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姐低头打开一个文件夹,然后看了看,低头拿着签字笔写着什么,她头也不抬着问着我:“胡卫,我问你个问题吧?”

  我说什么问题?琴姐说我问你,你能老实,认认真真地回答吗?我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好的。琴姐抬起头问我,你是怎么认识你兰姐的?我感觉琴姐问得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但我还是老实回答说我在校门口等车子,兰姐开车经过时溅我一身水,然后作为补偿兰姐就开车带送我去咖啡馆,我俩就这样认识了。琴姐听了叹了口气,我听见她小声地说了句,天意啊,看来是缘分注定的。我疑惑地问琴总,你说什么?琴姐摇了摇头说没什么。紧接着她突然问我,胡卫,你对你兰姐印象如何?我说很好。兰姐说你觉不觉得你琴姐和你在一起有点傻?

  傻?额,我疑惑地看着琴姐。

  “就是和你在一起,显得她情商和年龄不符合,三十岁人了,还经常做些小女孩的举动。”琴姐说道。

  我听着没说出声,不过心里却颤抖一下,觉得事实和琴姐说得一模一样。

  “是不是?”琴姐问。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

  琴姐再一次问道:“胡卫,你想不想知道,你和你兰姐只是一次偶然相遇,应该是两条没有相交点的平行线,可是后来为什么她那么频繁地找你,而且对你那么好吗?”

  O酷!#匠)网m)正版…首发

  是的,对这件事我也一直好奇,也很想问兰姐,但却没好意思问出口。我问琴姐为什么?琴姐没回答,笑了笑没说话。她从桌子上拿出一根文件夹递给我,对我说,把这文件夹送到企划部去。我拿着文件夹愣愣地站在那,刚准备开口说话,却被低头写东西的琴姐开口打断道,路上有标示,不懂地就问下同事,去吧,出门的时候记得关好门。琴姐说完又继续写字。我只好走出了琴姐的办公室。

  企划部分为广告传播企划、市场营销企划、产品经营企划三大块共有七个办公室、一个会议室和一个办公大厅人数大约二十来人绝大多数是毕业于名牌大学的高级知识分子而且大部分为年轻人。每个分部都有一个负责人级别都是副经理主管。因为我毕竟是新来的,所以看着这忙忙碌碌的人,却一个名字几乎都叫不出来。

  整个企划部里人人都一付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不是匆匆来去就是埋伏案。人虽多声音却不大只有电话铃声、传真机嘎嘎声、打键盘声等。

  看到我捧着个文件夹逛来逛去的员工大都只是跟我微一点头便又忙他自己的事了。没人和我打招呼我也不知道我该站哪儿。只好先找个没人的桌子把文件夹放了下来。

  站了一会儿,不知怎么了,我突然想抽烟,就点了一根烟抽上,刚吸了两口,忽然有人在我肩头用笔轻轻碰了一下。我回头一看见是一位短少女眉目挺清秀的样子。她用手中的签字笔指了指墙壁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墙上贴了一张宣传条幅上写禁止吸烟四个大字旁边画一个燃着的烟头上打着个大叉叉。

  我连忙对那短发少女道抱歉,我没看见,不好意思。

  刚才指我看禁止吸烟招牌的短少女忽然“嗤”地一笑问我:“看你站在这里东张西望的,你是新来的吗?”

  看到终于有人向我问话了我精神一振道:“是的,我今天刚来。”

  “不过,最近我没听说公司招人啊,你哪个部门的,什么工作?”她问。

  我说我是琴总的助理。短发少女点了点头说道琴总工作真得有点忙,是实话找个助理替她分担一下了。

  然后短少女道:“你好!我叫陈数,欢迎你来到我们公司。”

  我说我叫胡卫,以后在公司多多关照。陈数有噗嗤一笑道,你是琴总的助理,以后我有事还请你关照我一下呢。这时我想到了像变个人似的琴姐,就问陈数觉得琴姐这个人怎么样?陈述说琴总人很好啊,对下属很不错,工作也很努力,很受我们员工爱戴。我说那琴姐是不是有时候笑嘻嘻和你说话,说着她突然变了脸,又一本正经很严肃和你说话?陈述摇了摇头说没啊,琴总和我们说话一直都挺温和的。我继续问那她发过脾气没?陈数说琴总很少发脾气吧,反正我几乎没见过。我听了噢噢地点了点头。陈数看我问了这么多,就问我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得罪琴总了,琴总朝我发脾气了?我连忙摇了摇头说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