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姐启动车子后,就向前驶去,我刚才还有一点睡意,可是闭着眼往座位上一靠,就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就睁开眼看着兰姐开着车,兰姐双手把握着方向盘,余光瞥了我一眼,问我怎么不睡觉?我说睡不着。兰姐笑着说既然睡不着,那你就看看天上的星星吧,说着兰姐打开了车窗。

  兰姐开车挺快的,我不知道车速大约多少,但窗外呼呼的风声让我的小心脏着实承受着巨大压力,我说兰姐开慢点吧。兰姐说没事,现在大晚上的路上车辆没多少,而且我的技术你放心。没一会儿,兰姐就把车开向了郊外,连路上的灯光都少了许多。这时兰姐突然把车停住了,我疑惑地问不是说要去山上看日出的嘛?怎么把车停在这了?兰姐说她突然想到山上的路不好开,而且那边又没有灯,天又太黑了,她怕出什么危险。我噢了一声,然后没说话。兰姐又问我去过雨山湖没?我说没。其实我来这上学有一段时间了,也听猴子说过雨山湖,但毕竟还是因为经济问题,所以想去看看一直没去成。兰姐说那我带你去看看吧。我说这么晚了,去那也没什么好看的吧。兰姐说没事,就随便看看吧。于是兰姐又调转了车头,重新向市里开去。

  这么一折腾,又过去了近一个多小时,天都快亮了,而我也打了声哈欠。

  到了雨山湖公园,兰姐找到停车位停车之后,兰姐仍旧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似乎在发呆。我说兰姐,下车不?兰姐仿佛回过神来,尴尬地朝我一笑,然后解下安全带,就开门下车了。看兰姐刚才那样子,似乎有什么心事,不过我并没有多问。

  我和兰姐走到湖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没想到,这么晚了,湖边竟然还有人,也有几对年轻的小情侣拥抱在一起,做着亲昵的动作。兰姐看着那几对小情侣,脸色顿时有些红了,然后立马转移了视线,我忽然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因为他们都在做他们爱做的事情,我和兰姐显得特另类,两个人只是肩并肩坐着,没有任何超出友谊范围的举动。

  也对,我和兰姐现在应该还是朋友,准确地说是姐弟。

  我俩坐了一会儿,准确地说有十几分钟吧,兰姐没和我说话,我也没想到要说什么,于是相互之间是静静的,就像我俩身后的湖面一样,平静。

  最后还是兰姐开口先说话了,她问我觉得琴姐人怎么样?听兰姐这么一说,我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琴姐在ktv卫生间的画面,然后随机附和了一声,还好。末了我又加了一句,我觉得琴姐人应该挺不错的。兰姐笑着说,是挺不错的,我和她认识有好几年了,她也挺照顾我的。然后兰姐问我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一愣,说考虑什么啊?兰姐说工作啊,我不是在ktv和你说了嘛,想让你去琴姐公司工作,她那待遇肯定比你在咖啡馆好很多,而且不影响你学习。

  我听了没直接回答兰姐的话,而是条件反射第一句就问,那琴姐同意吗?兰姐说我说她肯定同意,而且她见过你的人了,对你印象应该也挺好的。说着兰姐就掏出了手机,准备跟琴姐打电话,把我的事订下来。我连忙拦住了兰姐,说琴姐现在肯定已经到家睡觉了,不要打扰她了。兰姐点了点头说也对,然后收起了手机。紧接着她说,那你那天有空就抽个时间和我去一下琴姐的公司吧。我听了沉默一会儿说兰姐其实我在咖啡馆工作挺好的,经理待我不错,同事之间也相处不错。

  兰姐一听说不错个屁,说你在那是上夜班的,天天熬夜对身体不好。我说我白天可以补交啊。兰姐说那假如你白天有课呢,而且是重要的必修课呢?我听着没说话,兰姐说那就好好听我的,把咖啡馆工作辞了,去琴姐那上班,她那边工作挺轻松的,只要你周末去工作一下。我知道这是兰姐特意照顾我的,就说那好吧,先让我考虑几天。

  那天凌晨,我和兰姐坐在湖边的石凳上聊了许多,我告诉了她我的家庭情况,兰姐听了叹了口气,然后摸了摸我的头,让我一定要好好念书,不要辜负我爸妈的期望。兰姐也告诉了我她老公是一家跨国企业的副总裁,时常在外跑,几乎一个月只在家里住几晚。她说着她自己也开了一家小公司,只不过资金是她老公出的,她只占个虚职,所以她也时常闲得没事,到处溜达。

  说着,说着,我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兰姐的车里,身上盖着兰姐的外套。

  看正版章,&节}q上‘酷E)匠Bv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