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刚准备被兰姐拖上车时,突然不远处有个警察转身向我们看来,他伸手指着我和兰姐喝道,你俩站住那干什么呢!我和兰姐顿时就像刚准备犯罪就被警察逮住了原型一样,愣愣地站在那,手脚还是的模样,一动也不动,兰姐小声地说道,不会真是来抓你的吧?我狠狠地白了她一眼。

  兰姐说,如果被他发现你也是住在这里的,肯定会被关进去隔离的,到时候也许会危及到我,恐怕我们俩都要被隔离了呢!如果真得被隔离,那要待多久啊,天啊,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真是想都不敢想啊!兰姐说着双手抱着头,一股苦瓜脸。我看着兰姐为一个未知事件着急紧张的样子!一念及此,我忍不住哈哈一笑。兰姐气得一脚向我踢来怒道,都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你到底有没有心肝得啊!我摸了摸被踢中的小腿,不禁冷吸了一口气,没想到,兰姐下手还真有点重,我说兰姐,警察还没过来呢,你就在瞎担心什么,真是杞人忧天。

  我话音刚落警察就走过来,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兰姐,伸出右手道,把你俩身份证拿出来,我摸了摸口袋,幸好我有出门随身携带身份证的习惯,不然要是丢在屋子里,到时候想不承认自己是这里的租户都难。警察看了看我的身份证,对比了一下,然后又看了看兰姐的身份证,确定没有疑点后,还给我俩。他问你俩是不是这里的住户?兰姐这时给我一个轻微的眼神,我连忙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们是来这走亲戚的。兰姐说是的,我们来这看我姑妈的,说着兰姐又道,你看我们开这种车子的人,能在这地方租房子住吗?警察听着瞥了我们身后那辆红色奔驰车一眼,想想也是,毕竟这里蛮偏僻的,一般是大学生或打工的人在这路租住,有钱人是不会住在这里的。

  警察稍微考虑了一下道,这里已经被隔离了,所以暂时不许外来人员靠近,你们还是走吧,等隔离结束了,你们再来看你们的姑妈。虽然兰姐拽着我的衣袖,不断地示意我快上车,但在好奇心地驱使下,我还是问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隔离。

  警察说,这里有一户住户不久前刚从广州回来,现在已被医院诊断为甲型H1N1流感病毒疑似病例。情况很危险,为了尽可能控制病毒不被扩散出去,我们正在追查他这几天到过的任何地方,接触过的任何人,采取一切办法进行隔离传染源。所以这里前后几座房子是重点隔离地带,不过你们也不要太惊惶,只要不太靠近这里,不随意出来走动,被传染的几率应该不大,所以你们还是赶快走吧。

  警察说完,我心里猛地一跳,我不知道那感染甲型H1N1流感的患者住在哪,离我近不近,我怕自己也被感染了,想到这里我脸色有些苍白,我有些害怕了。兰姐看见我脸色不太对劲,立马对警察说是谢谢,然后拖着我上了车。

  在车上,我感觉胸口有点闷热,我脸色有些苍白,我的脸颊上流淌着滴滴汗粒,兰姐看着我这样子,立马安慰道,你别瞎想,这病其实也没那么容易传染的,你肯定没事。我没说话,虽然我也知道自己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没被感染,可剩下的百分之十可能性也是致命的。兰姐看见我这样子,只好说你要是不放心,我就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没说话,但心里有些认可,于是兰姐开车带我去县人民医院,医院门口的停车位都停满了车,兰姐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停车位,就在兰姐刚准备倒车进去的时候,突然被身后一辆黑色大众车抢先倒了进去,还磨蹭掉了兰姐车后一点车漆,我心里本来就充满了未知的恐惧,看见那黑色大众车主这样蛮横无理的样子,顿时点燃了我心里的无名火,我蹭一下就打开车门下了车,准备找大众车主理论一下,结果兰姐拦住了我,说狗咬你,你还反咬一口?跟这种人计较,你就是气自己。然后兰姐重新找了个停车位,把车子停了进去。

  医院门口车辆多,里面看病的人更多,我和兰姐排成两对,硬是等了近半个小时才挂上号,然后折腾了几个小时做了全身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医生却说我又道贫血,记得多吃点莲子桂圆,说我其他方面都没事,我连问了几遍医生是不是真得一点问题都没?医生说你放心,没事。我顿时松了口气,回去的时候,在车上兰姐说傻瓜,这样子,你是不是放心了?我笑了笑没说话。

  透过车窗,我看着外面的天,顿时感觉到,蓝色的天空是多么美丽。

  车子还没到兰姐小区时,我就叫兰姐先去超市,兰姐问我干吗,我说晚上咱俩要吃饭啊,我去买点肉和菜,晚上我做饭给你吃,兰姐笑道,哟,你还会做饭啊?我说你可别小瞧我,我从小就会做饭。兰姐说那待会儿我可得好好尝尝你的手艺了。

  进了超市,买好鸡蛋素菜和肉后,兰姐又帮我买了桂圆和莲子,说待会儿熬桂圆莲子汤给我喝,让我补补血。

  /;看Q¤正7i版:章7节OC上h酷匠*y网4

  到了,兰姐家,里面还是熟悉的布景,兰姐说你又不是第一次来我家了,别拘束啊,我笑着说我没打算拘束啊,兰姐白了我一眼,骂声皮厚。我看了看时间不早了,该做饭了,我洗好米放进电饭煲插上电源,然后开始动手洗菜切肉起来。但是我的心思却一直在想我和兰姐这下孤男寡女却要同居一室了,虽然之前我也在兰姐家睡过一夜,但那只是巧合,而按照着局势我先走要在兰姐家住好几天呢,想一想心里竟然不由自主激动起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激动什么。

  我切着菜心里头那个美呀!不由自主地幻想着兰姐会有哪些可爱的或者不良的生活习惯呢?

  我虽然自问对兰姐已经非常熟悉了,但那只是表面现象,真正平常生活中的兰姐,其实我心里还是一片空白。

  切好了菜和肉片,我打开煤气灶倒入食用油开始炒菜,我想着接下来的日子,嘴角禁不住得意的微笑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