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红烧肉,一盘西红烧炒鸡蛋,一盘青椒肉丝还加一碗紫菜蛋花汤。

  三菜一汤,很平常的四道家常菜。

  我系着围裙,把饭菜端到餐桌上,让兰姐先尝一口,感觉味道怎么样。兰姐笑着说菜色不错,就是不知道吃起来味道怎么样,说着她就拿着筷子吃了一小块青椒肉丝,结果青椒刚到嘴里,我就感觉她眉头有些变化,我问咋啦,是不是太难吃了?兰姐眉头一皱说还好。我有点不相信地问那你为什么皱着眉头?兰姐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前世肯定是盐贩子。我一愣问为什么?兰姐白了我一眼,盐不要钱地放!

  于是我拿着筷子自己吃了一口,好吧,我承认是有点咸。

  吃完饭菜后,兰姐说罚我去洗碗,我说我又做饭还要去洗碗啊,兰姐说谁让你把菜烧得那么咸啦,害得我时时刻刻都想喝水,不洗碗,还要我去洗啊。

  我无言以对,只好乖乖去洗碗。

  洗过碗之后,我擦了擦湿湿的双手,兰姐正卧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我走过去问兰姐看什么,是不是仙剑奇侠传三啊?兰姐说不是,就瞎看看。说着兰姐就拿着遥控器换到湖南频道,当时芒果台正在重播着快乐女生,好像播放的就是十二强进七强,战况蛮激励的。兰姐问我看不看,我说随便,兰姐就白了我一眼说是不是看电视上这么多美女,就挪不开眼睛了?我无语道,这又不是什么选美大赛,只是歌唱比赛而已,而且上面的也真不全是美女。真是的,在我的印象里,09年的快乐女生好像真得没什么美女,就记得有个叫黄英的长得不错,得了第三名,次之就是那个叫潘辰的了。

  这时电视荧屏上是个叫曾轶可的女生正安静的坐着,边弹吉他边唱,兰姐说我怎么感觉她声音有点怪怪的,我说是有点怪怪的,兰姐说那她怎么还能晋级呢?我说这就叫个性懂不,个人品味不同,网上有人把她的声音叫绵羊音,可是有不少网友喜欢她这种声音呢。兰姐一副小孩子似懂懵懂地样子,嘟着嘴说了句不懂。然后她就按下遥控器把电视关了,我惊讶地问你怎么把关了?兰姐说刚吃过饭就坐着看电视不好,得活动活动。我说我刚洗过碗活动过了,兰姐说那不算,说着她就道,得了,我忘记和你说了,你那天睡得床,就是那卧室的床坏了。我瞪着眼睛一愣,怎么坏了?兰姐不好意思道,那天我在那间房间发现个蟑螂,就吓得拿着手中的行李箱就砸了过去,没想到把床砸坏了。

  听兰姐这么一说我真无语了,我仰头捂面无奈道,兰姐,不就是个蟑螂嘛,用得照动用行李箱那么庞大的武器嘛?我说问题是,那现在床坏了,我晚上在哪睡觉啊?

  兰姐说沙发啊,说着她坐在沙发上的身子还弹了弹道,我家沙发挺软的。我无奈地点了点头说好吧,这样也行。

  n酷匠√:网}永9久免J费sc看w@小说#

  毕竟大男人的,睡沙发又有什么问题。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间房,我在外面睡沙发,这好像是老夫老妻在一起后,丈夫被妻子惩罚的待遇,我感觉有些怪怪的。

  我说兰姐那现在不看电视,那卧室的床又坏了,我进去又没什么鸟用,那现在干什么?兰姐说那你看电视吧,说着她把手中的遥控器扔给我,她说她去洗澡。

  兰姐洗好澡后,这次没有只裹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她换了身简单的睡衣,我感觉里面宽松着,好像没有穿内衣,当然这个问题我是不会没有智商的问出口的。兰姐用毛巾把湿漉漉的头发裹起来,站在我前面说,你还不去洗澡,我的耳朵听着兰姐的话,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电视上,荧屏里正是我欣赏的黄英在唱歌,我说等下,等广告了再去洗澡。兰姐把枕头往我身上一扔,说你还真是看美女看入迷啦,枕头砸在我身上,软绵绵的,我顺手抱起来,又继续看着电视。

  等进入广告时间,我这时才发现刚才坐在我沙发上的兰姐不见了,看来我看电视太入迷了,连兰姐回自己的卧室我都不知道了。我只好进入卫生间开洗澡了,等我淋雨,全身上下涂满沐浴露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今天和上次一样,又没带衣服,我去,瞧我这健忘症,怎么办?喊兰姐下来送她老公衣服给我穿?

  我顿时摇了摇头否决了,上次忍忍就算了,这次坚决不能忍!于是我洗完澡后,咬了咬牙穿上自己的旧内裤,然后拿起旁边那块白色的浴巾,裹在了自己的下半身,然后自己在卫生间里挪动着小碎步,确实自己走不了光才出了卫生间的门。

  刚走出门,我看见兰姐又下来了,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看见我的样子,笑了一下,想说什么,最终没说出口。

  我光着膀子,裹着浴巾坐在了沙发上。兰姐一边往脸上胳膊上抹东西,一边看电视。看得不是芒果台,更不是快乐女生,是一个民国剧,我想让兰姐调到芒果台看看,但仔细一想还是算了吧,也许快乐女生的重播已经放完了。想到这里我把对电视的心思收了收,又把心思重新放在兰姐身上,这时我才发现兰姐身上那件睡衣真得很薄,而且她还撸起了袖子,隐约可以窥视到身材。说实话,兰姐很成熟,也很有魅力,这样一个女人坐在我身边,没有反应除非是生理有毛病。而且我刚洗完澡,全身上下还有点燥热,尽管里面还穿着内裤,可是还是有了点生理反应。

  我只好红着脸弯着身子看电视。兰姐看我动作怪异,问我,你怎么了?是肚子不舒服吗?还是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然后岔开话题道,你大晚上往身上抹什么呢?不过味道挺好闻,好像你车里也是这味道。

  兰姐嗯了一声,然后问我好闻吧?说着她故意往我这边凑了凑,想让我闻清楚点,这时我看见了若隐若现的某个地方。赶紧躲避闪了一下,没碰到兰姐的身体,不然我怕自己架不住,我感觉我的呼吸有些急促了。兰姐看我的表情说,你怎么和一小孩似的!紧接着她又笑道,哈哈哈哈!脸红了!别人想闻还不给闻呢!我听着愣是没说话,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