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H节上r酷匠网

  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已经快东方鱼肚白了,我看见旁边有一家包子铺开门了,几个笼屉冒着热气腾腾的云烟,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有些饿了,于是就准备买点早餐带回去给我妈吃。包子铺里是一对中年夫妻,老板娘看见我笑道,小兄弟起来这么早啊?我说我爸住院,我睡不着就下来逛逛,准备买点早餐带上去。老板娘说小兄弟你可真挺孝顺的。我笑了一下没说话,然后说买两笼小笼包,两杯豆浆。老板娘用铁夹子将小笼包夹在盒饭里,边夹边安慰我道,小兄弟虽然我不知道你爸是生什么病了,但人这一生就这样,生老病死都逃不掉,不过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你爸的病肯定没事。说着老板娘就把两盒小笼包递给我,再加两杯豆浆,我用白色塑料袋拎着,然后付了钱,本来零头还要两块钱的,老板娘没说,说凑个整数算了。我连忙说声谢谢。

  临走之前看了老板娘疲倦但挂着笑容的脸庞,我心中不禁感觉有丝暖意,还是家乡里的人好。

  在这个社会上,无论你受到多少冷眼和嘲笑,但请不要抱怨,这个世界上还是总有人情味这三个字的。当你落魄街头,垂头丧气的时候,有人给你十块钱,这也许不是怜悯,也许只是想给你一丝帮助,让你买几个包子填饱一下肚子。

  买完包子后,我走进医院,轻声走进病房,我爸依旧没有醒,我妈靠在床头也没睡,眼睛紧紧地盯着那挂着点滴的药水瓶。我走到她面前,小声说妈,饿了吧,吃几个包子填一下肚子吧。我妈说我还没有刷牙呢,我说我也没有刷牙啊,然后用手拿一个小笼包直接塞进嘴里,慢慢咀嚼起来,不是我不讲究卫生,只是我在这里没有牙刷,而且我们这县城里也没有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所以即使下楼也买不到。我妈看见我这样子,笑着说臭小子,你跑哪疯去了,饿坏了吧。然后她说把包子和豆浆放到桌子上,她等下就吃。于是我照办了。我妈说我一夜没睡觉,身子骨肯定架不住,让我赶紧去外面找个小旅馆睡一觉。我说没事,我在这看着我爸。我妈说咋啦,我的话你也不听了。于是我拗不过我妈,还是乖乖地走出病房。说实话我确实困了,走路的时候我感觉我双脚没有丝毫力气,软绵绵的,像是随时都有倒地的可能。

  离医院不远处就有个小旅馆,挺干净的,价格也便宜,我开了一间房,然后走进房间里,感觉实在架不住了,倒在床上就睡。这一觉我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才醒来,我头脑有些昏沉,揉了揉眼睛,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一看我睡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我爸醒过来没,我也看见手机上有两个未接电话,是兰姐打过来的,时间是上午九点和十点,大概我睡得很死,所以没听见。

  我回拨过去,兰姐接了电话后,我说我刚才一直在睡觉,所以打电话给我,我没听见。兰姐说你属猪的啊,一直睡到现在?我说我昨夜一直没睡觉可好,困死了。兰姐说好啦,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一愣说是你生日啊,你昨晚不是说过了嘛。兰姐笑着说,对啊,我还以为你头脑短路了,不记得了。我说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傻啊!兰姐说,我不和你嘴贫了,你赶快洗脸,说出你的位置,我去找你。于是我说出了旅馆的位置。然后兰姐说好酒挂了电话。我起了床,洗把脸,就下楼把房间退了。

  我站在旅馆门口,等了十分钟左右,兰姐才把车开过来,她下了车看着我问刚醒来,没吃饭吧?我说是的,兰姐说走,那就先去吃饭吧,我看了看旁边有个小饭馆,就准备向前走去,我迈出两步,却发现兰姐站在我面前静静地看我,我疑惑地问她怎么了?兰姐眉头一挑,给了我一张纸巾,我说什么意思?兰姐白了我一眼,笨蛋,擦擦眼睛,有眼屎。

  我顿时无语了,想找个镜子照照,却发现周围没有一块发亮的物件,只好接过纸巾擦了擦眼睛。进了菜馆后,我说这是我老家,吃饭的钱我付啊,你别抢。兰姐白了我一眼说随便你,我也不好计较什么,就召唤着老板娘,按照菜单随便点个三菜一汤。不一会儿,饭菜全部上来了。看着桌上的饭菜,我真感觉饿了,我就拿着筷子使劲夹着菜,然后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吃了一碗觉得还不够,我又去盛了一碗。第二碗吃了一半时,我抬头发现兰姐碗里的饭一动不动,筷子还原封不动的摆放着。

  我嘴里含着饭菜疑惑道:“你怎么不吃啊?”

  “我不想吃。”兰姐说道。

  “饭菜不合胃口?”

  “不是,我就是有点紧张,觉得不饿,吃不下。”兰姐眼睛一直盯着我,含笑道。

  “你紧张啥?”我问。

  兰姐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额,都中午了,吃不下也吃一点啊,不然待会儿饿了,可就没东西吃了。”我好心劝道着。

  兰姐还是摇了摇头说:“我真得吃不下,你吃吧,多吃点把我那份也吃了,我看着你吃。”

  “我吃相有点差,你别介意啊?”我道。

  “没事,你吃吧!”

  于是我继续埋头吃起来,恨不得把整个头都塞进碗里,把桌上的饭菜风卷了一大半后,我终于放下了筷子,打了个饱嗝。

  真是快撑死老子了!

  兰姐看见我吃完后,笑道,你可真是一头猪啊,吃那么多!说完,她从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巾递给我,让我擦擦嘴。然后兰姐说吃完走吧,我跟你去医院看看你爸吧?我惊讶问道,兰姐,你去医院干嘛?兰姐说怎么了,我不能去?我犹豫了一会儿,感觉有些难堪,但实在不好拒绝兰姐,就尴尬地笑了笑说能啊。兰姐说那咱们就走吧,我只好说好吧。

  去医院之前,付了饭钱,然后又打包了两盒饭菜,兰姐问我干什么?我说我给我妈带去啊,她应该看着我爸,还没吃饭。兰姐温暖地看着我微笑道,你可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