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我一直睡到上午十一点多才起床。我醒来时,头脑很昏沉,有点晕,洗了把脸也感觉不舒服。看来以前老是不睡觉,真伤身体。打开手机,看见没有未接电话,才舒了口气。真怕兰姐再打电话来。

  这时猴子已经回来了,还给我带了一个盒饭放在桌子上。我想起睡觉的时候兰姐打电话找我有事,就对猴子说我有事,不吃了,就走了。

  猴子问我干嘛去,这么急,是不是和女孩约会啊?还骂了我一声见色忘义。

  到了学校外面,我打电话给兰姐问她有什么事,兰姐问我在哪?我说学校门口。兰姐说那你就在那等着,我去接你。

  于是我等了一会儿,兰姐就开着车过来了,我上车的时候,看见有几个不太熟悉的同学看着我的背影指指点点,我知道他们熟悉我的经济情况,所以他们看我的眼里充满了鄙视。我也没解释什么,直接上了车。

  关了车门,兰姐对我左右看了看,问我昨天伤哪了?我说没事。兰姐说什么没事没事的,假如伤到筋骨可不好了,说着她准备开车带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我连忙阻止说我真得没事,身上只是破了点皮,昨晚擦了擦红药水就好多了。兰姐听我这一说,就不去医院了,她说下次遇到事情就冷静一下,别冲动,你以为你是李小龙啊,能一个打几个?我说那几个小痞子太嚣张了,我和眼镜妹刚吃完饭,他们几个就来找调戏眼镜妹,我是个男人,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才动手的。

  当然,和兰姐说话的时候,我是说眼镜妹的名字。

  兰姐直接忽略了我后面几句,她问对了,你和林若可两个人怎么在一起的?我说在学校遇到啦。兰姐听了哎呦一声,在学校遇到啦,那你俩可真有缘分啊。不知怎么了,我听兰姐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有点怪怪的。

  我说我和眼镜妹真得是无意中遇到的,只是一起聊聊,然后她说她饿了,我们一起吃个饭而已。兰姐说林若可挺漂亮的,年龄也和你相仿,你就没动心。我无语道只是个朋友,动什么心啊。兰姐不相信地问真得?我说千真万确,而且我也不是那种容易一见钟情的人。

  兰姐听到我这样说好像开心很多,她问我没吃饭吧?我摸了摸肚子点了点头。兰姐说那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兰姐带我去了学校附近一家酒楼,这地方我和猴子他们在宿舍无聊的时候经常互相调侃,猴子说等我们以后毕业了,全部找到工作了,拿到第一个月工资我们就过来,每人轮流在里面请一次,吃个胡海朝天,潇洒一顿。当时我们点头都说好。

  可是没想到,还没等到我们毕业,也还没等到我们找到工作,这么快我就实现了大家的愿望,只不过不是和兄弟们,是和一个女人。而且只有我们两个人!

  兰姐点了好多菜,像好几年没吃饭一样,看的出来,服务员也纳闷,两个人根本吃不了。大多都是海鲜,螃蟹、鲍鱼、海参、对虾这些东西我都在课本上看过,但仅仅吃过勉强可以称之为海鲜的——虾皮儿,那是第一次吃这么多新鲜事物。她总给我夹菜,像个姐姐一样,还说男人吃海鲜好,我那时还不懂吃这些补那个什么的问题,再说我也不需要补,吃饱就是我那时最崇高的目标了。

  一顿饭下肚,兰姐就去结账,我知道这顿饭的花销肯定又是不少。

  只怪自己的无能,不能自己请兰姐在这地方吃一次。

  吃完饭,上了车,我问兰姐去哪?兰姐说去她家。我疑惑道去你家干嘛。兰姐笑着说不行啊!于是兰姐轻车熟路地开车带我到了她家的小区,上次来的时候是大晚上,没看清楚,这次是白天,我透过车窗看得清清楚楚,我感觉有钱人住的地方就是比普通小区优越的多,风景真好,有假山,有小湖,看的我啧啧不停。

  到了停车库,兰姐下了车,然后带我上了楼,到了兰姐家门口打了门,我看见兰姐家里竟然有人,琴姐坐在兰姐的沙发上。琴姐看见兰姐回来了,就笑着问接个人,怎么这么慢,是不是爬去偷偷亲热去了。兰姐立刻红了脸,她白了琴姐一眼说,姐,你老是这样开玩笑就没意思啦,我俩只不过刚才在外面吃了饭再回来的。琴姐说吃饭怎么不喊我呢,我还饿着呢。兰姐说我还以为你自己会楼下吃呢!

  “你以为我像你啊,一和你小情郎在一起就不顾他人了。”琴姐说。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我马上下楼给你买饭好不?”兰姐被琴姐这么一说,立马求饶道。

  “不了,反正我现在还不饿,去公司吧!”琴姐说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酷Pk匠6网;唯一}q正k版r1,。其i他◇4都是盗@:版)…

  “去公司?”我脑袋冒出个问号。

  “对啊,难道你兰姐没和你说让你去我们公司上班?”琴姐问。

  这时兰姐捣了捣我的胳膊,我点了点头对琴姐说跟我说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零号书生说:

  今天有事,更新迟了抱歉。

  好多读者问更新时间,我就说一下,一天三更,正常情况下下午五点半左右一更,八点左右一更,十点左右一更。

  我每次更新都会在群里提醒的,没加群的,可以加一下361476761还有好多人说我更新少,因为我不是全勤作者,而且我签的是分成,写到现在一毛钱都没有,如果一天到晚只趴在电脑前码字,我会饿死的。所以请大家见谅一下。

  写手真得是体力和脑力互相结合的工作,真得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