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复了好,你在门口等我一下。然后我把手机揣进兜里,看着蹲在我面前哭泣的王子溪,我站起身来叹口气,我拿出一张面巾纸递给她,说把眼泪擦擦吧。王子溪梨花带雨地抬起头,接过我手中的纸巾,擦了擦眼泪。她说我是不是很傻?我说傻丫头,你这又是何必呢?过去了就过去了,又何必执着着不放呢?这样伤害的只有你自己。王子溪脸上挂着泪痕没有说话。

  我说我有事要回学校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去。王子溪点了点头。于是来到ktv包厢只唱了一首歌,我俩就离开了。我先把王子溪送到租住的房子里,然后我再连忙向学校门口跑去。就这样离兰姐发短信给我有近半个小时了,当我气喘吁吁地跑到学校门口时,我看见了兰姐的车子,她站在车外也看见了我。我摸了一下额头的汗,向兰姐走了过去,兰姐疑惑地问我,你不是说你在学校里吗?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刚和同学一起在外面玩了一会儿。兰姐哦了一声,就没再问了。

  我问兰姐找我有事吗?兰姐没说话,把她手机递给我,说你打开相册看看第一张照片。我疑惑地接过兰姐的手机,点亮屏幕,翻到相册一看,第一张是吴磊,只见他跪在地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很是狼狈的样子。我抬头问兰姐这是你叫人打的?兰姐说还是上车说吧,外面人多耳杂。

  然后我和兰姐上了车,兰姐关上了车门,她说是的,兰姐说吴磊下午的时候准备做汽车去湖南,结果被她安排的人发现了,然后截住来了,带到荒郊野外打了一顿。说着,兰姐笑着问我解气了没?

  我没回答反问那现在吴磊人呢?我怕兰姐把事情玩大了,现在说法制社会,如果吴磊有个什么闪失,兰姐肯定也得有事。兰姐说放心,我有点分寸,今晚只不过把他关在一间屋子里,饿他一天,明天就把他放出来。

  “兰姐,假如他报警呢?”我提出了心中的疑惑。毕竟吴磊也不是被打一顿就老实的人,吃了亏肯定会报复出来,我怕他斗不过兰姐,就报警,让兰姐坐牢。兰姐笑了笑说他不敢。我问为什么,兰姐说你忘了他之前威胁我,让我打十万块钱的事了?兰姐说到这里再次笑了笑,辛亏当时我留个心眼,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录音下来了,如果他报警,我就把录音交给警察,也反过来告他。到时候,他罪名比我还大,我大不了就是个故意伤害罪,花点钱,找点人就没事了。而他是敲诈罪,而且还是十万块钱,数额比较大,够蹲好几年牢房。所以如果他不傻,就不会选择去报警。而是乖乖地夹着尾巴滚回湖南去!

  兰姐说完后,还得意地看我一眼,似乎想听我的表扬。而我愣愣地看着她,脸上充满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在我和兰姐相处的印象里,她就像个小女孩一样,可是处理吴磊的事情,一早就想好录音,心思却如此缜密,让我不禁有点汗颜,也有点后怕的感觉。

  看来女人都是双面怪物。

  兰姐问我要不要开车带我去小屋子看看吴磊,如果还不解气你就踢他几脚。我摇了摇头说算了,他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够惨了,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教训。我突然想到那十万块钱还在吴磊手里,就问兰姐钱要回来没?兰姐说我拿了卡,然后让他说出了密码,不过没全取出来,给他留了两万块钱,就当他的医药费吧。我点了点头说也行,毕竟做人也要留点底线,不能太过了。兰姐笑着看着我说,你心真善良。然后她问,我听说他上次带几个人在学校门口打了你一顿?我点了点头说是的。兰姐说然后他还在你们学校贴吧发了个帖子,说是你抢了他女朋友,他才打你的?

  我不知道兰姐如何知道这件事了,但我心里突然有种慌乱的感觉,我连忙道,没有,兰姐我真没抢他女朋友,是他把学校一个大一女生搞怀孕被学校开除后,王子溪才找到我,只不过和我说说话,我看她很可怜,就安稳了她几天,我俩也只是兄妹关系。

  兰姐笑着说,我知道,你干嘛说话这么紧张。然后兰姐拿出一根烟,她说你最近也挺喜欢抽烟的?我点了点头,偶尔抽一点。

  “那抽我的不?”兰姐拿着她的烟盒问我。我摇了摇头,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我爸香烟含在嘴里,兰姐说别动,接着,她拿着打火机,帮我点燃。我俩互相抽了三口后,兰姐依靠在座椅上,看着外面的窗外,她问她漂亮吗?我没反应过来,嘴里含在烟头,模糊地啊了一声。兰姐转过头,嘴角微笑地看着我说,我说的是王子溪,她漂亮了吗?

  我的脑海突然停滞了几秒,然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蛮漂亮的。

  “也不大吧,和你一样大吧,年轻就是好。”兰姐突然又感叹了这一句。而我抽着烟,没接上话。兰姐抽完手中的烟,把烟头按在车里的水晶烟灰缸里,然后她突然转过头问我,刚才你就是和她在一起的吧?我没撒谎,也不想欺骗兰姐,就说是的。

  “那你喜欢她吗?”兰姐问我。

  我摇了摇头,应该没有吧,我拿她当我妹妹。兰姐笑了笑,骗人的吧,男人都不是喜欢年轻的美女吗?我急切地说道,是真的!兰姐哦了一声后,就没说什么,转头再次看着窗外。

  窗外的星星很亮,一眨一眨地闪弄着眼睛,我感觉它们在笑,而兰姐却没有笑出来。

  兰姐没转头地问我,星星美嘛?我说美。她说有多美?我很想说和你眼睛一样美,但我没说出口。我说很美。兰姐说是的,很美,很美......说着,说着,兰姐突然转头看着我道,晚上有课没?我摇了摇头说没有。兰姐说那我俩去酒吧吧。我问为什么?兰姐笑着说喝酒,像上次那样,你喝醉,我也喝醉......

  o%酷匠网唯☆一)/正版,+T其K他)5都h是Y盗_+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零号书生说: 《弃乱的青春》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