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活过的很快也很慢,有人说过,没有上过大学的人生是不完美的,所以我们在父母的期望下走进了这座白色象牙塔,只是我们在这里过得并不像他们希望的那样美好。

  我们打架,泡妞,逃课,去网吧包夜,疯狂地迷恋着游戏。日复一日地挥霍着颓废的青春,似乎这才是正常的大学生活。

  记得前几天在网上看见过这样一句话,高考不过是决定你去那座城市打撸啊撸,不过还是要好好考,因为大城市的网速快。

  然而我们那时候英雄联盟还没有横空出世,魔兽世界和穿越火线才是在大学生中风靡的主流游戏。不过,我很少玩,只是被阿超带到网吧玩过几次,魔兽世界我被塔死,穿越火线的战绩是零。

  由于考试的日期越来越近了,学校的课当时都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就是上自习,打小抄,复印,缩印,想必很多大学生都干过这样的事情。学校的打印处也雨后春笋般的增加了很多处,每天每个地方都有很多排队的,复习资料一堆一堆的复印,每年的试题一遍一遍的缩印,没有最小,只有更小,就看谁的眼睛更好使,戴眼镜的童鞋就比较吃亏了。这时那些沉迷游戏中的大学生会突然醒悟过来,他们猛地一下拍了自己的脑袋瓜子,扳着手指数数自己旷了多少次课,哪些内容没有复习,数着数着,他们会发现手指不够用了,然后一脸痛苦道,我考试该怎么办啊,这是要挂多少科的节奏啊!

  阿超也摘下耳机,放下键盘,我问是不是浪子回头,准备复习了?阿超说不是,我要准备解决一件事,不想让这学期留下什么遗憾。说完,他就一脸严肃地走出宿舍,我看着他的背影又疑惑地看了一下大飞和阿超,大飞手捧着书说了一句,他应该是去找杨雨洁了。

  阿超是找杨雨洁的,我和大飞是在傍晚的时候看见他俩的。

  酷匠网|永久免9费看h小H说,

  一条路上,飘落了几片绿叶。西山外面的几束阳光仿佛不愿归去,它们在外面不停的挣扎着,染红了天边的云朵,把树木的剪影拉得细长。

  阿超和杨雨洁踩在树叶上,沙沙地走动着。阿超看见了我和大飞,不过没有说话。

  黄昏拉长了他们的背影。

  我惊讶地看着他俩的背影,然后问大飞,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杨雨洁突然变卦了,同意阿超的追求了?大飞缓缓地摇了摇头,也吐露了一个字,悬。

  六月末的天气越来越炎热了,太阳在高空中散发着热气,像火一样烘烤着大地。

  学校里的一些女生,也开始想方设法地打扮自己了,一件件布料少的可怜的衣服不断地出现在校园里,她们仿佛恨不得什么也不穿,直接赤裸上阵。

  这一道道靓丽的风姿,让我们男同胞心里的小野兽激动不已,晚上在被窝里撸管的频率也高多了。

  那些女生滋润了我们的眼睛,也刺激着我们的鼻孔,害得我们差点流下了鼻血。

  不过六月的空气中还散发着淡淡忧愁的味道,初中生要中考,高中要高考,大四的学长学姐们也意味着要离开学校,步入社会了。

  而远处的栀子花也已经开放了。

  这一切都意味着毕业两个字眼。

  虽然我现在才大二。

  校园里到处都是打着毕业口号的横幅,也有些学长学姐在摆地摊,卖些零碎的东西。

  还有一对对的毕业秀恩爱,宣誓着海誓山盟,永远在一起。

  不过这一切与我无关。

  那天晚上,阿超回到了宿舍了,不过无论我们怎么盘问他和杨雨洁的事情,他都不肯吐露一句,我说是不是兄弟,他恳求道,我的事你就别管了,好吗?然后我没有说话。

  过了几天,我和大飞在校门口再看见了杨雨洁,只不过旁边没有阿超的身影。她穿着女秘书般的制服,拖着箱子包裹从门口走出来,走向校门口的一辆宝马车,奔驰车下来一个啤酒肚中年男子,他帮杨雨洁把包裹放在后备箱里,看着他俩的行为举止和亲昵动作,似乎关系不那么简单。又看着那啤酒肚男看着杨雨洁的眼神,我觉得他俩不是亲戚关系。

  随后,两人上了车,缓缓驶向远方。

  我愣住,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和阿超在交往嘛?

  大飞见到,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道,呵呵,这就是现实,现实打败爱情。

  我打电话给阿超,我说我刚才看见杨雨洁了,阿超噢了一声,我说我看见她和一个开宝马的老男人在一起,阿超还是噢了一声,我说你没反应啊?阿超说我要有什么反应?我说你不是喜欢她吗?阿超说是的,你说的,我都知道了,她那天就告诉我了!我说那你现在还喜欢她?阿超说了一句是的,我还是喜欢她!然后我举着手机没说话了。

  猴子知道这件事后,骂阿超贱啊,那个杨雨洁明显被人包养了,他还喜欢她干嘛!

  阿超只说了句,我没背景没钱,毕业后男除非我去做鸭,否则还是从低级小白领做起,什么时候买得起房还是二话,那样我凭什么娶她?

  大飞说所以你甘愿做备胎?

  阿超没说话,然后我们都没说话,默默地抽着烟。

  我突然想到了兰姐,然后想到了我,我发现我现在有点变了,兰姐给我钱的时候,我不再那么有愧疚感了。

  我有点鄙视我自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零号书生说: 《年少就是混》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