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木乃伊人的故事

  我和琴姐走出了酒吧,琴姐让我上了她的车,她没有顺着车流走柏油马路,而是在下一个路口转了个弯,开向了市外。

  市外的交通不太方便,大部分是水泥路。只不过琴姐越开越偏,车子已经驶向了石子路。

  路面不稳,很颠簸,车身抖动。

  我忍不住问她准备带我们去哪?

  琴姐右手扶着方向盘,左手从兜里掏出香烟来,她嘴里叼了一根,她说等下就知道了。

  又不说目的地,和兰姐一样喜欢保持神秘。

  途中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是兰姐打过来的,兰姐问我怎么出去那么久,晚上还回去吃饭嘛?我抬头看了一下琴姐,琴姐轻轻地朝我摇了摇头,我拿着手机说应该不回去吃饭了,我和我朋友有点事,回去会晚点。兰姐问哪个朋友啊?我说你不认识。兰姐噢了一声,然后把电话挂了。

  于是开了一会儿,车子在郊区外的一家诊所门口停下。

  透过玻璃,我看着,这是间平房,水泥砌成的,看样子不太干净。灰色的水泥墙上,有人用白漆在上面写着村务医疗室五个漂亮的正楷大字。

  不错,这里的不远处是有一座小村庄,村庄不大,二三十户人家的样子,上面竖着长长的石砖烟囱,有的烟囱还冒着几缕青烟。

  嗯,看样子是到吃饭的时候了。

  我摸了摸肚子,它在叫。

  我和琴姐下了车,我疑惑地看着她,不知道她带我来这干什么,琴姐朝我撇了撇嘴,示意我进去。于是我俩向前走着,我刚掀开帘子,走了进去。就听见一阵咳嗽声,一个嘶哑的声音问道谁啊?然后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手里夹着一根烟,他看了琴姐一眼,笑道,你又来啦?

  琴姐看着他笑道,咋啦,我好心过来看看你啦。...还有,你这虽然不是医院,但好歹也是诊所,为病人着想,怎么能抽烟呢?小心罚款啊!

  哟,你还好心看我?鬼信啊,又是看他吧。而且这诊所就是我的,我想抽就抽,谁还敢罚我款啊?说着,那中年男的还使劲吸着一口烟,仿佛在吸冰毒似的,一脸爽样。

  听着那中年男人的话,我看着琴姐一眼,她经常来这?而且在这里还是看一个人?我有点疑惑,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透琴姐了!

  中年男的目光从琴姐身上转移,打量了我一眼,他指着我道这位是?

  琴姐走到我旁边,她拍着我的肩膀道,顺手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我头上的一片枯叶拿下,说这是我弟。

  酷匠√网@:正*《版n首*发◇E

  我心里一暖。

  他是你弟,亲弟?长得不像啊?那中年男的右手抖落了下烟灰道。

  你管着这干嘛,我说是我弟就是我弟。琴姐说着然后问他还好嘛?中年男子把目光从我身上转移说道,放心还好,能吃能喝,死不了。

  琴姐点了点头,然后带我走进了里屋,里面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木乃伊人,除了一张英俊的脸外,浑身上下缠满了纱布。看他那一刹那,我呆住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看着他那张眉目清秀的脸,我承认他很帅。中年男子拿了一个医疗箱出来,打开里面有一堆纱布、消炎水,小剪刀还有一些药品,他帮木乃伊人剪掉了一些纱布,换了点药。

  没一会儿,那木乃伊人醒了,他抬头看着屋顶,眼神有点空洞,他转头又看着琴姐,随即看了我一眼,琴姐问他感觉好点没?他抿着嘴唇,点了点头。琴姐问他饿了没,他摇了摇头。琴姐叹了口气说你好好的在这养养伤吧。这时,那木乃伊人突然张开嘴唇,他问她还好嘛?琴姐沉默了一会儿,说还好。他又问那男人打了她没?琴姐说我不知道,只知道她老公最近把她关在家里,不许她出来一步,连我见个面都不行。木乃伊人噢了一声,转头继续看着屋顶,我感觉有两颗泪珠从他眼眶里流淌出来,滴在床上,我的心脏突然揪地一下疼痛。

  疼得我有点莫名其妙。

  我向后退了几步,我问琴姐这是怎么回事?琴姐转头看着我,她问你怕了?我一愣,说我怕什么?琴姐告诉我,那木乃伊人是她一个好友的男朋友,不过她好友结婚了,所以准确的说他是她的情人,她包养了他。琴姐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只是简单的金钱关系,你情我愿买卖各一方。毕竟有钱的女人,老公经常不在身边而且外面指不定有个小三,所以当初我没有阻拦,思索着她不过是玩玩,时间久了也就会腻了。可是结果他俩却偏偏违反了大忌,动了真感情,她跟我说她爱他,她要离婚,她要和他在一起。我说你傻啊,你离婚了,肯定没钱,他会跟你。结果她说他会跟她,她和他接吻的时候拥抱在一起说得。

  说道这里,琴姐看着我,她苦笑了一下,她说你觉不觉得我好友傻?我没说话。琴姐看了病床上的木乃伊一眼,继续道,我以为她傻,没想到他更傻,她和他老公提出离婚了,他老公是个事业有成的人,也就是有钱人,离婚不怕,大不了找个年轻小三再结一次婚,可偏偏他老婆不仅仅向他提出离婚,而且还包养了个小白脸,他老公感觉丢了面子,气得把她打了一顿,关在家里,然后用他老婆手机给他发给短信,把他约了出来,他知道有诈,还傻乎乎地去了。结果那天,五六个人从面包车里下来,人手一个刀棒,打得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头破血流。

  琴姐说到这里,我仿佛看见了,那个中午,阳光很灿烂,干净的地面上流淌着那一滩滩刺眼的鲜血。琴姐还说,他被打时始终护着脸。呵呵,是啊,那么阳光帅气的一个小伙,给他破了相,不如让他去死。

  我沉默了一会儿,我问难道没有报警?琴姐摇了摇头,她说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而且没出人命,我好友老公在警察局有人。琴姐说他被打后,她好友偷偷打电话给她,让她救救他。所以她才偷偷把他送到这里,琴姐说这里虽然不如大医院,但设备齐全,也能治疗好,关键是能躲他好友老公的眼线。

  听琴姐说那么多,我抬头看着外面的天空,农村的天空很蓝,温度也很高,但我突然打个寒颤,我身子骨冒出一股寒气,从脚底到心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