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高中已经考完试放假了,学校里已经没多少人,我和兰姐就在操场是走着,路过的皆是我熟悉的风景。

  走了一会儿,兰姐笑着抬头问我我俩这样是不是有些无聊啊?我说好像是的。兰姐说那你会打羽毛球不?我说会一点。兰姐说这么好的天气,这个操场也不错,而且还没有风,我俩就打打羽毛球。我说好是好,可是我俩现在两手空空,哪来的羽毛球拍和羽毛球啊。兰姐嘴一撇,手隔着栏杆的空隙指着外面一家小商店道,买啊。我说那谁去买?兰姐眉毛一挑问我那你说谁去买呢?我指了指我自己道,好吧,我知道是我。然后我屁颠屁颠地跑去栏杆那,翻了出去,然后进了小商店买了一副羽毛球拍和一个羽毛球。接着我又从栏杆翻了进来,由于手里拿着东西不好翻,结果翻跌倒了,屁股落地,真疼。兰姐在不远处看着我笑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我顿时尴尬地想从地面找个缝隙钻进去。

  打羽毛球的时候,兰姐虽然个子没比我高,但看起来是个老手,而我顶多算个半生不熟的新手,所以我被兰姐虐得惨不忍睹。输了三局后,我说兰姐,你拳皇97比我玩得好,羽毛球也比我打得好,你还有什么不会玩得?兰姐白了我一眼说不服气就再来一局。于是我拿着羽毛球拍再来一局,然而我又输了。

  到了第五局的时候,突然起风了,而且风力有点大,羽毛球时不时被风吹偏了方向,不好打。兰姐收起球拍说算了吧,不打了。我说那我们就玩二十多分钟。兰姐说是啊。我说为了玩这二十多分钟就买个新羽毛球拍,有点不划算啊。兰姐说有啥不划算的,买了就买了,玩了也玩了,你要是觉得拿着不方便就扔了,要是方便就带回家去,留着以后自己玩。我无语了,土豪的人生果然不是我等屌丝所了解的。

  走出学校,我先把羽毛球送到我爸病房里,我妈问我从哪来的?我说自己买的。然后我和我妈说辅导员没走,我陪她逛逛。我妈说好的。下了楼,我突然发现兰姐不见了,左看右看就找不着她的身影,我顿时有些疑惑了,寻思着兰姐去哪了,就在我准备打电话给兰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身后有些动静,我下意思地回过头一看,发现兰姐正猫着腰,偷偷地从后面的草丛里慢慢向我靠近,我立马转身看着她,我问兰姐,你干嘛呢?兰姐没想到我反应这么快,嘟着嘴道,没干嘛,我就是打算吓唬你一下。我无语道,兰姐你好幼稚哦!兰姐说好,我幼稚,就你聪明行吧。

  这个时候已经快傍晚了,我问兰姐今天你生日要不要吃蛋糕啊,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和兰姐开玩笑的,毕竟兰姐三十岁的人了,应该不会像小孩子一样过生日还要吃蛋糕。可没想到,我话说出口,兰姐就说废话,当然要吃啦。然后我就去蛋糕房给兰姐买了蛋糕,由于时间紧,不是订做的。不过店主说昨天做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得。就这样我和兰姐晚上没吃饭,就吃了蛋糕。

  吃完蛋糕后,我问兰姐去哪玩,兰姐说你这里好像没什么好玩的,去网吧吧。我想想对于住在蛮大城市的兰姐来说,小县城确实没有什么吸引力。于是我和兰姐去了网吧。

  其实我和县里的网吧有些姻缘,去年这个时候,也就是大一放暑假,我回到家里,因为家里没活干,于是我就来到一家网吧兼职做网管,赚点外快,我也对这里有些熟悉。网吧平时白天没多少人,夜晚人倒是挺多的,大多数是一些初中生过来包夜,他们一般都是通宵的打着游戏,不然就是看看黄片,撸撸管。看着他们抽着烟,满口脏话,自甘颓废的样子,我不禁摇了摇头,我知道这些学生,大多上完初中就不念了,混个初中毕业证然后出去打工。

  在这个社会,连大学毕业证都值不了几个钱的情况下,我不相信一个初中的毕业证有什么鸟用。农村的孩子一般并不是因为物质条件而不上学的,而是父母常年不在身边,属于留守儿童,思想受不得指导,所以精神比较叛逆,荒废了学业。

  这也是现在大学里,农村的孩子越来越少的原因了。

  网吧里也经常来几个混混,我以前看着他们五颜六色的头发,一副乡村非主流的摸样,抽着烟还感觉老子天下第一屌的嘚瑟劲。心里不禁有些嘲笑,还真以为自己是黑社会老大啦?

  c,酷匠网永J^久Z|免w(费`l看.小…%说

  不过,平常他们来开机时,我也对他们笑了笑,没怎么说话。他们递过来的烟,我也不敢抽,我怕他们在里面放东西。毕竟小镇上的混混没什么经济收入,家里人也不管,干的是偷鸡摸狗,敲诈初中生的勾搭,而且他们花销很大,有的还吸毒,所以我怕他们拉我下水,然后在我身上拉一笔。

  毕竟人心否侧,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我和兰姐走进我去年兼职的那家网吧,老板不在,网管我也不认识,所以我也没套近乎,那个时候上网一般不需要身份证的,所以我付了钱,和兰姐开了机。兰姐刚上了一会儿,不知道那台机子怎么回事,竟然黑屏了。兰姐郁闷极了,当时网吧没有空机子,她只好眼睛看着我,求助我。

  我当时正在打穿越火线,战绩不错,但看着兰姐,我叹了口气,退出了游戏,我知道,我们队肯定有人对我的突然离开破口大骂。

  我虽然不会修电脑,但还是懂得一些原理的,于是我就低头捣鼓捣鼓着,兰姐就站在我旁边。

  我捣鼓了一会儿,电脑突然有了反应,屏幕亮了。毕竟这是我第一次修好电脑,心情有些兴奋,激动了站了起来,大手一挥。

  额,手掌好像摸到一个柔软的东西。

  我停顿了几秒,回过了头,我的手,停在兰姐的胸部。

  兰姐的脸色马上变得比番茄还红,她抿着嘴,白了我一眼。

  我马上收回了手,尴尬地笑了笑,小声道:“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兰姐仍旧低着头,脸色更红了,她走到我身旁,把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拿走,然后走出了门,离开了网吧。

  我看着兰姐离开的背影,愣住了,她不会生气吧?我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你说,你的手咋这么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