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挂了电话对眼镜妹说小太妹让我们过去,眼镜妹点了点头,说好吧。然后我们起了身,走出了校园。

  走到学校门口,眼镜妹突然停下脚步,我问怎么了。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肚子说有点饿了,对我说要不在这里吃点东西,再去?说实话,一直到现在只是在咖啡馆喝点咖啡,我也有点饿了,就点了点头说好的。

  周围的饭店都坐满了人,我和眼镜妹好不容易才在学校的后巷口找到一家中式快餐店,排队的人很少,可以节约不少时间。

  我拿着菜单问小太妹吃什么小太妹说随便,于是我就随便点了一些家常菜,不贵。

  吃饭的时候我们也没点酒喝,眼镜妹说她从小到大就没喝过酒,所以我就要了一瓶雪碧。

  眼镜妹问我假如没有课,在学校宿舍干什么呢?我说没有课的话,不是睡觉就是去图书馆看书,或者闲得去操场踢踢球。

  眼镜妹笑着说挺有趣的,然后打了声哈欠,她说她昨晚也没睡好,无聊地又洗了下衣服,到两点才睡觉。

  “你真勤劳,还会自己洗衣服。”我笑着夸奖道。对于女人就是要夸,一夸奖,她对你的印象就上升了许多。

  眼镜妹白了我一眼说:“你以为像你们男的啊,一个个懒得连衣服都不会洗,脏袜子齐飞,你们宿舍肯定被熏得臭烘烘的。”

  酷匠、《网n'唯;《一o正d版!,其他都是%盗版

  “你怎么这么了解男生宿舍,难道你去过?”我听着打趣道。

  “少贫嘴。”眼镜妹用筷子夹了一块牛肉干,咀嚼着。

  这顿饭虽然是眼镜妹开口说请我吃得,但毕竟是男的,和女的在一起吃饭,要大方些,我抢着要付钱。

  付完钱后,我俩刚要走时,走进来一群痞里痞气的年轻人,大约是眼镜妹鄙夷地皱起眉头的表情被他们中的某个人注意到了。

  其中一个痞子来到眼镜妹面前调戏道:“小妞,长得挺漂亮的,要不要哥请你吃东西啊?”

  眼镜妹没有理他。

  看着眼镜妹无视他的样子。那痞子火了大骂道:“别给脸不要脸。装纯立牌坊啊?”

  眼镜妹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吓得不敢出声。这个时候如果我还坐着看戏就不是男人了,我也不想惹事,就站了起来,着对那痞子说:“我们是学生,所以不懂的地方还请见量。”

  那痞子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说:“你女朋友?”

  我听了,楞了一下,摇了摇头。

  那痞子看了我摇头,就一巴掌向我扇去,骂道:“不是你女朋友,你特么地逞什么英雄啊?”

  这一巴掌把我打懵了,也把我脾气打上来了,我一脚踹在那痞子的肚子骂道,见我动手,痞子后面的几个人一拥而上,拳脚相加向我招待过来。

  毕竟双群难敌四手,我被打倒在地,蜷缩在地上,双手紧抱着头。我听到旁边眼镜妹在大喊着不要,她想护着我,但一个女子始终敌不过几个痞子的力量,她靠不过来。就在这时我好像看见不知从哪跳出来个人影与那些痞子开打起来了,以一敌三,现场一片混乱。

  没一会儿,不知谁喊了声:警察来了,吓得那些痞子拔腿就跑。

  我从地上龇着牙爬了起来,那喊警察来的学生,上前扶起那与痞子开打的高个学生。眼镜妹连忙扶着我,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没事。我走上前向那高个子学生说了句谢谢,那学生双手一摆,没什么。

  我用纸巾擦了擦衣服,眼镜妹非让我去医院看看,我没去,说根本没什么事。然后我俩就去了小太妹报得一家酒吧地址,找到了包厢,进去的时候,我发现里面只有小太妹一个人,兰姐不在里面。

  我顿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就问小太妹兰姐呢?小太妹喝了一口酒,说兰姐有事就先走了。

  听着她的话,我犹豫着该不该相信。

  小太妹看着我身上肮脏的样子为我怎么了,是不是吧乞丐的样子脱了穿了过来。眼镜妹忙和小太妹说了事情的过程,小太妹骂我没出息,说几个痞子都打不过,不过她还是关心问我是不是真得没事?要不去医院看看,检查检查?我抖了抖腿,甩了甩肩,然后对小太妹说你看,真没事吧!不过,我是龇着牙说得,刚才用劲过大,扯到伤口了,真疼!

  既然兰姐不在,我就不在这多待,喝了点酒后,就和小太妹还有眼镜妹告别,会学校了。晚上我睡得很早,第二天早上醒来浑身酸痛,我就和猴子说早上不去上课了,帮我喊下到就可以了。猴子洗脸着说了声噢,没一会儿我就听见脚步的远离声,还有轻微的关门声。看来他们是上课去了。

  于是我闭着眼睛,继续睡着了。就在我刚熟睡又不久,我的手机铃声响了,那动感的神曲旋律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气得很想把手机给摔出去,但我舍不得。我从裤子里掏出来,看都没看,直接按了拒听键。结果我刚放下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我有严重的起床气,最讨厌熟睡的时候被别人打扰,我拿起手机,没看号码,接听后直接骂道:“你特么的谁呀?大清早的,烦不烦啊!”

  “胡卫,你骂谁呢?你嫌谁烦?”手机里传来个女声,仿佛还很熟悉!

  立马看了号码,一惊,是兰姐来的!

  我清醒起来,笑道:“兰姐,是你啊。”

  “别套近乎,快说,你刚才骂谁呢?”兰姐冲着我道。

  “没,没骂谁。我刚才说梦话呢,没清醒。”我赶紧打圆场道。

  “哼。这次就算了,要是有下次,你给我等着。”

  “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对了,我听齐楚嫣说你昨天和几个小痞子打架了,受了点伤,身上的伤好点没?还疼不?”

  我说没事,一大老爷们皮糙肉厚的,受点伤没啥的!

  兰姐又问我在哪?我说在宿舍睡觉呢。她又问我今天上午没课?我说让同学请假的!她“噢”了一声,然后非要来宿舍给我送药。我说不用了,没事,拒绝了。我怕兰姐一来,我根本没心思睡觉了,话说,我现在眼皮直打架,困得要命啊!

  兰姐说那中午的时候联系我,要找我有时间。我噢噢了几声,答应了。然后又随便噢噢着,根本没听见兰姐后面说些什么。噢了几声后,我就挂了电话,直接把手机关机,不然睡觉被人吵醒的滋味真不好受。然后倒在床上,继续和周公女儿约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