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兰姐有事出去一趟了,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没过多久,我就听见有敲门声,我以为兰姐出门的时候忘记带钥匙了,就抱怨了一声,这么大人了,怎么出门就不长记性呢。然后不在意地走到门前,把门打开,结果一看,不是兰姐是琴姐。琴姐戴着口罩和墨镜站在门口,她也没想到开门的会是我,随即愣了一下,然后取下墨镜,眼神里充满着疑惑。

  我侧个身,留个空间让琴姐进来,然后关上门。琴姐进来后,看了看房子里,她问阿兰呢?我说兰姐有事出去了。琴姐说噢了一声,然后她把手中的小包放在沙发上,问我你也刚来不久吧?我摇了摇头说自己来了有几天了。琴姐顿时有些吃惊地说,什么,几天?难道你这几天一直住在这?我点了点头说是的。

  琴姐走到我身边,她穿着高跟鞋,视线几乎与我持平,她说你这几天晚上睡在哪?我指了指一楼的卧室说睡在那。琴姐说那阿兰呢?我右手指着二楼说她睡自己的卧室。琴姐问你俩晚上没睡在一起?我摇了摇头说没有。琴姐的眼睛犹如豺狼般紧紧地盯着我,她说看我的眼睛再回答。于是我转正视线,目光与琴姐对视着,我感觉自己的内心在打鼓,有种做了某些亏心事的感觉。琴姐说那我再问一遍,你俩晚上真没睡在一起?我的眼睛盯着琴姐的眼睛,然后认真地说没有。

  琴姐缓慢地舒了口气,她拍了拍胸脯坐在沙发上,她说帮我倒杯白开水吧。我说好的,然后拿个干净的杯子,跑去厨房给琴姐倒了杯白开水。琴姐端着杯子,我说有点烫,她说知道,然后轻轻地抿了一口,随即把杯子放在前面的茶几上。琴姐抬起头看着我,她问你不是住学校宿舍嘛?我说现在已经放假了,我还住宿舍有点不好,就在外面租了一间房住。琴姐问那你现在怎么住在这里了?于是我就把自己租住房子被隔离,而我和兰姐逃出来的事跟琴姐说了。琴姐听了眼珠子直打转,她问那你没事吧?我说兰姐带我去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没事。琴姐说没事就好,你要多注意自己身体情况,有什么不对劲的立马去医院看看。我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琴姐站起身来,她说胡卫,我问你一个问题。我说琴姐你问吧。琴姐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对阿兰的感觉如何?我说我感觉兰姐就像我姐姐一样。琴姐说然后呢?我一愣,说然后什么?琴姐说那我就挑白的说,你喜欢你兰姐嘛?琴姐这话一问出口,我愣住了,嘴唇一动一动的,想说什么却最终没说出口。琴姐看见我这个样子,她叹了口气,她说我看见你这张脸,我就知道阿兰肯定对你有感觉,可是你俩是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的,不仅年龄有差距,而且阿兰现在已经结婚了,她的老公不是个好惹的主,这点我也是挺担心你的。我听了琴姐的话,心底一沉,没有说出话来。琴姐再次叹了口气,她说算了吧,既然阿兰不在,我就走了。我说也许兰姐等下就回来。琴姐说算了吧,我有事先走了,过几天再来找她。说着琴姐就出了门。

  兰姐回来后,我告诉她刚才琴姐来了,兰姐正在扶墙换鞋子,她说她来干什么,我说好像找你有些事,不过等了你一会儿看你还没回来,就有事先走了。兰姐噢了一声,然后换好鞋,拿着手机去二楼,似乎给琴姐打电话了。

  晚上的时候,我心里有些郁闷,大概因为琴姐的话有了些影响,我总是躲避着兰姐的目光,兰姐看我不对劲问我怎么回事。我摇了摇头说没事,然后对兰姐说我出去一趟,兰姐问我去哪,我微笑了一下说找个朋友。

  出来兰姐家的门,我打个车子去了一间酒吧,进了酒吧里,依旧是那喧闹的摇滚旋律,依旧是那五彩缤纷的灯光,依旧是那群摇摆着腰肢的人,依旧是那一个个走来走去乱丢媚眼的性感酒吧女。

  这是一座潜伏在黑夜下不安分的城。

  我眯着眼看着舞池中扭动的人群,突然感觉自己很轻松,就像找到了自我一样。

  也许我是来自黑暗的使者。

  也许我与黑暗本来就是一体。

  也许只是青春莫名的悸动,让我尽情的放纵。

  我突然只想喝酒。

  在我喝第三杯酒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我以为是兰姐,却是琴姐。琴姐问我在哪,是不是在兰姐家?我想了想觉得没必要隐瞒琴姐就报出了酒吧的位置,琴姐说那你等下,我马上来。

  √◇酷i:匠By网Ri唯c一B,正vJ版,。其他H都N$是X!盗版

  随即我挂上了电话,继续买醉着,途中有好几个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酒吧女郎向我搭讪,我都只说了一个字,滚。那些酒吧女郎都不屑地白了我一眼,骂我小怂样。

  就在我准备继续喝酒时,一个白皙玉藕般的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我耳边突然被吹了一股热气,我心中一怒,觉得这些酒吧女郎有点烦人,刚准备破口大骂时,转头一看,是一张精致妆容的熟悉面孔,是琴姐。

  琴姐看我笑了笑,多了股魅惑,她说我知道,像你这么大的小青年,对我们这种熟女充满着欲望。我听着琴姐的话,愣愣地看着她,琴姐从包里掏出一盒香烟,她抽得烟我知道,是南京的金陵十三钗,26块钱一包,有点不符合琴姐的档次。琴姐继续道,所以你是从你心底喜欢你兰姐,还是只是喜欢她身体,对她充满着一种征服感?

  我说我不知道,如果我对兰姐真得有感觉了的话,我觉得应该是前者。

  琴姐说那你就是心里爱上阿兰喽?

  我没话说,只是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我突然感觉我心里顿时舒畅了许多,有种拨开云雾重见天的感觉。

  琴姐抽着烟,沉默了几秒,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她问,你知道阿兰的老公长什么样,性格是怎么样的嘛?

  我摇了摇头,表示对兰姐的老公一无所知。

  琴姐看着我叹了口气,她说傻孩子,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我问见谁?琴姐说见谁不重要,只是我想让你明白一件事,让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也许为以后埋下祸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