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准备傍晚的时候送王子溪去学校旁边的宾馆,因为我怕晚上王子溪走那条路不安全,毕竟每个大学旁边都有几个社会渣子,平时游手好闲没事干,夜里专门做些偷鸡摸狗的勾搭。而且王子溪长得确实挺漂亮的,我不放心她。但王子溪说她晚上还有课,那我说你晚上上完课后打我电话,我去送你吧,她轻轻地嗯了一声。

  那天晚上我没去上课,在宿舍里待着,因为我怕王子溪下课比我早,到时候联系不到我。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王子溪给我打了电话,说是在我们宿舍楼下。我下了楼后,看见她一个人站在黑夜里,路旁的等微亮。我问她要不要带什么衣服,带了宾馆好洗澡换衣。她摇了摇头说我今晚不想洗澡。我笑着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夏天不洗澡,不怕脏嘛?王子溪听到这句话,愣愣地看着我,过了一会儿,她看着我问,那你嫌我脏嘛?我没有回答。她看着我沉默的样子说,那我去你宿舍拿衣服吧。

  拿好了衣服后,我送王子溪去宾馆,在路上,她没说话,我也没说话。没走几步,就到了宾馆的门口,说实话所谓的宾馆只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洋气点的招牌的小旅馆而已。

  小旅馆在一个小巷里,小巷有些脏乱,零乱地堆放着些垃圾,一只脏兮兮的小野猫正举着爪子在垃圾上拍着苍蝇,它看见了我和王子溪后,身上的毛顿时都炸开了,眼珠子泛着绿光,蜷缩在一角,朝我俩狰狞地张着嘴。

  我向前一步,走进了旅馆,旅馆的柜台前坐着个穿着拖鞋的妇女,她吃着苹果,看着电视。我对她说,开一间房。妇女抬头看了我和王子溪一眼,她说两个人?我说一个人。她听了有些惊讶地看着我,问我是你住还是她住?我用手指了指王子溪说她住。

  她噢了一声,看着我问道,有50、70、90的,你选哪一个?

  我还没说话,王子溪在后面说道,50的吧。说着,她就准备掏出钱包,我拦住了她,拿出一张红色钞票递给妇女,说70的吧。

  我不想让王子溪住得太差,如果选最贵的,我觉得她应该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取中间。

  妇女没找我三十块零钱而是开了一张单子给我,说是保证金凭条,然后她问我要身份证,王子溪把她身份证给了我,我给了妇女。妇女又递给我把钥匙,然后报了个门号。

  我接过保证金凭条和钥匙,跟妇女说我上一会儿就下来,然后带着王子溪上了楼。

  房间在第三层,打开门,里面只有简单的一张床和一个凳子,还有一台老式的彩电,辛亏里面有卫生间,只是有些简陋,里面的白漆都掉落了少许。王子溪对我说你坐会儿吧,我去洗个澡。我说我只是上来看看,看环境怎么样,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王子溪拽了我一下胳膊,她咬着嘴唇说,你能陪我一下嘛?我看着她的眼睛,我不忍心拒绝,就点了点头说好吧。

  最新$章节kw上/)酷匠n网i

  然后王子溪笑了,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

  我坐在床上,闲得无聊就打开电视,拿着遥控器按来按去,发现只有一个台——CCTV1,于是果断的关了电视。

  小旅馆离附近一个小广场很近,所以时不时传来一阵欢笑,还有一段神曲的音乐,几个老大妈扭动着腰肢,在激情地跳着广场舞。

  我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的夜景,抽了一根又一根烟。

  我现在很喜欢在夜晚抽烟,这对我来说,是个享受。

  然后躺在床上,我再次打开了电视,屏幕上一阵雪花过后,终于蹦出了画面,还是那个CCTV1,播放的是抗日战争片。我看了一下,完全不能与亮剑相提并论,于是我再次关上了电视。

  我不喜欢这种千率一篇的片子,每次结局都是全民皆兵的赶走了倭寇,咳咳,忘记了还有光着脑袋的武僧,修炼的是手撕日本鬼的招式,然后某个党打败了某个党。

  就像我不喜欢有些人老是把自己的一点成绩挂在嘴边,天天吹谈一样,而且还把成绩外的污点,不竭余力的遮盖的严严实实。

  就怕被人掀开了遮羞布。

  呵呵,请问谁没有出丑过呢?至于那么怕被揭开嘛?

  香烟抽完后,王子溪洗完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了,不得不说刚洗完澡后的王子溪有种女人的魅力,让我心脏猛地一跳,不过我还是能控制住,毕竟我不是禽兽。

  王子溪闻着房间里的烟味皱着鼻子对我说,你又抽烟了?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烟瘾犯了,就抽一根,说完我站起身来说时间真得不早了,我要走了。王子溪说能不能陪我聊会儿天。我咬着牙关拒绝了,我说辅导员布置给我的作业我忘记写了,说完我就赶紧走出了房间。

  毕竟我是个正常人,有血有肉有生理器官,夜晚孤男寡女的独处一个房间,我真怕会出什么事。

  下楼的时候,那个妇女不可思议地看了我一眼,她嘀咕了一句,房间的隔音没怎么好,我怎么没听见叫声啊!

  刚走出了旅馆,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看屏幕,是吴磊的号码,虽然我没有把吴磊号码储存起来,但他那十一个数字,我已经铭记在心了。我犹豫了一会儿,盯着手机屏幕约一分钟,最终我接听了电话。吴磊在那头笑着道,哟,我还以为你不接电话呢。

  我沉着气问道,打电话来什么事?吴磊说没什么事,就是给你道个别的,以后我不会打电话给你了。

  我听着一头雾水,忙问你说得是什么意思。吴磊说没什么意思,我马上要离开这里了,哦,对了,你那兰姐出手可真大飞!吴磊说着笑了两声就挂了电话。

  而我站在黑夜中,呆呆着。那只黑猫再次泛着绿光,朝我瞄了一声叫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