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姐突然转头问我你们学校有没有漂亮女孩子?我点了点说有。兰姐说叫什么名字啊,说出来听听。我说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她在哪?兰姐眼珠子一转,似笑非笑地说哟,看来你花花心思也不少啊,挺关注学校的美女,连她平常出没的地点都知道,快说她那在哪啊,我去看看到底漂漂亮。

  我慢慢伸出右手,故作镇定地朝左右点了点,然后手指一弯,指着兰姐打趣道:“就在这喽。”

  “什么?”兰姐的智商似乎没跟上,疑惑地看了我的手指一眼然后问我什么意思。

  左右两只手同时开动,指着兰姐说道:“美女近在眼前,远在天边哦!”

  兰姐的脑袋瓜子终于开窍了,手指着我笑道:“好啊,算你有眼光。不过,说真的你们学校的系花,校花呢?哪天带我去看看。”

  我说兰姐你又不是男的,咋追着我们学校的美女不放呢?兰姐瞪了我一眼说我好奇,行不?我重重地点了点头说行!

  结果没走两步,迎面走来个美女,长得确实挺漂亮的,身材也挺好的,兰姐忙小声地问我这是不是我们学校的系花或校花?我摇了摇头说自己不知道。兰姐又问我认不认识?我说我都不知道又怎么认识呢?兰姐就没说话了。

  中午的时候,我准备带兰姐去外面吃饭,结果兰姐不让,说就要去我们学校食堂吃饭。我对兰姐打个预防针先,说我们学校食堂的饭菜不好吃哦。兰姐抬头问我能吃死人不?我想了想,貌似学校这上下几十年间没在食堂发生什么命案,我就摇了摇头说没有。兰姐说那不就行了,说着她就拽着我的衣服拖着我往食堂走。弄得她像是带路的,地形比我熟。

  结果没走几步,再一个分叉路口,兰姐停止了脚步,让一把推了我一下道,你带路吧。

  这弄得我就像个奴隶似的,好没面子。

  我是和兰姐一起在食堂二楼吃饭的,我对兰姐说这顿饭我来请。兰姐说不行,说要不然就AA制吧。结果兰姐身上有钱,但没什么鸟用,还是用了我的饭卡。吃饭的时候,兰姐不断说学校食堂的这种氛围真的很不错,饭菜也还好,不像我所说的那么难吃,而且还比外面便宜。

  我听到兰姐这么一说,自动忽视前面几句,重点突出最后一句,我把筷子放下了,嘴里停止咀嚼,眼睛愣愣地看着兰姐问真得很便宜?兰姐喝着汤,吃着菜,忙点头说道,是啊,挺便宜的。

  我无奈地说,姐,你花了我两天的饭钱,还便宜什么啊!

  兰姐说真得啊?然后她继续吃饭菜,没说话了。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吃完饭后,兰姐问接下来干什么,学校里有什么好玩的?我说我平常要不再宿舍里睡觉,要不就在图书馆里看书。兰姐说那就去图书馆吧。学校的图书馆不仅是好学校的聚集地,也是一对对小情侣的爱好之处,因为那里冬暖夏凉,是个好去处。我和兰姐去的时间不巧,图书馆已经人满为患了。虽然里面有些安静,说话的人也不多,但我觉得真正看书的确实没几个。然后我朝兰姐无奈地耸了耸肩,出去了。

  我和兰姐边走边聊。这次走到操场边,兰姐注意到球场上有踢球的,于是问我会不会踢,我说还好。兰姐对我说要不踢个给她看看。我无奈得耸了耸肩说没球,话音刚落,一个足球落在我旁边,我回过头一看,一哥们朝我笑了笑,我下意识地弯腰把球拾起来,然后扔给他,那哥们接住,他朝我打了个谢谢的手势。就在我以为就这样简单,准备和兰姐走时,那哥们却向我跑了过来,近距离一看,这哥们长得挺帅的,五官很端正,有点像吴彦祖。他朝我龇着一口白牙问我会不会踢球。我说会踢一点。他说他们队有个人准备不踢了,问我上不上。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兰姐在后面推了我一下,然后朝我眨了眨眼睛,我说好吧。

  之后,我知道那吴彦祖男叫吴磊。

  然后我脱了衣服,只穿着件T恤就上去了,在场上我穿上那位不踢者的球鞋,然后生龙活虎地跑了。说实话,我有些日子没踢过球了,所以开始感觉不适应,跑几圈下来,就气喘吁吁的,连一个人都过不了。只是大概我运气太好了,没一会儿就稀里糊涂的进了个球。而当时对方的守门员正在喝水。

  理所当然,对方守门员遭到对方球员的痛骂,骂得那叫个惨啊。吴磊走到我旁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不错啊。接下来,我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在球场上使劲奔跑,也犹如发了威一样,又进了一个球。然后兰姐拿着我的衣服使劲地挥舞着,为我呐喊助威。途中,吴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问我哪个女的是我什么人。我说是我表姐。吴磊笑道,我第一次见到一个表姐为那一个表弟这么拼命加油。

  那一场,我赢了,吴磊说我是功臣,然后我笑了,兰姐跑过来,抱住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