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厕所后,我回到了病房,我妈正坐在床边,用右手支撑着下巴,看着药水瓶发呆,我走到她身边时,她还没有意识到,我拍了拍我妈的肩膀,她才回过神来,回过头看着我。我说妈,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可要把药水瓶盯紧了,没水了要及时和护士说换水。我妈问我这么晚还去哪?我说刚才上厕所的时候,我一个高中同学打电话跟我聊天,我说我回来了,他非要请我吃宵夜,我想推辞都不行。我妈下意识地问是男的还是女的?我犹豫了半天说男的,说完我就不敢看我妈的眼睛,我妈说那你就去吧,我在这里看着你爸,没事的。我又仔细叮嘱了我妈一下,然后就走出病房。

  下了楼,走出医院,一阵凉风吹过来,挺清爽的,我站在一杆路灯下,结果等了有十分钟,一辆路过的出租车都没有,我只好向兰姐那里走去,边走边回头看看有没有出租车。结果走了又有十几分钟后,我还是没看见出租车的影子,这时我想骂自己傻瓜,刚才就应该叫兰姐把车子开到医院楼下,这样就费不着我这么走动了。商贸大厦里县医院有段距离,所以如果要我走过去要走半个小时。走了一会儿,我终于放弃了,不是我走不动,而是我觉得自己够傻,在浪费时间。于是我打电话给兰姐,兰姐接了电话问我到了没?我说我在路上根本看不见出租车,所以走在半路上,你开车过来吧。兰姐骂了我一声傻帽,说早点说啊,害得她还傻乎乎地等了那么久。

  挂了电话后,我就蹲在马路牙道上,抽着烟,香烟还没抽完,我就看见兰姐那辆醒目的车子从我面前飞驰而过,她大概是没看见我,我连忙嘴里叼着香烟站了起啦,使劲地朝兰姐的车子挥着手,嘴里喊着哎,哎,然而并不鸟用,我看着兰姐逐渐消失的车影,立马掏出手机给兰姐打电话,兰姐接了电话还没等我说话,她就急忙道,别急,马就到了。我说急什么急啊,你过了。兰姐听了一愣,她说过了?可是GPS显示县人民医院就在前头啊。我说医院是在前头,可是你错过我了,我刚才和你说了我已经在半路上了,你忘记啦?兰姐尴尬地笑了笑,我还真忘记了。我无奈道那你赶紧调头吧,我站在右边的道路上给你挥手。兰姐噢了一声,说好的之后就挂了电话了。

  没一会儿,我就重新看见兰姐那辆奔驰车了,可是她开得很缓慢,好像怕是又错过了我,正仔细打量了路的两旁,这时我拼命地向她招手,兰姐终于看见我了。她将车子向我开过了,停在我面前。下了车后,兰姐白了我一眼说你以为我鼠猫的啊,有夜视眼,你大晚上站在这,我能看见嘛?我说行,是我站得位置不对,我检讨,是我的错行不,兰姐听了傲娇地说这才是好孩子,乖。

  我问兰姐这么晚还开车过来,有什么事吗?兰姐说是为了两件事。我问哪两件事。兰姐笑着说,我明天就过生日了,所以我跑过来,想和你一起过生日。我惊讶道,兰姐,明天就是你的生日啊?可是我怎么不知道啊。兰姐说你没问我,我也没告诉你,你更不可能翻我身份证,去看看我的出生日期,所以不知道也正常。我听了噢了一声,想想也是,心里顿时好过些,对兰姐的愧疚之感也少些。

  兰姐说完就没再继续说下去,我问兰姐第二件是什么?兰姐说第二件事情要明天我才告诉你。我说还要明天,到底搞什么鬼啊。兰姐微笑着没回答,只是问了我,县城里有什么好玩的?我说没怎么好玩的。兰姐问那你陪我去唱ktv吧,我惊讶道又去?兰姐说对啊反正现在也睡不着觉,我只好点头答应了。

  那天天晚上,因为明天是兰姐的生曰,所以即使不喜欢唱歌的我,也首先唱了一首郑智化的《你的生曰》,反正整个包厢就我和兰姐两个人,也不怕丢面子。

  看正6$版}章c节上酷Mb匠:t网mG

  唱完后,我又唱了张学友的吻别,感觉很好听,不过就是不知道兰姐听着是什么感受?然后我忽然有感而发,选了一首陶喆的《流沙》。

  “并不是真的路过而已,也不是真的我会想你。全部不是真的,是骗自己。其实还爱你,爱着你!我以为我早想清楚,不由自主恍恍惚惚又走回头路,再看一眼有过的幸福。爱情好象流沙,我不挣扎,随它去吧我不害怕。爱情好象流沙,心里的牵挂,不原放下ohbaby让我这样吧……”

  这首歌,我唱得十分投入,但我不知道是为了兰姐而唱,还是为了高中时候那个暗恋女孩而唱。也许,都有点罢。我的爱情,也就象流沙一样。从没拥有,却已随风而去。

  唱完后,兰姐对我说唱的不错,我对她笑了笑,没说话。唱完歌后,时间真不早了,兰姐说她打算去车里睡一觉算了,然后问我一起在车内眯一会儿吧,我摇了摇头说我还是会医院吧,毕竟我爸爸还没醒,我担心她。然后兰姐说送我,我没让,说这里离医院不远,我自己走回去吧,我先走只想一个人在街上慢慢走走。带着淡淡的惆怅,伴着徐徐的晚风,一个人孤独的走在黑夜里。

  有一首歌,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但我觉得,孤独的人是可怜的。孤独的人其实并不想孤独,只是,对我们来说,孤独是无奈的选择。

  长街路灯,只影独行。我一路行来,仿佛天地间,只有我一人存在。大约二十分钟后,我走到一条小街道。

  从走过这条路走,再走大约十几分钟,就可以到达县人民医院了。很晚了,小街上空无一人,只有两旁白色的路灯在亮着。

  我慢慢走在街边,忽然,听到背后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自远而近飞速而来。我没有在意,仍是自顾自走自己的路。

  很快,摩托车已追上了我,居然是几乎擦着我飞驰而过。我吓了一跳,看着远去的摩托车心里暗骂道:“我靠!开那么快,急着去投胎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