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六 回家

  我愣愣地看着兰姐,她睁着眼睛,眼神有些迷离,似醉非醉,我说兰姐你喝醉了,睡觉吧。没想到兰姐硬是说她没喝醉。我站在床前看着像蛇一样躺在床上的兰姐,是的,兰姐像是一条蛇,她的身子骨很软。虽然天气很热,但为了避免兰姐着凉,我俯身刚准备给兰姐盖上一条床单,兰姐突然拉住我的手,于是我重心不稳,前身向前倾斜,我压在兰姐身上,我俩脸对着脸,就差嘴对着嘴了。

  如此亲密的接触,是我和所有的女人都从未拥有过的,我的脸上的毛孔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兰姐的呼吸,很热,也很暧昧。

  然后兰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我,就在我刚准备起身的时候,兰姐硬是按住了我,然后她吻了我。是的,这是我第二次被兰姐强吻了。

  虽然我内心很享受这个吻,但毕竟现在兰姐是喝醉了,她神智有点不清楚,我不想趁人之危,所以我的嘴唇脱离了兰姐的嘴唇,我说兰姐,这样不好吧?

  兰姐没说话,依旧寻找我的嘴唇,然后贴近,继续吻我。

  话说英雄莫入温柔乡,因为容易沉迷。我不是英雄,所以我渐渐的失去抵抗,说是抵抗其实有点好笑,只是我心里那莫名的道德素质在作祟,而那所谓的道德素质只是占百分之十一点一,而我心里的情愿占百分之八十八点九。

  就这样,我闭着眼很享受兰姐这个吻,我感觉我心跳在加速,就在我渐渐沉迷的时候,突然兰姐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我睁开眼睛,兰姐睡了。

  兰姐闭上眼睛,已经入眠了,我可以听到她那微小的呼噜声,很小,也很可爱。

  我站起身来,想到刚才的事情,我有点尴尬,但摸了摸下自己的嘴唇,心里还是笑着摇了摇头,我再次俯身为兰姐盖上被单,然后我走出兰姐房间,睡在沙发上。

  那一晚,我睡在沙发上,兰姐睡在床上,我俩只有一墙之隔,但我睡得很安分。

  我知道自己不是卑鄙小人,所以我做不出来那种事。

  那种众人很期待的事情。

  第二天,我醒来我发现自己的身上多了件被单,是我昨晚为兰姐盖上的那条。

  那条被单是红色的,上面有好多颗心心。

  第二天中午,兰姐和那个领头男签约了,签约很顺利,只不过那领头男看兰姐的眼神不在那么赤裸裸的猥琐了,有点收敛。签约完了后,领头男笑道,很期待和兰总的下次合作。兰姐说我也很期待。然后我们一起去吃饭,还是那家酒店,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也还是那件包厢,我们所坐的位置也是相同的。只不过这次劝酒没那么凶,都规规矩矩地喝着,兰姐只喝了几杯,而我一杯没喝,因为没人敬我酒,我也没为兰姐挡酒。

  吃完饭后,这次是兰姐付钱的,领头男说不让,非自己要付钱,结果他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只是嘴里说说而已,然后兰姐微笑地自己付钱了。

  走出酒店后,领头男照旧说要请我们去ktv玩,唱唱歌,联络一下感情,好下次继续合作。我没说话,不过兰姐笑着拒绝了。回去的路上我有点不懂,我问兰姐为什么不去唱歌,兰姐说你想唱歌?我说不是,你现在又没喝醉,而且是大半天的,他们又不敢乱来,唱唱歌熟悉一下,以后也好合作啊。兰姐听了笑了一下,只不过她笑得有些冷,她说下次合作?不可能了。我疑惑地问为什么?兰姐说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爽快的签约了吗?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兰姐说他找借口,把价格压低了,而我无可奈何,只好签约了。我顿时感觉领头男很卑鄙,我问兰姐那样还能赚钱不?兰姐说赚一点,不多。我噢了一声,然后没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我无能无力。

  因为提早签约成功,兰姐说要带我在北京好好玩一下,去长城看一看,我欣然答应了。没想到第二天,我接到了我妈妈打来的电话说我姥爷得病去世了,过几天火化,让我赶紧回家一趟。姥爷生前待我挺好的,所以听到这个消息我愣了一下,我和兰姐说,兰姐说这事耽误不得,你快回去吧。于是我自己一个人回去了,兰姐让我坐飞机,我没答应,自己坐了火车。

  在火车上,我回忆了姥爷生前的点点滴滴,我很想问自己,你怕死吗?

  呵呵,这个问题有点白痴。

  我爷爷去世的那年,我才十岁,所以我不太懂。

  不懂生离,也不懂死别。

  那天的天气很好,阳光很耀眼,我放学回到家,他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

  咳嗽着,喘气着,说不上话来。

  他眼巴巴地看着我,眼神中流露着疼爱和不舍,而我也看着他。

  爸妈在床边服侍着他,招呼着我过去,然后偷偷地告诉我,爷爷快不行了,让我过去让他多看我几眼,多和他说说话。

  而那个时候,我伫步不前,愣愣地看着我的爷爷没有说话。

  说实话,我当时心里有些害怕。

  哈哈,我这个孬种比女人还胆小。

  然后第二天,爷爷就走了。

  uT更R-新‘《最LV快X上◎Z酷匠网i

  悄悄地就这样走了,没带走我一句安慰的话,也没带走我的懵懂。

  送火葬场那天,天气也是很好,很热,我记得穿得是一件长袖衫,然后大姑大姨等等亲戚全都一一到来。

  尸体临烧的时候,按习俗,跟死者血缘关系最亲密的几个人要围绕着尸体转一圈,看亲人的最后一眼。

  一圈未完,我爸我妈都哭了,我奶奶哭得声音最大,随后我也跟着后面哭了。

  然后走得时候,我表姐取笑我,说我是看着别人哭自己才哭的。是的,我是在跟风,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呵呵。

  然后我看着火车外面,所有的树木都往后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亲情、友情还有爱情也在一点点流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