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姐听了我的话愣了一下,她看着我没有说话。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前走了一步,兰姐却向后退了一小步,我不知道兰姐为什么这样,看着兰姐,我愣住了。

  兰姐感觉有些尴尬,她向左走了几步,拿起她的小包,从包里掏出一沓红色钞票,兰姐把钱递给我,我疑惑地问道,兰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兰姐说,这是你上次和去北京的报酬,你应得的。我连忙摆手说我不要。兰姐说你傻啊,这是你的提成,你的工资,又不是白给你的,快拿着。我说你上次不是说由于对方降价,所以赚不了多少钱吗?兰姐说你不懂,即便赚不了多少钱,但公司得到的利润对你依旧是个天文数字。于是在兰姐的坚持下,我只好拿了兰姐给的钱,用手掂量了一下,大约一万块钱。

  这也许对兰姐来说不算什么,对我而言却是个不小的数目。

  兰姐看了我收下钱,我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她突然问我渴不渴,我说不渴,她就哦了一声,然后没说话,两人又彼此陷入了沉默。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兰姐今天似乎发生了一丝变化,我俩之间似乎有了层隔膜。

  过了一会儿,兰姐突然对我说,胡卫,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我听了顿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我以前来兰姐家,即使在夜晚,兰姐都从来没开口让我走,而刚才她竟然对我下了逐客令,兰姐今天到底怎么了?

  说实话我现在突然有些生气,有点还未进入社会的小男生性格,刚才我要抱一下兰姐,被她拒绝了,而且现在她竟然下了逐客令。我气道,兰姐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赶我走?

  兰姐眼神犹豫了一下,她没敢看我的眼睛,她没说话。

  她这是默认了?

  我更加生气了,我说好,兰姐我走了。我拿起自己的背包,刚走了几步,然后又回过身,我把身上那兰姐给我的苹果手机拿出来,把手机卡下下来,我把手机扔到沙发说,北京去过了,当初我也说了回来我就把这些还给你。兰姐说你这是闹什么脾气,我买来就是给你的,你拿着。我说我不要,衣服鞋子过几天我也给你,说完我觉得还不解气,又把兰姐刚才给我的一万块钱也扔到沙发上,我说这钱我也不要。然后我就走拿着背包向门口走去,虽然只是几步距离,但我走得很慢,我在心底里还是希望兰姐拦住我,然后让我别走,可是她没有。

  虽然我没有回头,但我感觉兰姐的身体似乎在挣扎,她伸出了右手但又立马收了回去,最终她还是没有拦我,我走出了兰姐的家。

  我站在兰姐的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气,下了楼,走到小区门口,我回头看了一下,兰姐似乎站在她家窗口看着我,很模糊的影子。

  我打了辆出租车回到了租住的房子,我放下背包,睡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发着呆。然后我翻滚了一下身体,我把手机卡放进了以前的oppo手机里,开了机,我看到了未接电话的显示,我以为是兰姐的,立马看了一下号码,结果不是,是阿超。

  D看'}正g{版!章4C节(上酷匠=网

  我不知道阿超打电话来干什么,不过我还是回拨了过去,阿超问我回老家没?我说没,留在市里兼职找工作。阿超说那你好好工作吧,等开学时一定要好好请我们吃一顿,我说好的。然后我又跟阿超闲聊了几句,阿超说他应该提前去学校,到时候没地方住,就住我这,我说没问题。然后聊了几句话,就挂了。挂完电话后,我看着手机屏幕,突然想给兰姐打电话,从电话本里找到了兰姐的号码,我却最终没有拨过去。

  说实话,那个时候我终究还是个不懂事的小男生,心里还是对兰姐有些小生气,却没有好好思考一下,兰姐为什么有这些变化。

  吃过晚饭后,闲得无聊而且心里有些郁闷,我去了酒吧,一个人,几瓶啤酒,我孤独地喝着,然后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扰得我一阵烦躁,顺手拿起手机准备关机。当我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是阿欣的号码时,我愣了一下,头脑也清醒了,按下了接听健。电话那头没有声音,于是,我喊了声:“阿欣?”过了一会儿,阿欣才“嗯”了一声。声音有点沙哑,带点哭呛的说:“胡卫,他走了。”

  “他走了?”我心里一阵惊疑。“谁走了?”

  “阿杰他走了!”阿欣说。

  原来阿欣和王杰并没有彻底分手,王杰在我去北京这段时间,又重新回来找阿欣,要和她和好,结果阿欣心软,在王杰的苦苦哀求下终于点头答应了,然后他俩同居了。这件事阿欣开始并没有告诉我,她怕我看不起她。

  也对,当初她要是我告诉了我,我也会骂她,而现在我想骂她,只不过不忍心骂出口。

  因为阿欣的哭声很惨。

  我说:“你俩既然又重新好了,就好好在一起吧,好好过日子吧。”

  没想到,我话音刚说出口,阿欣就大叫道:“他是个骗子,骗子!”

  “骗子?”我疑惑了。

  于是阿欣在哭泣中继续说出来事情的经过。在一起后,阿欣相信他,因为阿欣还爱着他,可是没想到王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还是痴赌,只不过偷偷瞒着阿欣,前天晚上他趁着阿欣去上班,偷走了阿欣所有的积蓄,然后跑了。

  他骗了阿欣的钱,更骗了阿欣的心。

  听到这里我狠狠地捏着手机,我有个冲动,我想跑过去把王杰狠狠地揍了一顿。这种渣男不配成为男人!

  阿欣的哭声越来越大,嗓子也越来越撕哑。听得我一阵心痛,却不知道怎么来安慰,只能在电话那头沉默着。过了一会儿,阿欣平稳了下情绪说:“胡卫,我想回家,我想离开这里,这里曾经有过他的记忆,我不想看见这里的一切,我想忘记他,忘记和他有关的一切…”

  听到阿欣的话,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可以在电话里听见了她在小声的哭泣,声音压在嗓子里“呜呜呜”的声响。我想了想,对着电话说:“阿欣,你先在那请几天假,休息几天,这几天晚上不要去上班了,不要乱想。我现在就去看你,好吗?”

  阿欣嗯了一声,声音很轻也很弱,弱得我心疼。

  然后我挂了电话,走出酒吧,打了辆出租车去了阿欣住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