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没参加过之类的饭局,所以我不知道竟然这么无聊,我安稳地坐在兰姐旁边,他们没动筷子,我也不敢动筷子,眼睛看着饭桌子上的美味,硬是咽下了几次口水。然后我竖起耳朵,听着那领头男吹着牛皮,他说自己在北京混得有多么好,哪个某某区的派出所所长是他的好哥们,哪个个某某工商管理局的局长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哪个哪个政府机关的大人物又与他什么关系。听到这里,我心里有些不屑,牛皮谁都会吹,就看你头顶上有几头牛在飞,我想问你既然这么牛叉,你怎么不上春晚呢?

  不过我没问,因为他至少比我牛叉。

  吹过牛皮后,终于动筷子了,我刚用筷子夹了一块鱼肉吃了起来,对面的那领头男就举着酒杯对兰姐说,兰总,咱们走一个。兰姐微笑地说,陈总,不好意思,我不太会喝酒,要不我以橙汁带酒吧?兰姐话刚说完,明事理的我立即拧开一瓶橙汁的瓶盖,给兰姐倒上一杯橙汁。领头男一看,他脸上不乐意了,我感觉他瞪了我一眼,意思说我多管闲事,然后他笑着对兰姐说兰总,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光喝橙汁有什么意思,哪有谈生意不喝酒的呢,你既然不能喝,那就少喝点行不?这样吧,我先走一个,你随意。说着领头男就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还得瑟的把杯口朝下,意思是看我一口闷干了,一滴也没有。

  好家伙,刚才领头男那一席话的意思就是说,兰姐你既然要想和我谈生意,那就必须得喝酒,否则免谈。这话的确够毒的,知道兰姐的软肋,立即把她逼到墙角,让兰姐不喝也得喝。于是兰姐只好又朝另一个杯子倒了一点酒,举起酒杯说,陈总好酒量,我佩服,不过我真得不太能喝酒,就少喝点。领头男这个时候做好人,大手一挥,大度道,兰姐别认真,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于是兰姐轻轻地抿了一口。

  兰姐虽然只抿了一口,但我看见领头男突然别有用意地笑了一下,我知道坏了,兰姐这头一开,接下来应该挡不住了,果然彼此又谈了几句后,我看见领头男给旁边一个眼镜男眼神示意一下,眼镜男顿时心领神会了,他举起酒杯站起来,向兰姐敬酒,说兰总,第一次见面,我不多说先干一杯。说着他一口闷,闷完之后还没结束,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再次朝兰姐敬酒道,兰总,这一杯是我敬你的,希望我们合作愉快。说完又是一口闷。闷完两杯后,眼镜男脸不红心不跳,脸色正常的坐下,等待着兰姐的应付。

  人家都连喝两杯了,给足了兰姐的面子,而且还打着双方合作愉快的理由,兰姐要是不喝,实在有些不妥,于是又是轻抿了一口。接下来剩下那两男的齐上阵,又打着各种理由劝兰姐喝酒,兰姐不好拒绝,只好一一举杯。

  j酷匠g网o首Fu发》

  兰姐没给我使眼色,所以我不好替她挡酒,而且辛亏我知道兰姐的酒量还可以,所以不怎么着急。

  可是这事就这么完了?那我就是把那领头男想得太简单了。轮番敬酒过后,领头男突然和兰姐谈上了这次的合作,他们谈合作,我不好插嘴,说实话,从头到尾我根本没有说过一句话,因为我没有资格,我现在能和他们坐在一起喝酒吃饭,我感觉是领头男看着兰姐的面子上,赏饭给我吃。兰姐和领头男聊着聊着,然后领头男突然说要多加个订单,兰姐一听立马笑道,那多谢陈总了。领头男笑盈盈地看着兰姐,他说不谢,然后他又举杯闷了一口,说敬兰姐的。毕竟人家又加个订单,兰姐不好拒绝,只好硬着头皮喝着。兰姐喝酒的时候,我总感觉那领头男目光有些不对劲,我仔细一看,妈蛋,他那赤裸裸的目光正紧盯着兰姐的胸部,我顿时气急了,恨不得拿着酒杯朝他那张猥琐的脸上砸过去!

  接下来领头男又借机准备给兰姐敬酒时,这次我没顾兰姐有没有给我使眼神,我立马举起酒杯站起来,我说陈总,我们兰总最近身体不舒服,而且她真得不太能喝酒,所以这杯酒我替她代劳了吧。说完,我也一口闷,但喝得太急了,而且这白酒有点辣,顿时辣到了喉咙,我想大声咳嗽,但觉得丢不起这人,只好硬憋着。领头男的视线从兰姐的胸部移到我脸上,他的表情有点不高兴了,眼神似乎在对我说你算什么东西,但毕竟人在外面要做足面子,他笑了笑,只说了句后生可畏啊,于是也一口闷下去了,喝完之后,他把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接下来所有的给兰姐敬的酒,我都挡住了,一一接下去,喝在口中,辣在喉咙,却爽在心里。领头男他们一一瞪了我好几眼,气得差点额头冒烟,却又奈何不了我。兰姐偷偷地给了我个赞赏的目光。就在我以为饭局快结束的时候,对面那一直坐着没怎么说话的三十几岁左右的女子突然开口了,她举起酒杯说,不知道兰总年龄多大,不过看兰总那么年轻漂亮,肯定没我这个老大妈大,所以我就喊你一声妹子吧。妹子来,姐敬你一杯。说着那女的就向兰姐敬了满满一杯酒。女的和女的敬酒,我再挡酒可就真不够男人了,于是我只好无奈地坐着,看着兰姐和那女的你来我往的一杯接着一杯喝着。

  看样子那女的酒量不错,至少胜过兰姐,我感觉兰姐脸都喝红了,眼神有点迷离,但那女的还微笑地一口接着一口喝着酒,似乎没有一点醉意。看来那领头男是有备而来,带来的人全是能喝的人。

  我看兰姐实在不能喝了,就走到旁边阻止了兰姐,我对领头男说陈总,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领头男说别急啊,吃完饭我们再去唱唱歌啊。我说不了,我还是送兰总回去吧,她喝多了,兰总老公在酒店等她呢。领头男一听兰姐老公也来了,立刻就像泻了气的气球,他说这样啊,那你们就走吧,路上小心点。我说谢谢陈总今天的款待,说完我就扶兰姐回去了,饭钱都没付。

  反正兰姐都喝成这样了,肯定付不了钱,而我又不是傻子,也不会自己付钱。

  回到了酒店,我把兰姐放在床上,刚想喘口气,兰姐突然睁开双眼,她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我说,吻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