着我让我坐下,然后她抬头问我,胡卫,你即将大三了吧?我点了点头说是的。琴姐说毕业后想干什么?我没有说话,我是个没有多少主见的人,我也是个对未来没有多少计划的人,或者说我是个懒散的人。在没有遇见兰姐之前,我只想大学毕业好好找个工作,然后娶妻生子,安稳地过着一生,很平常也很幸福。而现在我脑海里满是兰姐。

  琴姐说这样吧,毕业后,你就来我公司工作,待遇从优,不用实习。我下意识说好的。琴姐说然后干几个月,熟悉之后,我就让你做部门经理。我说琴姐谢谢你。琴姐又说然后我再介绍个女朋友给你认识。这次我没说话。琴姐说着说着,她说胡卫,忘记她吧,你俩的相遇本来就是个错误,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这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她好。

  我抬头看着琴姐的眼睛,我说,琴姐,我忘不了。琴姐叹了口气,傻孩子,慢慢就会忘记的。我低着头没说话。

  走出琴姐的公司,我抬头看着天,天很蓝,但我却有种灰蒙蒙的感觉,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没有未接电话,兰姐没回拨过来,我突然心里一沉。

  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咬紧了牙关,我做出了个决定,我要去兰姐家找她。

  我打了辆出租车去兰姐的小区,下了车,我的心情和之前来这的心情完全不同,我的心情很沉重,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兰姐家的门口,我犹豫了一会儿,我咬了一下嘴唇,最终我拍了拍门。

  和我想象的不同,开门的不是兰姐,是一个男的开门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戴着眼镜,有点瘦,穿着睡衣,叼着雪茄,一副老板的模样。

  他长得有点帅,和我想象的商场上的能人不同,没有啤酒肚,很精干的样子。

  我知道他就是兰姐的老公,顿时被吓了一跳,差点说不出话来,他皱了下眉头问我,你是谁?说话的语音有点不清楚,看来是在国外待多的原因,说多了外语。

  (酷匠7网9.永I,久免费看小:*说

  这时我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她的声音,怎么了?她一边下楼一边扎头发,就在走下楼梯,头发扎好的时候,她看到了我,她被吓的定在了那里。

  一动不动,皱着眉头望着我。

  我看着兰姐,我突然想冲过去抱住她,但我没有,因为我还没有失去理智,我灵机一动,忙说,对不起,我走错门了。然后我又瞥了他身后的兰姐一眼,这次是我带着一股哀怨的眼神看着她,不过哀怨中夹杂着一股怒气,我承认我有点生气了。然后我下了楼,只留给兰姐一个背影。

  背影或许孤单,或许苍凉,或许是陌生的。我不知道兰姐的目光能在我背影上停留多久。

  下了楼,走出小区,外面突然起风了,风有点大,树叶在哗啦啦响动,我的头脑也在嗡嗡作响。

  或许我还没发现过来,或许我还不愿意相信。

  总之,我的鼻子很酸,很酸。

  那天晚上,我昏昏沉沉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我躺在床上,我没有吃晚饭,我不饿,但我睡不着觉,我什么也不想做,我想睡觉,闭上眼,却没有困意。

  我突然很讨厌我这样的自己。

  半夜,我又给兰姐打了电话,手机关机。

  然后我抱着手机哭了。

  我知道我这样的自己很不男人。

  是的,连我也很鄙视我自己。

  三天后,琴姐打电话给我,她说你见到了阿兰的老公?我说是的,我的声音突然有些嘶哑。琴姐说你过来,我说什么事?琴姐说给你介绍个女孩,相亲。

  然后我思考了三十分钟后,我去了,不为什么,既然兰姐都不理我了,我又何必执着什么呢?

  呵呵,可笑。

  到了那餐厅,琴姐和一个女孩坐在那,那女孩长得不错,五官端正,于是我走了过去。本来是两个人的相亲小约会,却变成三个人的聚餐。三个人全都埋头,用筷子挑捡着食物,不说话。

  琴姐看着现场冷清的气氛,终于忍不住了,说道:“两位,我请你们来不是做木头人的,别光吃菜,聊聊行不?”然后我知道了那女孩叫苏安妮,很洋气的名字,像美国人。

  苏安妮长得挺漂亮的,留着齐刘海,精心打扮了一下,描了眉,画了唇,与素面朝天的琴姐,都分外养眼。

  于是,我抬起了头,碰巧苏安妮也抬起头,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我向她尴尬的笑了笑。

  我拿起筷子,向苏安妮夹了些菜。

  苏安妮害羞的抿着嘴说:“谢谢。但,我怕吃胖。”

  我一听,夹菜的手顿时停在半空中,楞住了,不知该放哪。

  琴姐看着眼前,笑了起来,指着苏安妮说:“安妮,那你刚才吃得是什么啊?”

  吃完饭后,琴姐拉着白浩和苏安妮去逛街,我知道她是想凑合我俩,也许为了她的好朋友兰姐,也许真心为我着想。琴姐感觉很兴奋,和苏安妮逛了一家又一家,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嘻嘻哈哈的说些什么。我跟在她们身后,拎着包裹。

  时间在脚步中渐渐流失。夕阳的余辉挥洒在大街上,映射出一抹金色,在一家门口的镜子反射下,亮的闪了我的眼睛。

  在里面我突然看见了兰姐的身影,她在美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