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下班后,我找到了王经理,他当时正在陪一个熟人喝酒,我跟王经理说要辞职,王经理显得有些惊讶,问我为什么?我没说话。王经理大概喝了一点红酒,红着脸说他们俩刚辞职,你也要走,你们三是不是商量好的啊?我说我找到新工作了。王经理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笑着说那好,你把制服脱下来,跟我来领你这几天工资吧。

  其实我来这里的时间也不长,所以领到的工资只有几张红色钞票而已。

  辞职后,我脱下咖啡馆的制服,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我想了很多很多,但我又不知道自己想了什么。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开始收拾东西,既然不住在这里了,我不能厚着脸皮,赖在这里不走。东西收拾好,我刚搬出门口,玄彬男正好推开自己的房门,起来上厕所,他模糊着眼睛看着我,又上下打量了我的行李,露出一副不解的眼神。

  我掏出昨晚买的香烟,走到他身边扔一支给他,他面露疑惑表情地接住。我说有火不?他点了点头。我说我忘了买打火机,你借我用一下吧。玄彬男掏出自己的打火机递给我,我点燃口中的香烟,吸了一口,呛了一下。

  看来我仍旧没有适应抽烟的感觉。

  玄彬男点燃香烟,看着我门口的行李问我,你这是怎么了?我说我要走了,不住这了。玄彬男问为什么?我说我在咖啡馆辞职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微笑地向玄彬男招了招手,走到门口,拿着行李就离开,只给他留下个背影。

  我爸曾跟我说过,人在这个世上,凡事都要让人一步,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好。所以我才在临走之前递给玄彬男一支烟,和他缓解矛盾,毕竟我俩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回到学校,猴子他们应该去上课去了,宿舍里没有人。自从我到咖啡馆上班后,我不仅逃了不少课,而且钱也没赚多少。所以一想到这里,我不禁对自己苦笑一下,我也不知道辅导员会怎么对付我。

  待在宿舍一会儿,我闲的无聊就跑出来,瞎走走,一个人的街上,阳光有点刺眼,路很漫长。

  B酷**匠网D唯“一{正版s,其Js他:都…@是。盗‘版

  我一步接着一步走着,一直走到了356个脚步,在下一个转口。

  刚转弯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看了看号码,是个兰姐的。

  我犹豫了一会儿,手指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的,我触碰到接通键。

  总之电话我接通了。

  我下意识地手举着手机,贴在耳旁,我问兰姐你病好了没?

  兰姐说好了,现在身体也舒服多了,她问我在哪?

  于是我抬头看了看周围,报上了位置。

  兰姐说好,你在那等着我,我马上就过去。

  说完,还没等我说话,兰姐就把电话挂掉了。

  于是,我就蹲在街角上,点燃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我老老实实地等着。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有高跟鞋的声音向我走过来,我抬头一看,是兰姐,她穿着白色T恤衫,竟然没有化妆。

  不过,兰姐的素颜也确实挺漂亮的。

  兰姐向我走过来,我嘴里叼着烟,站了起来,她问我你不是说不抽烟嘛?怎么还抽起啦呢?我说闲得无聊抽着玩。兰姐明显不信。她瞪着大眼睛,仔仔细细地盯着我,她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说没。兰姐说没有就好,然后她就拽着我往她那辆红色奔驰走去,她说上车。

  我上车后,兰姐也紧跟着上车,然后启动了车辆。这次我没有问她要带我去哪,因为我知道,即使我问了,她也不定对我说。

  最后兰姐驱车带我来到了八佰伴。八佰伴是华地企业集团在马鞍山投资兴建的大型现代百货商场,所以里面的消费水平有点高,平常的时候我是不回来的,就算来商场买衣服,我最多是去月亮城或者太阳城。

  当时我以为兰姐闲得无聊要带我去逛商场,毕竟女人就是衣服的搬运机,以逛商场为兴趣。但是当时我真得没有一丝乐趣逛商场,我就和兰姐说,你上去逛吧,我在下面等着,我在里面转向。兰姐停好车后,非让我下车,然后拉着我就要往里走。我说我真不想逛商场,兰姐白了我一眼,谁说是来逛商场的。我问那来干什么?垃圾说废话,当然是买衣服。我说你买衣服叫我来干嘛!

  大概我这句气话有点伤到兰姐了,她停下脚步愣愣地盯着我几眼,随即恨恨道,叫你来,当然是给你买衣服!说完兰姐再次抓着我的手,向里面走去,不过这次我感觉兰姐用指甲掐了我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