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完球后,我汗如雨下的和兰姐坐在操场的边上,兰姐递给我一张纸巾,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粒,然后仰望着天空,喘了一口气。兰姐说哟,你球踢得不错啊。我笑道从小在农村出生,没有什么好玩的,就喜欢和村里小伙伴拿着一个破球踢来踢去,自练技术!兰姐笑着说球踢得不错,人长得又挺帅的,在学校是不是有不少女生追啊?

  这时,吴磊正拿着两瓶激活和一瓶营养快线走了过来,我用下巴挑了吴磊一下,然后对兰姐说,你看他在我们学校才是万人迷后,肯定有不少女生喜欢。兰姐说那你俩就是情敌哦?吴磊笑着走过来递给我一瓶激活把那瓶营养快线拿给兰姐。

  我们三个坐在一起,聊着天,扯着淡,胡天海地乱说一顿。然后我知道吴磊是大三的,比我大一岁,他笑着让我喊他哥。我还没说话,兰姐却笑着说让他喊你哥,你得买糖给他吃啊!吴磊说行啊!然后我喊了一声哥。吴磊从口袋里掏出一片口香糖给我说弟啊,这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啊。说完他就笑着跑了,我站起来拿石头砸他,没砸到,然后旁边的兰姐也笑了。

  那天,天空很亮,太阳还没下山。

  .√酷+:匠网唯5一j'正*版$h,其.他~/都$=是!D盗版》o

  自从和吴磊认识后,我俩就经常打成一片,我也带他去了我的宿舍,在带他去之前,我给他打了预防针,我跟他说我们宿舍很脏,吴磊说我们宿舍也是,我又说我们宿舍很臭,吴磊说都是大老爷们住的地,有些汗臭味正常,我又不是娘们,怎么会计较这些。结果吴磊刚推开门,左脚刚踏进,他立马用手掌捂着鼻子,转头就跑了出来,哭丧着脸道,真臭。当时,猴子正在洗脚。

  我以为带吴磊进来,大飞他们会有些意见,没想到,吴磊笑着跟他们打了招呼,每人散了一根烟后,他们几个就开始坐在一起扯淡,讨论某某女生屁股挺翘,某某女生的胸部又大了,某某丑男竟然追到了某某女神...再然后他们就混熟了,开始勾肩搭背地称兄道弟,搞得就像他们认识了几年一样。那天晚上,吴磊说不走了,就在我们宿舍睡一夜。我问他睡哪?他说跟你挤一夜呗。我说宿舍的床就那么点大,怎么挤?吴磊没洗脚,二话不说就窜到我床上,然后说都是大老爷们,我说能挤就能挤,计较什么。

  于是我睡在里面,面贴着墙一动不动,吴磊睡在外面。第二天凌晨,我听到“咚”地一声,吴磊掉在了地上,我起身一看,他还在睡。

  我们学校宿舍的门口有两棵海棠树,它们左右对立着,一棵如春之荡漾的深绿,一棵是秋之枯落的淡黄。

  于是吴磊想到了一句话:右手如青春的剪影,左手是如水的年华。

  他指着它们说,这就是青春,我们的青春年华。

  我笑了说,青春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与它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吴磊还是架起了画架,在画纸留下了那两棵树的身影。

  吴磊的绘画水平很是高超,他说他叔叔是他们当地蛮有名的画家,所以他从小开始就学画画。

  所以,凭借着高超的画技和帅气的脸庞还有操场如精灵般的球技,吴磊在我们学校确实很受女孩子追捧。

  当然吴磊也有女朋友,他女朋友是他们系的系花,叫王子溪,被吴磊带到我们宿舍来过,猴子和阿超看着王子溪都差点流出了口水,而王子溪依偎在吴磊身旁,笑容甜蜜。

  有天中午,我和猴子准备找吴磊踢球,到了吴磊宿舍,宿室的门是反锁着,我好奇的准备拍着门喊叫。猴子却“嘘”了一下,让我别出声,然后我俩像做贼一样,把眼睛偷偷地向门靠近。

  透过缝隙,我看见王子溪也在里面,她赤裸着身体,微笑着坐在椅子上,吴磊在画纸上描绘着她的肖像。身后的窗帘微动,一缕光芒泄入,撒落在王子溪的身上,细腻的皮肤焕发着光泽。

  我看了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也把猴子拖开,猴子抱怨道,干什么呢,我还没看过呢。我说朋友妻不可欺,懂不?然后猴子没说话,嘴里嘀咕了几句,我只是看几眼而已,又不会怀孕。

  过了几天后,我正在教室听课,吴磊发短信问我在哪?我报请了位置,没一会儿,他就弯着腰从教室后面进来了坐在我旁边,我说你过来干嘛,他笑着说没事,无聊,过来找你玩玩。

  我的课吴磊没听,他向我要了纸,要了笔,素描着台上的讲师。不用说,他画得很像,画完之后,他还为讲师叫了一对牛角和一个小尾巴,看得我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吴磊对我说,他从小就喜欢看漫画,家里有一堆漫画书。

  他说,他只看日本的漫画,中国的漫画他瞧不起,觉得那是鄙视他们这些喜欢看漫画的智商。

  他又骄傲的说,他家里有本《火影忍者》的珍藏版,那是他的宝贝,市场上已经买不到了。

  他说着说着,突然抬头问我,胡卫,你表姐好久没来了,哪天你有空把她喊来,我要替她画一张素描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零号书生说:

  我现在自动投才八台,真得很少,所以我希望有条件的读者能点击一下自动投,就是进入开挖章节,下面有个蓝色提示,你只要充了酷币,就能点击自动投。这样,我每更新一章,网站自动从你酷币中扣除10酷币,也就一毛钱,很便宜的。

  所以,我还希望有条件的读者支持我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