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兰姐,她就那样熟睡着,睡得很安静,修长的眼睫毛静静地盖在眼脸上,透露着一种诱惑。

  很美,很美好。

  我向兰姐走近,坐在床沿上,心中一片平静地看着她,然后毫无欲念的伸臂紧紧抱着她。

  她只是个孤独的女子,而我只想给她一个依靠。

  或许我的肩膀不够宽,但我的手臂够长。

  我的动作并没有惊醒她,兰姐依然在我的怀抱里安静地睡熟着。没一会儿,兰姐突然翻了一下身子,然后闭着眼睛嘴唇动了动,似乎在说些什么,我好奇地把耳朵贴向她的嘴唇,想要听她说些什么,结果我什么也没听到。

  说实话我并不是多事的人,我也知道偷听别人的隐私是一种不好的行为。但对于兰姐我心里还是多些好奇心,想多听她的一些秘密。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大概是心理一种奇怪的小心思吧。

  这时兰姐的嘴唇动的更加厉害了,我再次把耳朵贴向她,我听到她喊了一个人的名字,三个字,是个男人的名字。

  这个名字我不熟悉,也不认识。或许是兰姐的老公吧,我猜测着。然后我心里有点小别扭。紧接着,兰姐又呢喃了个人名,我听得很清清楚楚,是我的名字,胡卫。说实话,当时我的耳朵离兰姐嘴唇不足五厘米,然后我吓了一跳,有种做亏心事被人发现的感觉,随即我猛地抬起头,看见兰姐的眼角仍然是闭着的,我不禁松了口气。

  就在我准备把兰姐放下,给她盖好被子时,兰姐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双手在空中乱抓着什么,一分钟后,兰姐恢复了平静,但全身似乎在颤颤地发抖。

  我不知道兰姐刚才梦到了什么,以至于怕成这样。但我知道我现在不能离开她,于是我又紧紧地抱住她,这样抱着她会让她有安全感。所以我决定等她再次睡着后再离去。为了不让她冻着我拉过了被子盖在我们身上。

  这时兰姐的手机铃声响起,是蔡淳佳的《依恋》。

  兰姐的手机在她的口兜里,铃声响了半分钟后,兰姐依旧睡熟着,我考虑了几秒后,轻轻地从口袋里拿出兰姐的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来电人的备注是两个字,老公。

  我没接。

  于是歌曲仍然在响着:依恋坐在我旁边厚厚的想念,随月光蔓延依恋跟在你身边看你的笑脸,吻你的唇边如果爱是坐秋千你就是我的原点依恋是一叠昨天你给的抱歉多想没听见依恋是一条天线只收到从前回忆的画面没有你会怎么演那些你说的永远......三分五十六秒后,歌曲唱完。而我沉默地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我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了兰姐的号码,又听了一遍。

  这次我闭上了眼睛。

  外面的夜很静,黑色的布幕里燃气点点灯光。

  也许外面,在起风吧,我想。

  过了很长的时间,我感觉有些困了,眼皮也开始打架了。怀中的兰姐气息渐渐正常,也不再自言自语了,看来又已熟睡去。我打了一个哈欠后心中想:再过五分钟等兰姐睡得很熟了自己就走。

  可是没到我食言了,十分钟后我闭上了眼睛,然后我睡着了。

  靠在兰姐的身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在窗外阳光照射下醒了过来,然后我发现了一个令人尴尬的场景,我和兰姐相拥在一张床上,她的头枕在我的肩膀,长披散盖住了我半张脸。更要命的是我的左手搂着她的腰,我的脸离她的胸口不足五厘米远。

  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然后我猛然起了身,幸好兰姐没有醒,我不禁松了口气。

  就在我准备慢慢起身下床时,兰姐突然睁开眼睛,她愣愣地看着我,我也立刻停止了动作,愣愣地看着她。

  我喊道兰姐。兰姐嗯了一声,一边一只手撑床抬起上身,一边睁开睡眼腥松的眸子,然后便看到了我。她先呆了三秒钟然后马上闭眼晃了晃头再次把眼睛打开看到的还是我,随即她抬起右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然后抬头在房间里左看右看了一下,她问我这是哪?我说这是你家啊!兰姐听了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瓜子上苦笑道,看来我真是喝多了。她又问我,可是我怎么回来的?我说你昨晚喝多了,然后你打电话给我,我跑过去接你,把你送过来的。

  兰姐听了脸上带有歉意道,看来我每次喝醉酒都要麻烦你了。说完兰姐问你是在这照顾我一夜?我厚着脸皮点了点头说是的,然后我又接着说,不过后来我睡着了。说完,我用手指这兰姐苦笑着,兰姐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再说罢。”

  兰姐低头向自己一看,才惊觉自己身上仅穿着保暖内衣,随即在条件反射下兰姐一把拉过身边的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体。然后东张西望的在床前床后寻找着她自己的衣服。

  我才想起她那些脏衣服都给我扔到卫生间去了。

  |#酷&e匠网XC首B;发0M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