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里,吴磊找我好几次,无非就是找不到我表姐就找我要钱,我理都不理他。大飞他们三个好像知道我和吴磊闹僵了,在宿舍里阿超问过我为什么闹僵?我没说。然后他也没接着问,不过他们三个也渐渐地与吴磊保持了距离。

  我想这就是经常一起换着裤衩穿的兄弟吧。

  至于吴磊的事,我没跟兰姐说,毕竟不想让她知道我被一只苍蝇缠住了,让她担心。

  没过几天,一天晚上兰姐过来找我,她说闲得无聊,要带我去酒吧玩,我问有几个人。兰姐说就我两个人。说完她笑着道,难道你在学校交了什么美女朋友,要不带过来让我看看?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哪有。

  然后兰姐开车带我去了一家酒吧,酒吧离学校不远,几个红绿灯距离。

  酒吧里的人很多,美女也很多。当然大多数是一群寂寞的化妆美女。

  其实,说实话,我还是挺欣赏会化妆的女人,我觉得会化妆是现在女人的一个基本生存技能,虽然她们美得并不真实,把真实的脸庞掩藏在浓妆艳抹的面具下面。但至少走在大街上,不会污染人们的视线。

  而且男人毕竟是视觉动物,我个人觉得女人就是给男人欣赏的。

  我坐在沙发上,兰姐点了些酒喝一个果盘,我和她喝了几口后,兰姐问我跳舞不?我连忙摇了摇头说我不会跳舞。兰姐抓着我的手说不会跳舞我教你啊!我说兰姐,还是不必了吧,我四肢很不协调,真得不是跳舞那块料。于是兰姐好说歹说见我始终摇了摇头,她白了我一眼说真拿你没办法。于是我和兰姐坐在沙发上玩起了掷色子的游戏,兰姐说输一局,必须喝一杯酒。结果几局过后,兰姐的运气犹如上次在ktv斗地主一样,好运到家了,所以我输的最多,喝得也最多,脸色有点通红,头晕晕的。然后我起身去上了一下厕所,回来的时候,我发现桌子上多了个空酒瓶,兰姐脸色通红地依靠在沙发上,我惊讶道兰姐你怎么喝这么多?兰姐略显醉态道,你一个人喝没意思,我就陪级喝点,来,一起喝!说着兰姐朝我举起酒杯,我俩又喝了几杯。喝完后,我右手捂着额头对兰姐说我不行,不能喝了,再喝真得要喝醉了。兰姐说我没出息,然后她又喝了一杯,喝完后,兰姐突然扑倒在我的身上,我头脑迷糊地问兰姐干什么?兰姐笑着说我就想拥抱你一下呗。

  然后我迷迷糊糊地起了身,我感觉我和兰姐拥抱在了一起,随即我感觉嘴唇有点湿润,我俩好像接吻了。

  也许只是个梦。

  我依稀记得随后我和兰姐互相搀扶着走出酒吧,兰姐请了个女代驾,把我先送回学校,然后她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我觉得脑袋还有点晕,就让猴子帮我喊到,我上午不去上课了。就在我躺在床上思绪万千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拿过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我犹豫了一会儿就接听了。

  电话那头是个男人声音,他问道,是胡卫吗?

  我说是的,问他是谁?

  他说是送快递的,现在在学校门口,他进不去,让我出来拿一下。

  我感到很疑惑,就道,我没有在网上买东西啊!怎么有快递呢?

  他的声音很不耐烦道,你是不是叫胡卫?手机号码是不是你的?是你就快点出来拿一下,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等。

  我说好吧,我马上就出来。

  然后我挂上电话,穿上衣服就出去了。来到学校的大门口,我没发现有快递员,只不过对面停了一辆面包车。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我接过电话,那头说,你到马路对面来!

  我说我怎么没看见你啊?他说你来就看见了。我只好向对面走去。刚走到对面,面包车的门打开了,走下来三个男的,领头的让我心里一惊,竟然是吴磊。

  我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都怪自己太大意,没注意细节!

  吴磊抽着烟,看着我冷笑道:“我还以为你小子不出来呢!”

  酷匠}网}首*/发"

  我咽了口吐沫,感觉情况有些不妙,下意识退后一步,警惕地看着他道:“上次已经说了以后见面就当互相不认识,你还找我干嘛?”

  “呵呵,是啊,互相不认识,可是前提是你还钱了嘛?”吴磊举起右手朝我打个钱的手势,朝我笑着道:“还有昨晚你哪了?去酒吧了吧,和你所谓的表姐?然后你和你所谓的表姐接吻了?啧啧,你这可是乱伦啊。哦,不对,也许你一开始就是骗我的,其实你是你那表姐包养的小白脸对不对?”

  我心里一抖,他怎么知道这么清楚,难道他找人监视我和兰姐?

  我连忙解释道:“我和兰姐真得是姐弟关系!”

  “姐弟你麻痹,还想骗我?害得老子楞乎乎地去追你那所谓的表姐,早知道我直接下药,霸王硬上弓了!”吴磊一脚向我踹来。

  我立马一躲,没踹到。吴磊叫嚣道:“你竟然还敢躲?给我打!”说着吴磊身后两人一起向我扑了过来。

  我只不过跟着表哥后面学了几天半架势而已,根本不能和这些以打架为职业的流氓混混相提并论,没一会儿我就被打趴下了,他们在我的身上使劲的踹着。

  我只好无力地抱头蜷缩在地上。

  呵呵,我只是个被人打得命!

  打了一会儿,吴磊说停手,他走到我面前,抓着我的衣领,然后拍了拍我的脸道:“小白脸,我现在不要你还钱了,反正我现在手上有你俩的把柄,我直接找你表姐去,反正她有钱!”

  说完后,吴磊向我吐了口吐沫,不屑地瞥了我一眼,转头上了面包车,走了。

  而学校门口的那几个保安,自始至终全都伸头往这边张望,没有过来帮忙。

  我躺在地上,咳嗽了一下,吐了一口痰,挨了几拳几脚,身上很痛。我慢慢地站了起来,衣服全是灰尘和脚印,很脏。

  这时,一对小情侣从我身旁路过,那女的皱着眉头看着我,眼睛充满着鄙视。

  是啊,我是个无能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