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网吧里愣了一下,看着兰姐的背影,觉得追上去不是,不追也不是,于是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我下意识摸了一下口袋,然后掏出来一看,是兰姐打来得。我按下接听键,兰姐说你还在那待着干什么?还不出来?我吞吞吐吐道,兰姐,刚才,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兰姐仿佛没听见我说什么,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看着手机,寻思着兰姐既然打电话给我了,说明就没计较到心里去。我把手机揣进兜里,然后弯腰把我和兰姐的新开的机子关了起来,连剩下的钱都没让网管退。直接奔出网吧门,朝兰姐追去。兰姐站在不远处看着我,用脚提了一下路边的小石子,像个小女孩一样,这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我走到兰姐身旁,低着头,不敢看她,我感觉我的心脏跳动地有些厉害,我在喘着粗气。

  兰姐白了我一眼,说磨蹭什么呢,磨蹭这么久,让她问我电脑关了没?我点了点头说关了。兰姐说关了就好,我QQ刚才没下。然后我俩彼此沉默,她不说话,我也没说话。

  黑色的夜空,有几个好奇的星星眨闪着眼皮,相互逗趣着。旁边的路上,来来回回行驶的汽车,打着刺眼的灯光,呼啸的从路中穿过。

  夜晚的天气有点凉、也有点冷意,一阵夜风袭来,使旁边的路灯,微弱的颤抖着,铺洒着淡淡的暗黄色光芒。

  过来好一会儿,兰姐说时间不早了,我在这待了也有一两天了,我要回去了。我听着有些吃惊道现在就走?兰姐点了点头说是的,公司那边有点事要我处理。我不好阻拦,就让兰姐晚上开车时注意安全。

  兰姐走后,我回到了医院,我妈问我你老师走了嘛?我说走了。我妈感叹了一下说你老师不仅人长得漂亮,心地也善良。而我没说话。

  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轻了起来,在一座不知名的古镇里飘荡、穿梭。青墙白瓦,镂空的花雕在古木梁上栩栩如生,一副徽派建筑样子。远处,青山绿水,桃花的山脉在前方起赴。让我不禁感叹道:好一处人间美景!

  这时,黑色的笼夜,仿佛散发着淡蓝的点点光芒。迷人的,让我回过了头,不远处出现了个白衣女子,光着脚丫从青石台上轻盈的掠过,白色的裙带飘过杨柳的柔丝。

  她,不曾回过头。我却感觉到她在笑,看着她黑色的长发飞扬,他已经笃定她是谁。

  我是很少做梦的,今夜却做了个奇怪的梦。在梦里,我竟然梦见了她。

  我梦见了兰姐。

  第二天我爸醒过来了,他的样子有些虚弱,医生检查完后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我妈顿时松了口气,用兰姐给的钱交了医疗费,然后我回老家把我奶奶接了过来,我奶奶看着我爸,红着眼把我爸一通抱怨,说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活啊?我爸躺在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嘴唇一动一动的,没说出话来,他的眼圈有点红,一滴泪珠流下。

  我妈对奶奶说,妈别说了,只要大兵没事就好。然后我妈让我下去买小米粥给我爸吃,我买来之后,我奶奶让我把碗给她,她来喂。在医院休息了几天后,我爸好多了,能下床了,然后他说要我回家,我说还在在医院多观察几天吧,我爸说在医院待着太贵,家里禁不住我这么折腾。我看我爸这么坚持,我也拗不过我爸,只好给他办了出院手续。这才没几天,兰姐给的一万块钱,就花得七七八八了。

  回到家后,我又待了几天,帮我妈干些农活。我妈跟我说要我去学校的时候一定要多谢谢那位女老师还有捐款的那些同学们,我说我会的。我妈说着在原地转了半圈,用干裂的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急切道,这样吧,你走的时候,在菜园里铲些大白菜和黄豆带到学校给你老师和同学吃,毕竟是家里种的东西,健康,用城里的话说是绿色食品,在外面是吃不着的。我说妈,他们又不是自己烧菜做饭,全是在外面小饭馆买饭吃,带大白菜和黄豆给他们用不着。我妈听了叹口气,那该怎么办啊,家里也没有其他能拿出手的东西。我安慰我妈说没事,大不了开学的时候我请他们吃顿饭。我妈说这样也好,说一定要请他们吃些好的,不要小气舍不得钱。说着我妈就把兰姐给剩下一些钱塞给我,让我拿这些钱请吃饭,我没要说这些钱留着,给我爸买点好吃的,我在外做些兼职也赚了一些钱。

  傍晚的时候我在村子里听到一个消息,村子里一个20岁女孩小英因不愿家人让她嫁到邻村去,中午的时候趁她爸妈干活出逃了。结果村子里人骂声一片,全是骂小英的,说她不孝顺,败坏风气。

  农村里的女孩是不被重视的,所以我妈小学二年级时就辍学在家,每天鸡打鸣就起床做饭给两个上学的弟弟吃,然后就打扫家里,割猪草喂猪。农忙的时候,帮家里下地干活。就这样到了十九岁,经过村里的冯婆介绍,认识了我爸。那时候没觉得不妥,村里的女孩都这样,父母让她们嫁她们就嫁,只是有点舍不得以前那个家,留点泪而已。嫁过去之后就是生孩子,然后每天起早贪晚的忙碌着,照顾着一家人的生活。

  所以我想我妈也许根本不知道幸福是什么吧!

  (酷匠网c永k久IH免('费看8o小*说./

  头顶上的灯泡发散着暗黄的光芒,整个房间有点暗。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完全亮。我妈就起了床,烧着大锅饭,把昨晚的衣服拿到井边洗。

  中午,我看着锅灶下的柴禾不多了,就拿着镰刀准备去野外割点干草来。路上,我遇见了村里爱唠嗑的王婆。

  她看着我拦道:“阿卫啊,小英的事听说了没?”

  我笑着说道听说了。

  “唉,真是的,女孩子家外出打工就是不行,你瞧,翅膀都硬了,敢不听爸的话了。还是生儿子好,还能养老。不像女儿,出嫁了,就像泼出去的水,不亲喽。要是遇见个不听话的,那就伤神喽!”

  我尴尬的站在那里,强笑道:“王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割草的时候,有些走神,割伤了手指头。看着那溢出来的鲜血,我用干草随便的擦了擦。抬起头,发现天空乌云密布,起风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零号书生说:

  今天发烧了,头疼了一天,睡到现在才醒来,所以这章有什么逻辑错误,请见谅,毕竟状态不好,写得也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