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吴磊这么一说,兰姐确实有几天也没联系我,我也怪想她的。下了课后,我打电话给兰姐,兰姐问我怎么有时间给她打电话了?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吴磊笑着说道,咱们这里有个大画家,准备给你画个肖像。兰姐说你还认识大画家啊,谁啊?我笑着说你认识!兰姐说我现在在公司,有点事,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我说就是那个吴磊。

  “吴磊?”兰姐听到这个名字明显有些犹豫,沉默了近一分钟脑袋还没转过弯来,看来她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已经记不得吴磊这个人了。

  我用余光瞥了一眼旁边的吴磊,然后转过身,小声地对手机说道:“就是上次你来我们学校,和我一起踢球那个人啊!”说完后,我又看了一下吴磊,我怕他听到会感到尴尬。

  兰姐听我这么一说终于想起来了,连说三个噢噢。然后惊讶道,他不禁会踢球,还会画画啊?我说是啊,关键人长得帅,迷倒我们学校一大堆女生。兰姐说他就在你身边吧?我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兰姐笑着道,要不然你这么会拍马屁?我顿时无语了。说了一会儿,兰姐说现在手头上有点事走不开,说下午的时候在来我们学校。我说行,到了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后,吴磊忙问我怎么样?我笑着打了个响指说我姐上午有点事走不开,下午才过来。吴磊一听说行,下午就下午吧。然后道中午的时候,他非要请我吃饭,吃饭的时候,我不知道他哪来的好奇心,嘴里含着饭也不忘问兰姐的事情。其实我对兰姐的了解也没多少,所以每次都含糊不清地敷衍了。

  吃完饭后,我问吴磊下午有课吗?吴磊说有啊,但说是选修课,上不上无所谓。然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在里面捣鼓了半个小时,焕然一新地出来,还穿了新衣服。我说你打算去相亲吗?他说我打算画一次人生最重要的一副画。我疑惑地问他画什么?他神秘地一笑,只说了两个字,保密。

  到了下午两点的时候,兰姐开车过来了,下车的时候还戴个大墨镜,看起来更加性感,美丽了。我还没上去问候,吴磊就向前走了过去,眼睛一直盯着兰姐的脸,手还一直握着兰姐的说,笑着说你好。我走上前没好气地踹了他一脚,骂道,都和我姐第二次见面了,还用你好做开场白,庸俗不?吴磊回头白了我一眼,放开兰姐的手,没理我。倒是兰姐笑着问我,既然不说你好,那说什么。我说最起码说第二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啊!这次换吴磊回头踹了我一脚。

  不过我躲过了,因为他揣我的时候,眼睛还在看着兰姐。

  兰姐毕竟不是小女孩,她注意到了吴磊的目光,皱了皱眉眉头,随即不露声色的向我走了几步,靠近我,然后对吴磊说听说你会画画?吴磊连忙点了点头说是的,然后他说要不你去我宿舍,我帮你画一副。我接着吴磊的话打趣道,画得不好,不要钱哦。吴磊说哪能啊,就算帮你姐画十副我也不能收她钱啊!我说也对,我姐这么漂亮,给你做模特了,还没找你要钱呢。

  于是我和兰姐跟在吴磊的身后,来到了他的宿舍,刚一进门,我以为走错了宿舍,满地的烟蒂和随身乱扔的鞋袜不见了,地面上干净整洁,感觉就连被单也是新换的。兰姐说你这宿舍挺干净的,说着白了我一眼,至少比某人的宿舍干净多了。我听了感觉一阵无语,那宿舍又不是我一个人住的,就算再脏也不能算我头上啊!吴磊听到兰姐表扬,不好意思抓了抓头发笑着说,我的宿友都搬到外面租房子住了,所以就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弄干净点,我住的也舒服。吴磊话说完后,我真想狠狠地踹他一脚,真后悔当初在他宿舍没拍几张脏乱臭的照片。

  最U新t章☆节#X上j¤酷匠{网

  兰姐点了点头,在吴磊的宿舍随意走动着,她说你以前画的作品能拿来给我欣赏一下嘛?说着,她走到吴磊的床前,发现了一副画,于是右手拿住,画卷展开了一角,兰姐还没看清,就被吴磊抢走了。兰姐抬头疑惑地看着吴磊,然后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幅画不能看。吴磊把画卷重新卷起来有些结巴说道,不是的,只是这幅画还没画完,我怕献丑。兰姐听了噢一声,没说话。

  刚才兰姐展开画卷的那一下,我看见一点,画上的是王子溪的裸图,就是吴磊那天在宿舍里为王子溪画得一张。

  接下来,就在吴磊弄好画架,准备给兰姐画画时,兰姐的手机响了,她去外面接听一下,回来后带着歉意对吴磊说不好意思,公司有点事,我要走了,所以画画还是下次吧。既然兰姐都这么一说了,吴磊也不好挽留什么,就和我把兰姐送出学校。

  和吴磊肩并肩走在学校路上的时候,吴磊问我刚才没把画给你姐看,你姐还是不是生气了?我说我姐没那么小气,没事的。回到宿舍后,我收到了兰姐的一条短信,他说你觉不觉得那个吴磊有点古怪?我说哪里古怪了?然后兰姐就没回短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