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她,我没想到在这能再次遇到她,阿欣一个人站在酒吧门口,她看着我,我看着她,她的头发有点长了,不过还是黑色。我眼神中充满了意外,我吞吞吐吐了一会儿,我小声地问,你怎么在这?回来了?阿欣笑了一下,还是和以前一样,她笑着说这里又不是你家,我怎么不能在这?我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阿欣回来没多久,她说她和王杰分手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笑了,只不过脸上带点苦涩。她说她现在在这酒吧上班,说到这里的时候她解释道,你可别误会,我这次和上次不一样,我只是个简单的酒吧服务员而已,端酒水的。我说很好啊,自食其力。我嗯了一声,笑了笑,仰起面孔,很灿烂。

  路面很冷清,只有路旁那散发淡淡光芒的路灯和几辆零零散散的汽车。一阵冷风吹过来,我感觉身上有点凉,就问阿欣冷吗?

  阿欣说你傻啊,夏天晚上还冷?我笑了笑没说话。

  我说那我送你回家吧?

  8酷mw匠hr网首发

  阿欣说:“好吧,我们打车吧。”

  我说:“别,我们走走吧。”

  阿欣说:“好。”

  其实我就想和阿欣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多待一会儿。

  阿欣住的地方离着也并不怎么远,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七拐八拐的,终于到了。

  她和其他的酒吧服务员一样,租的是民房,一间,一个月大概400-500的样子吧,站在阿欣所租的民房门口,我停住了脚步,说:“送到这,我就放心了,你回去吧,我就不上去了。”

  “怎么了,不上去坐坐么?”阿欣很诧异的看着我,我说:“太晚了,这样不好吧,”

  阿欣说没事,她说这个房间是和她一个姐妹合租的,她姐妹这几天有事回老家了,房间里现在就她一个人住。

  我说你一个人我更不能进去啦,大半夜的,孤男寡女的,说出去不好听。

  “管他干嘛,走,进去歇一会儿。”阿欣走上前,拿出钥匙,打开民房的防盗门,拉着我走了进去。

  踏进阿欣的家,就闻到一股霉味,民房的房间毕竟不能和小区里的房子相提并论,有了些年头,墙上刷得白漆,有的还潮了湿,脱了皮。但却收拾的很干净,东子放得很整齐,至少比我的房间干净。

  几件很"古老"的家具,一个很小的彩电,一台笔记本,梳妆台上摆放的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床头柜上有些零钱,一包未抽完的520烟,没有椅子。

  也许,这就是她的全部家当吧。

  一个弱女子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闯荡,举目无亲。其中的辛酸,不是我一个男的所能领会到的。

  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心情颇为尴尬,阿欣看出了我心思,微微一笑,说:“随便坐啊。”

  我看了看四周,尴尬道:“坐哪?”

  “坐床上呗。”

  “哦。”于是我很不蛋定的坐在了床边,阿欣从床底下拿出一个脸盆,又从衣柜里拿了内衣和睡衣,甩了句:“身上有点脏,我去洗澡了,等我,”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走出了房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民房的厕所应该有淋浴,看上去,这地也不算太烂么,我心想。

  阿欣洗澡去了,把我一个人留在了房间。

  咳咳,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就敢把一个男的带回家,然后自己一个人去洗澡?我挺佩服阿欣的胆量的!

  我闲的无聊,跟个小孩似的,四处张望,突然,在窗口挂着几条阿欣的蕾丝内裤,红色罩罩,黑色丝袜,我立马转移了视线,暗骂自己卑鄙,在看什么呢!

  阿欣洗完澡后,披着湿发走了出来,我看着她的样子,我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吐沫,还没等阿欣开口我就说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阿欣说刚坐下就回去啊?我点了点头说是的,刚才有人发短信给我,有事找我。阿欣问是不是你女朋友?我没回答,直接说了句晚安,就走了。

  我像逃一样,走出了阿欣的房间,我不知道自己怕什么?

  呵呵,可笑。

  我在附近随便找个宾馆住了下来,我躺在床上,就这样看着天花板,我发着呆。

  我想我要睡觉了,也许睡上一觉,一切都会好点。

  于是,我睡觉了。

  一觉醒来已经中午十一点了,睡了一觉,我感觉心情好多了,但还是有点郁闷。我翻转了下身子,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屏幕,我找到了兰姐的号码,我要给她打电话,我现在很想听她的声音。

  电话拨通后,没一会儿兰姐就接听了,那边声音有点嘈杂、有点热闹,她好像在外面。

  兰姐在那边“喂”了一声,说胡卫你打电话给我干嘛?

  我道,怎么了?我不能打你电话啊?

  兰姐听着笑道,哪有啊,说吧,有事?

  我说,没事,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她骂道,我声音有什么好听的啊,有病!

  我笑了笑问,你在哪啊?

  她说她在逛街。

  我说一个人啊?

  兰姐说不是,和朋友,兰姐还问我,你现在回去了不?我说没,然后说自己有事。还没等兰姐回答我就挂了电话。

  刚才我很想听兰姐声音,听到后我突然又心虚了,我忍不住想挂了电话。

  我到底再害怕什么?

  我现在突然想一个人静静,我想出去走走,我想离开这里,我想忘记这里的一切,我想忘记她,我想忘记过去的一些记忆...走,说走就走!我从床上爬了起来,下床时,我腿脚一软,险些跌倒。我站在地面上,看着宾馆里的一切,我虽然不知道我要去哪,但我知道,我要离开,我确定自己我要离开。

  我摸了摸自己的头脑,我没有发热。

  我从床上拿起手机,装进兜里,我拿出了皮包,看见银行卡和身份证都在里面,我取出钱包里所有的钱,数了数,有五张红票子,三十几块散钱,还有几个钢蹦子。

  我走到附近的银行,把银行卡插进ATM机里,查询了一下余额,ATM机屏幕显示,卡里还有523.2元。

  这五百多块钱还是兰姐上次给我剩下的钱,没想到现在成了急用。我自我嘲笑了一下,取出五百块钱。我把钱放在钱包里,然后又数了数里面的钱,十张红票子。

  呵呵,这一千块钱就是我现在全部的家当了。

  然后我走了,我走了一段路,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我迷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