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陈数聊了几句后,我拿着文件夹问她知不知道这个应该给谁?陈数看了文件夹一眼,问我是不是琴总叫我送来的?我说是的,琴姐只是叫我送到企划部来,没说让我给谁。陈数说那你就给我们经理吧,说着陈数就用手指指向一个办公室说那就是她们经理办公的地方。我向陈数说了声谢谢,然后向企划部经理的办公室走去,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出于礼貌,我就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是个女声。我推开门,里面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戴着眼镜,长相一般,但穿着职业装显得身材挺好的,我刚才推开门的时候,看了一眼门口的名牌,她叫王子宣。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王子宣抬起头,用右手推了推眼镜,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确实在公司里没看见我后,眼睛里充满着疑惑。我没等她开口询问就自报家门道,王经理,我是琴总的助理,今天刚来上班,这是琴总给你的文件。说着我上前一步,为了给王经理留下一个好印象,我双手毕恭毕敬地递上了文件夹。王子宣接过文件夹后,翻开起来,低头,又用右手食指推了推眼镜框。我以为把文件夹送到她身上我的任务就结束了,所以转身准备离去,我刚踏出一步,王子宣叫住了我,等一下。额?我回过头疑惑地看着她,说道王经理还有什么事吗?王子宣用签字笔在文件上写了几下后,合上,重新递给我,然后说你把这个再送到市场调查部去。

  “市场调查部?”我问。

  “是的。”王子宣把文件夹重新递给我后,埋头继续她刚才的工作,不再理我。我只好拿着文件夹走出她的办公室,然后我问陈数市场调查部在哪?陈数给我指明了方向,并笑着说你刚来这工作就跑来跑去的,挺辛苦的啊!我笑道命苦。

  我按照陈数给我的指示,把文件夹送到市场调查部经理的手中,我发现市场调查部的经理竟然也是女的,而且年龄也是三十岁左右。我不禁嘀咕着,不知道这是不是琴姐故意这样安排的,偏找和她年龄相仿的女性做经理。

  送完文件夹后,我回到了琴姐的办公室,门没关,我就这样走了进去。琴姐看见我后没说话,继续埋头工作着,而我就这样笔直地站在她办公桌对面,走也不是,坐也不是,感觉有点别扭。过了一会儿,琴姐抬起头来,她对我说是想和她一起在这办公室工作,还是去外面和同事一起工作?我说我还是去外面,和同事一起吧。琴姐抬头问我为什么?

  我心里嘀咕着,要是你和以前一样,喜欢和我开开玩笑,逗逗乐,我肯定和你在一个办公室工作,可是你现在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经常板着脸,跟你在一起近距离工作,我感到发憷。可是这些我能说吗?当然不能!我说我怕打扰你工作。琴姐点了点头说好的,随便你。你去外面看看有没有闲置的办公桌,有的话就在那办公,有事我就叫你。

  我说好的,然后走出了琴姐办公室。在外面一找,结果在企划部找到一张闲置的办公桌,不过上面落了些灰尘,我也不在意地用纸巾擦了擦,然后坐下。陈数忙完了手中的工作,借着倒水的机会,她偷偷地问我你不是琴总的助理嘛,怎么跑到我们企划部来了?我说我现在没有办公的地方,琴总就先让我来这将就着。陈数噢了一声刚还想和我说些什么,这时王子宣刚好打开门走出了,陈数吓了一跳,手中的纸杯一抖,几滴水珠溅到我的衣服上,陈数小声地对我说了声对不起,然后低着头,逃避着王子宣的目光,匆匆地跑回自己的座位上了。

  看着陈数犹如老鼠般的样子,我笑了笑,然后我又看了那王子宣一样,看来这个女的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不然陈数也不会这么害怕她。

  由于接下来,琴姐没有布置什么任务给我,我坐在椅子上有点闲得蛋疼,眼珠子瞥来瞥去,看着别人忙忙碌碌地样子,我觉得自己就是个闲人,闷得慌。过了一会儿,我实在忍受不住了,就跑到陈数的旁边,问她有没有事要我做的,陈数说你可是琴总的助理,我可没本事差遣你。我说我现在根本无事可做,坐在那里闷得慌,就来帮你一下吧,陈数说那好吧,她递给我十几张纸,然后去复印一下。我说好的,就屁颠屁颠地去找复印机。

  复印机和饮水机在一起,相隔不远,我跑到那里后,结果速度有点快,双腿没刹住,我和饮水机旁边一个女的撞在一起,那女的手中纸杯的人顿时全都撒落出来,一半落在我身上,一半落在那女的身上。

  我顾不得擦拭身上的水渍,忙道歉着对不起,对不起。那女的倒是心好,没计较,说没事。当时她是披散着头发,而且正低头用纸巾擦拭着身上的水渍,我没看清楚她的脸,结果她擦拭完了后,抬起头,我一看,竟然是眼镜妹。眼镜妹也看清楚了我,她惊讶地问道,你怎么在这?我愣了一会儿说,我在这上班啊,今天刚来。眼镜妹说你跑到琴姐公司上班,难道不上学了?我说上啊,不过大学生翘课是经常的事。眼镜妹白了我一眼说我还以为你是好学生呢,原来也是不喜欢上课的坏学生啊。

  我顿时有些无语,在大学,好学生和坏学生能用喜不喜欢上课来区别。不过,我感觉我真得有点变了,不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看书的书呆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