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我话音刚落,电梯居然轰地一声响,停了下来。然后电梯里猛地一黑。接着,就是阿欣那高达120分贝的尖叫声。

  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这电视剧里面的情节,怎么会突然发生在我的身上。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电梯里,我仍旧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阿欣的害怕和紧张。

  “阿欣,你怎么样,还好吧?”我努力回忆刚才阿欣所站立的位置,然后一步一步向她挪去。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黑暗里传来阿欣快要哭泣的声音。

  “应该是是电梯坏了吧,没事,有我在呢!”我终于摸到了阿欣的手臂,然后安慰道。阿欣也顺势地一把扑到了我的怀里,就像受了惊吓的小猫咪一样。

  看来在特殊的情况下,相对于色狼,美女还是更害怕黑暗,所以在还不怎么熟悉的情况下,阿欣就给我这么一个幸福的拥抱,我的小心脏顿时猛跳了一下。

  “这什么破电梯啊,怎么会坏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大概在我的怀抱有些安全感吧,所以阿欣现在不怎么慌乱了,有些埋怨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别太担心,应该等下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我安慰着。

  “那要等多久?”阿欣小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电梯里应该有个急救铃,我去按一下。”我说着,然后掏出手机,点亮屏幕,准备放开阿欣的手,向电梯那急救铃走去。

  没想到我刚走了一步,阿欣就害怕道:“你干什么去?”

  “我去按铃啊!”我回过头说道。

  “哦,那好和你一起去吧。”说着阿欣低着头,脸更红了,然后一把抓住我的手,紧紧地依偎在我身旁。看样子,她现在是一步都离不开我了。

  不知怎么了,我心里突然有些暗喜。我一愣,难道我喜欢上阿欣了,喜欢她这种黏我的感觉?想到这里,我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吧,毕竟任何男的遇到这种情况,心里不由自主有些喜悦吧,更何况阿欣还是个美女。

  阿欣看着我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开口催促了:“你快去按铃呀!”

  “噢噢。”我点了点头,然后抱着阿欣走上前,按下了急救铃。然后刚返回原地时,我的手机屏幕突然又黑了下去,电梯里又变成了一团漆黑。黑暗里我似乎感觉到阿欣哆嗦了一下,然后她居然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手不停地抖着,想是十分地害怕。

  她害怕道:“你怎么把手机关起来了?”

  “额,应该是没电了。”我无可奈何道,然后又问:“你的手机呢?”

  “我的手机也应该没电了。”黑暗中传来阿欣不好意思的声音。

  于是电梯里重新回归黑暗,我和阿欣原本就隔得很近了,她再往我这边靠,胳膊已经是和我的胳膊挨在一起了。因为刚走进电梯的时候,阿欣说她有点热,就脱下外套,她现在上身只穿了一件露肩白色T恤,所以,这一相触几乎可以说是肌肤相亲了。我可以感觉到她皮肤的滑嫩,我觉得胸腔里的那颗心怦怦怦地,直往嗓子眼蹦。

  女人的第六感都是比较敏感的,阿欣感觉到了我有些不对劲,她问我:“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有点热。”我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粒,不知道这是热出来的,还是荷尔蒙旺盛分泌出来的。

  “是的,是有点热。”阿欣也附和着:“我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新闻,说是有人也是夏天被困在电梯里,结果被救出来的时候中暑了,然后送往了医院。”

  本来不怎么感到热,听阿欣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有些闷热。于是情况逆转,居然换成我开始盼望赶快有人来,因为我怕再在里面多待一会儿,会出现什么问题,准确的说我怕阿欣会出现什么问题。

  只不过希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我琢磨着约又过去了十分钟,可是仍旧没有人过来救我们。

  大概在里面待的时间有点长,阿欣有些累了,她把头紧紧地依靠在我的怀抱里,打了声哈欠道:“胡卫,我有些累了,想要睡觉。”

  “那你就睡吧,等有人来了,我再叫醒你。”我说着,又抬起了右手,想抚摸一下她的头发,但右手掌在离她头部约五厘米处停止。因为我和阿欣虽然是认识,但毕竟不怎么熟悉,关系只局限于同事加朋友,而摸头发这种亲昵的举动应该是男女朋友的特权。所以我觉得还是有些不妥。

  说到底终究是面子比较薄而已。

  大概过了有十几分钟,我听见外面有人“咣咣”地砸电梯门。紧接着,有人扯着嗓子喊:“电梯里面有人吗?”

  我去,终于有人来了,听见这个声音,我犹如在溺水中抓住了一根稻草,那紧张的情绪顿时松弛下来,松了口气。

  阿欣听见这个声音仿佛见到救星一样,也连忙抬头大声叫:“有人,有人!”寂静里,她的叫声愈发显得嘹亮。

  “是我们小区的住户吗?”外面的人问道。

  我去,现在这种情况还问这种问题,要不是小区的住户,你们是不是还就不管了?

  “我是!”我提高着嗓门随即胡编乱造着,然后叫喊道:“这电梯是怎么一回事?”

  “哦,这电梯出现了一点小故障,我们正在修理。”外面的人解释道。

  XH酷X/匠!网#唯一c正版n,R%其‘他都:i是、i盗》版

  “修好了没?”我继续叫喊着。

  “快了,快了,还有十分钟!”

  “快点啊,这里闷热的很,要是我们都中暑了,不仅要你们赔医疗费,还让你们赔精神损失费啊!”我威胁道。

  “是是是,你们在里面忍耐一下,马上就好,马上就好。”随即就听见外面脚步离开的声音。

  我低头轻声对阿欣说:“还有十分钟,再忍一会儿。”

  阿欣收回了刚才的嬉笑,轻轻地嗯了一声。

  毕竟我和阿欣只是普通朋友,刚才我俩那样闹,确实有些超出男女之间友谊的界限。

  就这样,时间一秒秒的过去了,阿欣站累了,就把头稍微靠下我的肩膀,休息一样,而我就这样站立着。没一会儿,我感觉有些手酸,就甩了甩右手手掌,没想到右手突然摸到了一个物体。我的手一惊,停顿了下来,随即立马从阿欣身上拿了下来,我知道我刚才摸到的是什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里的灯突然亮了起啦,阿欣抬起头狠狠地瞪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零号书生说:

  喜欢的麻烦回复一下,希望我继续写这些清纯又不失暧昧的感情路线,还是想让我写稍微劲爆点的。