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一会儿我妈打完电话,拿着手机从阳台里走了出来,她看着我愣了一下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我说刚来。我妈往后一瞥,又看了兰姐,兰姐看着我妈微笑一下,我妈疑惑道,你是?见到我妈这么提问,我刚想开口帮兰姐回答,突然又想到,她自己说有解决办法,于是我就闭口了。

  兰姐轻轻走到了我妈的身边,轻声道:“你好,你是胡卫同学的母亲罢,我是他在大学的辅导员!”

  辅导员?我愣愣地看着兰姐,没想到她想到这个借口,我的脑海里也联想到了真正的辅导员,那个只比我打几岁,戴着眼镜的猥琐胖子,要是兰姐真得是我们的辅导员,我想考试的时候,我们的挂科人数肯定大幅度减少。

  为啥?美女效应呗!

  我妈听了兰姐这么一说,愣了一下,她看着穿着打扮得体,充满魅力的兰姐,有些不相信道,您真是……我儿子学校的老师吗?说完,我妈又瞥了我一眼,那眼神像是在询问我,为了配合好兰姐,我只好硬着头皮对我妈撒谎式的点了点头。

  兰姐果然有奥斯卡影后的潜质,她脸不红心不跳地点了点头道,是的!

  我妈哦了一声,然后忙让我搬个椅子过来,让兰姐坐下,然后倒了杯水递给兰姐。看来我妈真把兰姐当成我的辅导员了,我妈问兰姐是不是我在学校闯什么祸了,所以才把老师您惹来的?兰姐说没有,她说胡卫同学在学校表现不错,学校成绩也很好,我这次来,主要是听胡卫说他的家庭情况,我来看看他父亲,也就是你的先生。转。我妈听了忙说那就好,那就好,他如果在不努力学校就真对不住我和他爸俩了。说完,我妈回头去看着我爸,轻叹了一声道,谢谢老师过来探望,胡卫他爸现在生命总算是稳定了,刚才醒过一次,不过又睡着了,医生说明天再观察一下,现在已经基本没事了。

  Mh酷WT匠}8网A永久√免3◎费看小S#说

  我一听我爸刚才醒过来一次,忙松了口气。兰姐也叹息着道,是吗?但愿胡卫父亲能够吉人天相,早日康复起来罢。说着,兰姐突然从包里掏出了一万块钱,塞向了我妈的手中,又道,这些钱你拿去给胡卫父亲治疗罢,虽然不多,可这是学校老师们还有胡卫班上同学的一点心意。

  我妈一呆,忙推辞道:“不……这如何使得?不不,老师,这钱我不能收!”

  兰姐不由分说,将钱硬塞进我妈手里,道,胡卫母亲,这点钱,是全校老师们共同出的。虽然杯水车薪,可这是我们全体教师的一片心啊!胡卫父亲若是能康复,他下学期在学校也能安心学习,这也是我们共同的心愿。你是她母亲,不也盼望着自己老公能够早一天好起来吗?自己的儿子能没有烦忧地去学习嘛?收下罢,为了你先生和你儿子,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而我在一旁没有说话,说实话,这一出让我出乎意料,也让我对兰姐更加感激。

  我妈又是感激,又是不安,拿钱的手,都开始颤抖了起来。半天后,她才哽咽的道,谢谢你们,你们……都是好人哪!谢谢……

  兰姐笑了一下,道:“不用客气了,胡卫父亲能好回来,这比什么都强!好了,我得走了,下次有空,我还会来看看的。

  我知道兰姐其实是受不了我妈那感激零涕的眼神,兰姐前脚刚踏出病房门,我就和我妈说送送老师,然后追赶上兰姐,我沉默了一会儿,我说兰姐,谢谢你,那一万块钱,我会还给你的。兰姐笑道,还什么还,那是给你爸给你妈的,你要是再提还这个字,我就生气啦!

  于是,我没有说话了。兰姐问我这里有什么好玩的,我说没有。兰姐就说那带我去你高中看看,我愣了一下,还是带兰姐去了。学校的门关了,我和兰姐翻栏杆进去了,翻得时候,兰姐还差点摔倒,我笑了一阵子,兰姐抬头看着蓝色的天空,她说我好像也回到了高中的时候。不远处有一对小情侣在放风筝,风筝线断了,风筝挂在树上,风筝在飘,在飘...兰姐问我在高中有没有遇到喜欢的女孩?我没有回答。兰姐说别骗我了,有吧?我点了点头。她问那现在还联系吗?我摇了摇头。兰姐沉默了一会儿,她叹了口气,说如果那个时候我也在高中多好啊。

  是啊,最美的时候,最美的年龄。

  那个时候的天空很蓝。

  然后我想到了自己高中毕业时候写得一首小诗,一首很小的诗。

  豆蔻,年华的时代在校园,风筝的线,我们笑着握在手间。

  在操场,在班级,在里面,笑着从不说再见。

  天空会灰暗,乌云连成了一片,树木的叶子在闪,哗啦啦的成了风扇。

  他们说,好像要下雨了,自行车的轮胎圈,飞快的在转。

  人来人往的,遮住了视线。

  涌动的疯癫,让我们的内心慌乱。

  这是怎么了?

  我们这是在哪里?

  我们已沦陷。

  回过头,一看,噢,原来,路途已遥远,我们已不再,不再无所谓,不再玩。

  不再,不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