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你还是那么幼稚

  我问琴姐难道木乃伊人要一直待在这里养伤,他家里人不管?琴姐苦笑了一下,她说他的家庭和你家庭情况差不多,都是农村出生的穷苦人,没有多余的钱给他治疗。而且他这种事要怎么说,说出来连他家里人会感到羞耻的。

  我转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木乃伊男,他那帅气的脸庞,他那空洞的眼神。这时我突然很想看看自己的模样,可惜这里没有镜子。

  那天晚上,琴姐开车带我回到市里,她请我吃饭,很简单的一顿饭,我没有说话,我的心情很糟糕,真得很糟糕。吃完饭后,琴姐说要不要送你去阿兰那里?我拒绝了,琴姐问那你住哪儿啊?我笑着说说大街上的宾馆多的是,随便找个地方住一晚都可以。琴姐叹了口气,她说胡卫,你别怪我给你压力,毕竟我是为你俩好,阿兰是我的好姐妹,你人也不错,我不希望你俩步入他们的后尘,我也不希望你俩受到什么伤害。我笑着说琴姐,我懂。只是我笑得有点苦涩。

  吃完饭后,琴姐说我多陪陪你吧,和你聊聊天。我笑着摇了摇头我说我希望自己一个人静静。琴姐看着我说好吧,有事就给她打打电话,我说好的,然后琴姐走了。我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小餐馆里,坐了一会儿,我走了,走在大街上,路上的路灯闪烁着光芒,车水马龙的,很是热闹,可是我的心里突然有种孤独的感觉,一种莫名的孤独感,好像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看正,x版#章节8$上$酷$匠网\

  是的,都与我无关,我本来就不属于这座城市,这个城市也没有一点东西属于我,我只是个流浪者。

  一个孤独的流浪者。

  然后我去了附近一家酒吧,虽然有了流感的影响,但是这家酒吧还是很热闹,喧闹声刺激着我的耳朵,人声鼎沸。我坐在卡座上,点了几瓶酒,我不喜欢喝洋酒,不喜欢那种辛辣味,我也不喜欢一个人喝得那么伶仃大醉,我只是想麻醉自己的神经,让自己感不到孤独。

  在我开了第二瓶啤酒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是兰姐,她问我这么晚怎么还不回来。辛亏兰姐没有在我喝多的情况下打给我电话,不然我还真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该如何回答。就在我沉默的时候兰姐继续问道,你那里有些吵闹,你在哪?我说我和朋友在酒吧玩,今晚就不回去了。兰姐问你那朋友是男的是女的?我说男的。我发现我现在真得变了,说谎话也说得理直气壮,脸不红心不跳了。兰姐噢了一声说那你慢慢玩吧,别玩得太晚,注意休息。我听着她的语气似乎有点不高兴,我没多说什么,就嗯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然后我继续喝着啤酒,是的,一个人孤独的喝着啤酒。这时我在想,要是现在还没放假都好啊,至少还有阿超大飞他们三个陪着我。

  想到这里,我又突然苦笑了一下,我这是不是特么的失恋了?

  人在突然很想喝酒的情况下是很容易失去理智的,只想把自己灌醉,还好我保持着一丝清醒的意识,就在我觉得自己再多喝一杯就要倒地不起的情况下,我毅然的走出酒吧,只是脚步有些不稳,身子有些摇晃。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凌晨的夜是寂静的,少了白天的那种气嚣,就连路上打着灯光的汽车,也少见得很少按了喇叭。

  酒吧门口里陆陆续续地走出一些喝多了的人。

  彼此勾肩搭背,笑笑闹闹的。

  有挺着啤酒肚说话一股官腔味的大金项链男,也有紧身黑丝袜的妖艳女郎。

  也不免有些男的趁着酒意,偷偷地吃了一下那些女的豆腐。那些女的发觉后,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笑笑,推了那男的一下,骂声色狼。

  只不过这一切还是与我无关。

  我站在街头点了根烟,一个人抽了起来,我抬头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这时我突然很讨厌黑夜,黑色的夜幕压抑着我很郁闷,有点有种很不爽的感觉,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刚刚才凌晨十二点,这个夜还有五个小时才亮。

  也就是说我还要寂寞五个小时。

  凉风吹袭着我的脸庞,我顿时清醒了许多,我突然很想去看电影,以前也去过一次,是和阿超他们一起去的。我又突然想到自己一次都没和兰姐两人去电影院看过电影,一次都没,想到这里我心里突然感到有些遗憾,但我还是猛甩了一下头,让自己不去想。

  没看过就没看过吧,以后会有机会去看的,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和兰姐。

  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啤酒肚男弯腰扶在我旁边的一个路灯杆子呕吐着,旁边还有个年轻女郎的搀扶,呕吐物很臭很恶心,一股刺鼻的恶心味冲击着我的鼻孔,还飞溅到我的鞋子上。

  本来我就不是什么多事的人,而且溅到我鞋子上的呕吐物不多,用纸巾擦拭一下就行,但今天我心情很糟糕,不知道触动了我哪根神经,我嘴里叼着烟,皱着眉头对啤酒肚男说,要吐就去别的地方吐吧,别弄脏了我的鞋子。

  那啤酒肚男仿佛喝得真挺多的,他听着我的话,醉眼熏熏地看着我,满嘴酒气道,我就在这里吐咋啦?

  看着他的样子,我的口气也强硬了起来。我道,你弄脏了我的鞋子,你在别的地方吐,我管不着,但你在我这吐,我就得管。

  啤酒肚男打了声酒嗝,开始发酒疯了,他摇摇晃晃地脱离那年轻女郎的搀扶,一巴掌拍在我的衣服,吼道,不就一辆破鞋子嘛,咋啦?告诉你,老子不仅有名牌鞋子,还有车,还是宝马的,下次老子开车非压瘪你不可。

  我去你买个表的,我顿时火了,脾气也上来了,看来这种人跟他讲道理是不行的,非得用拳头理论理论不可。

  那年轻女郎看情况有点不对劲,连忙搀扶着那啤酒肚男,掏出纸巾给他擦了擦嘴,对我说,帅哥别生气啊,他喝多了,头脑不清醒,我这就带他走。

  我说喝多了就回家休息吧,别在这丢人现眼的。

  年轻女郎忙道是是是,然后搀扶着啤酒肚男就走了,尽管那啤酒肚男不太愿意走,骂骂咧咧地说这小子挺狂的,要找人干我。

  不过还是被那年轻女郎拉走了。

  我看着他俩背影,自己傻笑了一下,然后我转过身,我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她说你还是那么幼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7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