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和兰姐俩一起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我现在已经不记得看得是什么电视剧了,我只是记得那天晚上我全身上下只有一个内裤加上一条浴巾,而兰姐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我的胳膊无意间碰到了她的手臂,暖暖的。

  不知道那天晚上是因为那电视剧太好看的原因,还是我和兰姐俩都太亢奋了,我连都看到了很晚,结果看到了最后,我眼睛迷迷糊糊地睁不开眼睛,反正心里索思着自己还是要睡沙发,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亮,估计是凌晨几点,电视还开着,音量很低,发散着淡淡的柔光,播放着一部抗日战争剧。我揉了揉眼,抬头一看,发现兰姐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她的头紧紧地贴在我的胸膛上,右手搭在我的腰上。

  我本来感觉有些口渴,准备起身倒杯水喝,可是看兰姐这样睡着了,我只好忍着口渴,一动也不动,怕把她弄醒。

  人就是个奇怪的动物,本来睡觉的时候你一动不动就感觉没有任何问题,而是当你发现有人就在你身旁,而你无奈的被迫一动不动时,你就会忽然感觉全身有些不自在,似乎有几条小虫子在你身上爬来爬去似的,一会儿感觉这里有点痒,一会儿感觉那里有点痒。总之,我就是这样忍着,因为我的右手不能动来动去慢慢挠,我真怕弄醒兰姐。

  那天晚上,我睡在沙发,兰姐靠在我身上,我俩身子靠着身子,可是我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那天晚上我睡得并不安分,准确的说是睡得并不好,我时时刻刻紧绷着神经,即便闭上眼睛我也无法安然入眠,我调整不了自己莫名紧张的情绪,我控住不了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后我用右手轻轻地搭在兰姐的头发上,我告诉自己这是无意的。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自己是如何睡着的,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兰姐已经起来了,电视已经关了。我揉了揉眼睛,刚站起身来,身上裹着的浴巾大概被昨晚睡觉的自己弄松了就突然掉下来了,于是一大清早,我就只穿个内裤傻愣愣地站在沙发前。

  这时兰姐端着碗筷从厨房里出来,她看见我这样,随即视线和我对视着,辛亏兰姐不是那种女生宿舍的纯情小女生,所以她没有扔掉手中的碗筷,双手捂着眼睛大叫起来,而是淡定地转过身去,她说你难道有裸癖症,一大清早的就穿个内裤,像什么样子。

  我脸色一红,一囧,立马弯腰把浴巾拉上了,重新裹在身上,兰姐问我好了没?我说好了,兰姐然后转了身,把碗筷放在餐桌上,我连忙提着浴巾跑到卫生间里,管它什么卫不卫生的,我打算就穿昨天换下来的衣服得了,不然我今天一整天就只裹个浴巾啊?结果到了卫生间,一看,我那些旧衣服没了,我开口问兰姐,兰姐说你找换下来的旧衣服干嘛。我说我没衣服换啊,总不能老是裹着浴巾,兰姐说没衣服换,你也不能穿旧衣服啊,况且我已经洗了,兰姐说完继续道,你在里面等着,我去给你拿我老公的衣服。我无奈,不想穿可是又没办法,只好打开卫生间的门,伸手接过兰姐递来的衣服,我只穿了兰姐老公的牛仔马裤和短衫,然后我刚准备出去时,感觉下身有点不自在,就又回去,想了一下,把旧内裤脱了。

  吃过兰姐准备的牛奶面包,兰姐说走吧,我俩去买床吧,要不然你准备着几天一直睡沙发啊?我想了想点了点头,毕竟我不能总睡沙发,而且睡沙发对人身体不太好。

  然后我和兰姐戴上口罩,兰姐开车带我出了门。兰姐先没去家具城,而且带我去了服装店,我知道兰姐又得给我买衣服了,算了算,这是第三次了,我还没开口说话,兰姐直接道,你现在所有衣服都丢在你租住的房子里,你连换洗的衣服都没,不买,你准备光着身子在我家过啊?于是我把话咽进肚子里,不说话了。

  这次兰姐没为我买西装,也没买皮鞋,只是简单买了内裤和一件睡衣还有几件短衬衫和马裤,买好了之后,兰姐让我去试试看看合不合身,我说不试,兰姐说不试又怎么知道买得好不好呢?旁边的女店员也笑着怂恿我试试,我感到有些尴尬,就把兰姐拖到一旁,兰姐问我干什么,我小声地说我没穿内裤。兰姐一听噗嗤一下笑了起来,她看了看周围没人后,小声地打趣道,那你还真大胆,真空都敢跑出来。我顿时脸又羞红了。然后兰姐没让我试,就直接把她给我看上的衣服买起来了。

  买好衣服后,兰姐开了车,到了家具城,虽然中国的社会现在是讲究男女平等的,但有些情况男女是不平等的,准确的说中国的社会还是偏父系社会些,整个社会现状多些大男子主义,一般家庭都是女的听男的,而且买家具一般都是夫妻齐上阵,但是男的做主。所以我和兰姐一起走进商场,服务员没看兰姐,而是直接是问我买什么?

  我说买床。

  兰姐说还买要个化妆台。

  然后我看上了一张板式床,兰姐看上了一张软包床。

  板式床1500左右,软包床2300左右。

  毕竟是兰姐家自己买床,而我只是暂时临睡几天,所以我没多少话语权,兰姐还是买了软包床。

  到了付钱的时候,兰姐她的小包里掏出一摞钱来,全是百元大钞。

  我一惊,问她身上带这么多钱干嘛?她说买东西当然带钱啦。

  我说你不怕被抢啊?她说不是还有你嘛,怕啥?

  买好之后,兰姐让家具城的员工开了货车把买来的家具装在货车上,她开着车在前面领路。

  -酷K匠r:网正`s版FZ首发

  到了家里,把家具搬了进来。然后我和兰姐又在家里收拾了一下,兰姐又不断地让我去楼下超市买些杂碎的东西。

  结果我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累得够呛。

  我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雪碧,喘气道,麻烦你能不能把要买的东西一次性说齐?我跑得好累啊!

  兰姐笑嘻嘻道,不好意思啊,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买什么,只能看见少了哪样,再让你买。

  又收拾了一两个小时,我累得躺在床上道,终于收拾完了,累死爷了。

  是啊。兰姐躺在我旁边道,终于像家的感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